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怀想渔业村

2017-6-1 08:41| 热度:5464 ℃ |来源:宝应文化月刊|我要投稿

在我二年级末的暑假,宝应的白铁生意不好做,父母亲领着姐姐和我由水路去兴化老家讨生计。一家人窝在一个十多平的铁棚作坊里,门朝南。正午阳光直直射进来,柏油路晒软了,油亮亮的,成了面镜子。屋里似蒸笼呆不住人,马路对面的大柳树下 ...
  在我二年级末的暑假,宝应的白铁生意不好做,父母亲领着姐姐和我由水路去兴化老家讨生计。一家人窝在一个十多平的铁棚作坊里,门朝南。正午阳光直直射进来,柏油路晒软了,油亮亮的,成了面镜子。屋里似蒸笼呆不住人,马路对面的大柳树下,两条板凳搁起一张竹床以供午休。此起彼伏的蝉鸣搅得人汗涔涔,只能迷糊一会儿。燥热的下午,父母亲就在树下架起工作台,量裁敲击,好歹要出些货。傍晚,太阳失了锋芒,兴化的天气骚怪,每当这时都会起阵风,响阵雷,下阵雨。雨停人自在,去长安大桥上吹吹风,在卤味摊买上两块钱的油炸干子,是那些寡淡无味的夏日最叫人期待的滋味。

  兴化的个把月生意同样不景气,搭了本,一家人才勉强度日。八月中旬临近开学,父母亲不得不将船往回赶,沿途粜货以挣学费。船在一处叫“渔业村”的地方靠岸,停留了一周的光景。一位表叔在此泊船住家,附近也有些村落,父母亲想在这儿出些生意。
  里下河地区,有太多以“渔业村”命名的村庄。
  放眼朝堤内望去,一副“渔业村”的典型风貌。黄绿绿的芦花,正悄悄占领万亩苇荡。挨堤处零星散落着几块不规则的稻田,水稻的长势好不喜人,刚灌浆的穗壳儿拥挤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知名的鸟雀被晚风惊着,从苇荡里成群结队、叽叽喳喳地跃起,又蹦进稻田里,怕是想尝尝刚结出的穗儿。稻草人迎风挥舞着手中的布条,把小东西们吓得向水荡深处四散逃去。白鹭就显得优雅多了,绅士样儿,立在水田里、水花生上、苇丛间,闲庭信步般,时而低头啄上两口,时而抻抻细长的脖子,扑腾扑腾翅膀,时而面向夕阳兀自立着。晚风一遍遍梳理这群白色精灵头上与胸前洁白的蓑毛,一副里下河唯我天地的架势,骄傲着,煞是神气。
  泊船处的河堤上,孤零零只一户人家,守着几只长期或暂时住泊的渔船。那家姓季,三口人,一个叫季桃萍的女孩跟爷爷和父亲一起过。女孩比我大,又比姐姐小,操持家务却俨然是行家里手了。据说,女主人几年前带着小儿子走了。什么原因我不晓得,自也不会没大没小地问,现在想来无外乎是穷怕了。
  季姓一家在大河西岸,河东面是个土坡,顺着小路绕过土坡,走上一两里路才是人家聚集的地方。有一次跟着母亲过去做生意,想要些零食解解馋,杂货店只是些基本日杂,怕是用渔船运来的,最后只买到几袋儿味中美干脆面,实在是来之不易。
  季家的屋子,三面傍着水田和苇荡,一面挨着河堤。一个坡顺着堤内斜引下去,与主屋和侧屋之间短短的小巷相连,直通院子。院子前面是两片挨着的池塘,精养着外河捕来的鱼虾,统共不过二亩见方。除了稻田,这是季家人全部的经济来源。塘边蒿草、芦苇繁茂,野鸭将巢筑在苇丛里,三五成群地,或嬉戏追逐,或安然游荡。池塘四周种的尽是毛豆,做成卤水毛豆,鲫鱼毛豆,毛豆炖豆腐,自是农家最美的味。院子右边菜地将猪圈围成一圈,瓠子和南瓜早已爬上了圈顶,香瓜和西瓜圆乎乎地趴在叶里藏着,丝瓜和黄瓜在瓜架上摇摇欲坠,胖乎乎的冬瓜则占着一个个土坑。青红的椒,紫色的茄,红色的西红柿,将满园的绿意点缀得好看极了。我问整天拾掇菜地的季爷爷,种这么些果蔬可是要卖?他说庄稼人不糟蹋地,就都种上了。农家不缺的玩意儿,自不好卖,一家人自也吃不尽,多是送给来往停歇的船只了。里下河讨生计的匠人船、渔船多,漂着不容易,不值钱的东西分巴分巴,也就不愁浪费了。
  住泊的几天,父亲工收得早,就会去河东买些熟菜,提一瓶八宝春,并嘱托母亲备几个小炒,邀季家父子和表叔喝上几杯。每每这时,慷慨的季爸爸说塘里鱼虾是野生的,好吃,打算下网去捞。父亲推脱不过,说下网伤鱼,不如只让他来钓上几条,他爱钓鱼,权当消遣了。
  渔猎是许多里下河男孩的天性,年幼的我蹲在一边认真地看着学着,一言不发,生怕把我们的鱼吓走。父亲娴熟地把整条蚯蚓穿过弯弯的钩身,抛竿后嘴里叼根烟,点上,一脸严肃地盯着水面。鱼漂有一丝动静,他便踮起脚尖,微蹙起眉头、抻长了脖子,烟屁股烫到嘴都不变声色。一旦有了好看的吃口,父亲便习惯性地双手紧握鱼竿,右脚后撤一步,身体重心下压且微微后倾,夸张地扬起竹竿,好似每次都能中大家伙的架势!我笑话父亲这一顿忙活也就是条小鲹条,他告诉我这叫有备无患。
  晚饭后,大人们常在堤岸上那棵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杨树下纳凉谈天,不远处的田地和苇荡送来的习习凉风夹杂着阵阵蛙鸣虫鸣,好不喧闹。我趴在船头,朝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水肚里巡回游动的大鱼似乎都一清二楚,勾起了我的“渔瘾”。我找来鱼杆,绕开缠在竿子上的线,不上饵胡乱甩出了一竿儿,心中默念几个数,学着父亲有模有样做一套动作,扬起鱼竿。我享受着钩线撕破水肚、划开水面、抽裂凉风的那一串“嗡嗡”声。我幻想着有一条倒霉的大鱼路过我布下的阵地,被力大无穷的我给甩上岸来……船边以及远处的蛙鸣虫鸣一直没有停歇,叽叽咕咕地刺耳,我怪它们吓走我的大鱼了!漫天的星像是铺满草甸的无名的花,眨巴眨巴眼,争奇斗艳。月华动情地洒向水面,萤火虫成群地从苇丛里惊起,赶趟儿样,整片水域成了天然的音乐华堂。
  夜已深,饱享一夏夜的习习凉风,安赏一苍穹的明月星辰,勤劳的人们安睡了。
  水稻在灌浆,芦苇在开花。
  在梦中,我愿永生在那一片时空里。
  文∕吴伟;图∕朱明俊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