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消逝在岁月长河中的帮船:那船、那人和那些年的事

2017-11-13 09:22| 热度:1344 ℃| 人参与 |作者:刘立成|来源:宝应文化月刊|我要投稿

“突突突……”一阵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帮船开动了,冲开镜子一样平静的水面。船头处,阵阵白色的浪花欢快地跳跃,转瞬化为船舷处一道道长长的水波。抬头仰望,星斗阑干,分外明朗,看来明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船舷被货物压得直逼水面。 ...
帮    船
文/刘立成
  “突突突……”一阵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帮船开动了,冲开镜子一样平静的水面。船头处,阵阵白色的浪花欢快地跳跃,转瞬化为船舷处一道道长长的水波。抬头仰望,星斗阑干,分外明朗,看来明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图/吴琴芳

  船舷被货物压得直逼水面。我坐在船头那堆得满满当当的货物上,时而仰望着满天繁星,时而侧头看着两岸的村庄,一排排砖瓦房慢慢向后退,如看西洋镜般。夏日的黎明凉风习习,母亲说,要跟帮船上县城,须起得很早。这帮船其实就是建有船舱的机船,可以载人,也可以载货,更多的时候是客货混载。它是乡里去县城的唯一一条船。虽然有汽车,但只有一趟,而且得等好久,所以乡人还是喜欢跟帮船。一者平稳,没有乘车的那种头晕目眩;二者舒适,船舱的座位虽是木椅,坐着倒也舒服,而且能开窗远眺,看着两岸风光,吹着习习凉风,倒也逍遥;三是到县城时间早,夜里四点乘船,早上九点左右便到了。其中历经的时间虽然较长,好在也没什么紧要的事,在木椅上睡个回笼觉是再好不过了。九点到县城,进城的汽车还未到呢,刚好去办事,乡人进一趟城里不容易。
  看得困了,掬一把清水洗洗脸,河水的清凉很快沁入心脾,使我睡意全无。驶过三横河,拐进后大河,我在船头兴奋地唱着、跳着,因为我知道,舅舅家就在不远方。当船经过舅舅家屋后时,我总会长长地叫一声“外——婆”。伴着这童音,外婆也总会从家里跑出来,一边挥手一边说着我们听不见的话。船在开,外婆也在追,终于,那条叉河还是挡住了外婆追行的路,我在船头努力地摆手,示意她回去。而每次,在船开出很远后,我还是能依稀看到那个瘦小的身影,在挥手,在眺望……
  过了外婆家,便进入宝射河,河面宽了很多。天色渐明,两岸麦浪起伏,微风吹过,送来阵阵麦香。此时,另一条帮船迎面驶来,也载着满船的货物,这是一艘回乡下的早班船。船老大们互相挥手,面露微笑,算是打了招呼。他们早已习惯了水上的生活,水上的人情。两船的乘客也有偶遇的,兴奋地喊出一两声,但很快也被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给淹没了。大家只能遗憾地摇摇手,擦船而过,各自又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小憩一会儿,抬眼看去,太阳早已露出它金黄的脸庞。两岸的楼房、厂房渐多,县城到了。我兴奋地站在船头,酒厂码头已向帮船敞开怀抱。船速渐慢,船老大的妻子早已拿起竹篙,站在船头,等待船靠岸的那瞬间奋力一抵,好使船停稳,不至于让船上的乘客撞得东倒西歪。靠稳船,跳上岸,放下锚,搭跳板,船老大的动作显得十分娴熟,一气呵成。走过颤颤巍巍的跳板,登上岸,乡人们便各奔东西,帮船进城的任务完成了。
  如今每天上班,我仍然会路过那条帮船进城必经的水路,只是两岸的楼房更多,更高。河岸变窄,河水也变得更绿,一种让人触目惊心的绿色。酒厂码头也早已被建筑垃圾填埋,挖掘机在上面不停地作业,看来,一栋栋大楼在不远的将来又会挺拔矗立……这么多年来,帮船早已因为不适应时代的发展而消逝在岁月的长河中,可我仍然会时时记起那船、那人和那些年的事……
  原载于《宝应文化月刊》2017年10月号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