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怀念我的父亲

2017-11-17 14:10| 热度:6770 ℃ |作者:王晓山|来源:网友投稿|我要投稿

11月3日,这个让我此生都不能忘记的日子,父爱如山,当山崩裂的时候会悲痛欲绝。我在成都大邑县参加一个会议,当天中午会议议程结束回酒店时,相继接到大姐夫和二姐的电话,催我赶紧回苏州,父亲病危。本来打算11月4日与四川师范大学的许 ...
  11月3日,这个让我此生都不能忘记的日子,父爱如山,当山崩裂的时候会悲痛欲绝。我在成都大邑县参加一个会议,当天中午会议议程结束回酒店时,相继接到大姐夫和二姐的电话,催我赶紧回苏州,父亲病危。本来打算11月4日与四川师范大学的许巧林(他原是四川煤炭干部管理学院,后该学院与四川师范大学合并,他又成为师大的一名老师)小聚,他是我大学的同室友,一起朝夕相处生活了四年,毕业后就没有见过面。临时改签当晚的机票,成都至南京禄口机场。临上飞机前,我们姊妹三家建立的微信群里,不断传出父亲的不好的信息,我心急如焚,得知父亲已送往昆山人民医院抢救。19.10起飞,我只好关机。21.30安全着陆南京禄口机场,我急忙打开手机,微信群里传来的是不妙的信息,我发微信他们都没反应,打电话吱吱唔唔,说还在抢救,让我无论如何赶回苏北老家,他们说,父亲执意要回老家。他们说,正用救护车送他回苏北老家,我隐隐约约感觉到父亲有问题。我坐了S1线到南京南站,又转车去宿舍拿了点衣服,11点15左右打的,凌晨2点多终于赶到老家。到了老家,屋里亲戚来了好多,我已得知父亲已永远离开了我们。在我上飞机后,一个多小时,即11月3日20.25分,父亲心脏病复发,因抢救无效,阴阳两界一瞬间,离开了他牵肠挂肚的子女家人。
  承受着老父亲离去的巨大悲痛,我料理完丧事。这几天,我一直处于极度悲伤之中,坐在电脑多次想写篇回忆文章,都不敢触及相关父亲的任何信息。这几天,父亲清瘦的身影,父亲的音容笑貌,一直浮现在我眼前,夜深人静的时候,像做了一场噩梦,涟涟泪水印湿了枕边,辗转难眠,夜不能寐,一直回想父亲的一生,是努力奋斗的一生。我深深地怀念敬爱的父亲,怀念父亲的慈爱恩德,怀念父亲的为人品格,怀念父亲对教育事业的坚定忠诚和执着追求。
  父亲,名叫王京良,生于1942年7月13日,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我的祖父,叫王廷弼,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宝应县雨露乡第一任指导员(相当于现在的乡党委书记),后因耳稍微有点聋,先后任广洋湖乡粮公所主任、白鼠供销社主任,退休前系广洋湖乡供销社经理,他还是位诗人,宝应县白田诗社会员,曾创作几百多首古诗,出版2本刊印内部交流的诗集。由于祖父长期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听伯伯叔叔们讲,父亲小时学习很用功,初中是在鲁垛镇初级中学读书,初中毕业后,考入江苏省重点中学——宝应县中学。据我父亲讲,他们高中三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宝应县饿死好几万人,他那时读书,饥饿一直伴随着他。父亲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担任班级团支书,高考成绩达到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录取分数线,由于家庭成份是富农(我曾祖父是做木材生意的),因成份原因,父亲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
  高中毕业后,父亲回偏远老家务农,与祖母一起种地。因有知识有文化,父亲做了两年的生产队会计。后大队(相当于现在的村)小学缺老师,父亲又成为一名民办老师。父亲教书,大嗓门,极其严格,学生们见到父亲都很畏惧,走到我家附近,都会绕道而走。父亲颇具音乐天赋,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在我记忆里,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就教我唱《浏阳河》、《洪河水浪打浪》。
  父亲由于教学成绩突出,组织能力强,大概1976年左右,从村办小学普通老师直接提拔为隔壁村办初中——联合初级中学做校长,两年后,又派到兰亭学校做校长,并筹建了兰亭初级中学。兰亭初级中学由于只有兰亭村、肖家村、四集村3个村生源,相比另外4所中学,小升初录取分数线最低,但每年中考成绩排在乡里第一,离不开父亲的辛勤工作。
  我的初中,是在兰亭中学度过的,父亲对我要求极其严格,我从不敢请教父亲,也从不敢让父亲辅导我,但我又是争气的,每年乡里组织各种学科竞赛,我基本都一二等奖。他又是我的老师,初三时,他教政治和几何两门功课,父亲每讲一堂课,通俗易懂,他总能提前五分钟结束,能让学生们自习。父亲的政治课,讲得特别好,总能联系实际,讲国内外发生的大事,谈古论今,到现在我们初中同学一起聚会,都能回忆起父亲的讲课情形。
  我的高中,也是在宝应县中学,与父亲成为校友。父亲曾多次讲,他的当年班级阶梯教室,竟成我的宿舍;他的初中语文老师张同符儿子——张磊,竟也成为我的语文老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高中期间,有几件事情,一直让我终生难忘。一事,我高二时,为了能在晚自习结束后,再挤出时间学习,我们班上同学一半外出租房,父亲为了能让我节省路上的时间,从老家骑了30多公里的路程,把自行车送给我。二事,当年我高考落榜,我的高考成绩不够复读资格,父亲冒着倾盆大雨找了他高中的同桌,时任宝应县常务副县长华占全,当时,普通高中不允许办补习班,宝应县政协办了两个补习班,最后我终于复读。三事,父亲来县城开会或去县教师进修学校,总会叫上我,带我去改善一下伙食。四事,我在补习班时,父亲曾给我写过一封感人肺腑的信,读得我流泪满面,我发奋一定我考上,他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我是村里第一个本科生,考上大学,父亲那时最开心最自豪。父亲送我去大学报到时,我们父子都没有出过远门,在熙熙攘攘偌大的郑州火车站中转时,父亲用尽全力把我推上了火车,他因带着行李没挤上,我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到邯郸火车站父子又奇迹般相逢了。
  1996年大学毕业后,我到苏州监狱工作,由于监狱基层工作的辛苦,父亲一直教我如何做人。1998年5月27日,母亲突然离开我们,我接受不了,母亲的去世,父亲有很大的责任,我一直对父亲耿耿于怀,父子间情感隔阂由此产生,但怨恨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失。母亲是个崇尚文化的文盲,与父亲的结合,是一场人生悲剧,家庭有矛盾时,小时候我都会自然偏向护着弱小的母亲。
  2000年元月,我女儿出生,父亲来苏州,帮我们带了半年孩子,度过我们最为艰难的日子。2000年10月,我们有了自己的新房,父亲每年在我们这里住上几个月,一是春节前后约一个月,二是放暑假时,帮我们带小孩。我与他曾多次交流,让他来苏州与我们一起生活,父亲每次都是不辞而别,倔强固执的性格一生也没有改变过,他毕竟是父亲,只要父亲过得好,只要他开心。
  我每一份成功与成长,父亲都很开心。父亲一直说:“我最值得骄傲,就是我的儿子”,前不久,我告诉他,我又一次当选省监狱系统首席专家,和新书《监狱建筑学》出版了,他让我好好努力,不要骄傲,多注意身体。我们村里人都说,我们家祖孙三代都是共产党员,三代都是国家干部,三代都是文化人,都是通过自身不懈努力。
  父亲退休后,平时很注意养生,前几年,他还戒了烟酒,每天早上是五谷杂粮,中晚饭荤菜他几乎不沾,他总说,一天的营养足够了。他说了好几次,说心脏有问题,在苏州曾多次帮他检查,结果是正常,他又像小孩子一样,开心地谱曲哼唱。父亲作曲二百多首,听许多音乐界的老师讲,父亲的作曲具有专业水准。
  父亲多才多艺,一手的好字,字非常特别,有棱有角,刚劲有力,别人都模仿不了,他更擅长用排笔字写大字,现在兰亭浴室就是他题写的,现在还保留着。父亲以前爱拉二胡,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开始从老家堂屋里传出悠扬的乐声,我对他说,二胡拉出的声音,有点凄凉感,从此,父亲改用笛子,家里各种各样的笛子,有几十只,长的短的,粗的细的,竹的铜的,应有尽有。父亲爱唱歌,每天乡村小道,都能传出父亲的欢快歌声,现在熟悉我的人都说,我遗传了我父亲音乐天赋,我不识谱,但乐器到我手里,几天就能发出乐音。
  父亲生活自理能力差,也是我放心不下的,父亲来苏州,他做饭,蒸得多煮得多,一锅头多,油放得少,盐放得少,味精放得少,糖放得少。这几年,父亲明显老了,头发白的多了,身体明显消瘦,我多次劝他,与子女们一起生活吧,好好享几天福吧,他说农村空气好,随便不受拘束,我也不好多说。我一直长期坚持给他买药,在他临去世前一周,我还到九龙医院买了七百多元的药,他还让我不要买降血脂的,他说他近段时间太瘦了。我曾劝过他,药有三分毒,让他少吃。
  父亲去世后,村里的人,纷纷告诉我父亲的一些事,这些年来,父亲一直在做善事做好事,一直资助一些有困难的家庭,村里架桥修路,他主动拿钱赞助。谁家有矛盾,他主动去调解,谁家有红白喜事,他去记帐,帮人家打理。
  父亲走了,带着带着眷恋,带着牵挂,极不情愿的走了…
  父亲,如果再活十年该多好呀。从今以后,再也听不到父亲嘱咐的话语了,再也没有父亲的关爱了。父亲在弥留之际,一直念叨我的小名。我愧疚呀,我后悔呀,要是我不参加会议,我在苏州,让父亲住院,父亲不会走;要是我回老家看看他,会及时发现他生病了,让他早点医治,他不会走;要是他来苏州时,我们子女能知道他已重病,他不会走;要是我能在他临终前,见上一面,甚至能为生病的父亲端茶送水,上天没有给我的父亲生还的希望。父亲永远的走了……..
  过几天,我将好好整理父亲的遗物,把父亲生前使用过的部分生活用品和珍贵证件,特别是谱写200多首音乐小调手稿,珍藏起来,以资纪念。
  离别才懂珍惜,失去方知可贵。我对那些父母健在的人们,说声,父母老了,说走就走,趁父母都还健在,找点时间常回家看看,孝顺不能等呀!用心去感恩,用爱去善待,尽点做儿女的义务呀!
  我的最爱至亲老父亲,你一路走好!在天堂里,你不再孤单,我的妈妈会陪伴照顾你了!
  2017年11月16日儿泪于南京
  作者简介
  王晓山,男,1972年出生,江苏省宝应县人,大学本科学历,毕业于河北建筑科技学院(现河北工程大学),在校期间曾任院学生会副主席兼院大学生科协主席,《大学生科技》主编。现为中国监狱史学学者,监狱建筑学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监狱史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监狱建筑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史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监狱工作协会理事,江苏省监狱系统首席专家,由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组织的“监狱理论十百千人才”评选活动中荣获第一层次“监狱理论研究带头人”称号,《建筑设计资料集》(第三版)第三分册审稿专家等。长期从事监狱基本建设实践工作,对监狱建筑学理论研究颇为深透,出版监狱建筑学理论专著4部,参与20余所监狱规划方案设计与论证,参与多部专著的编写,参与和承担了中国监狱工作协会和江苏省监狱管理局10余项研究课题,曾到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浙江警官职业学院、上海市司法警官学校、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等多所院校进行讲学,在各类省部级核心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现供职于江苏省监狱管理局。
  其主要作品获奖如下:
  1、《新中国各历史时期监狱建筑的研究》一文,在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第五届学术大会上,荣获优秀论文三等奖。
  2、《绿色建筑理论在监狱建设实践中的应用》一文,在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大会上,荣获优秀论文一等奖。
  3、《监狱环境中景观雕塑的应用》一文,在2009年12月由中国政法大学监狱史学研究中心、山西省太原第一监狱、天津市监狱共同举办的“监狱文化建设与监管安全理论研讨会”上,荣获优秀论文三等奖,并入选《监狱文化建设与监管安全工作研究》一书。
  4、《清末模范监狱建筑的研究》一文,在2012年11月由中国政法大学监狱史学研究中心、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史学专业委员会、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联合举办的“中国监狱制度现代化的历史、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上,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5、《图说中国监狱建筑》一书,在2013年在江苏省监狱系统档案优秀编研成果评选中,荣获二等奖。
  6、《逝去的影像——清末民国监狱老照片》一书,在2013年在江苏省监狱系统档案优秀编研成果评选中,荣获一等奖。
  7、《地域文化对监狱建筑的影响》一文,在2014年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建设与保障专业委员会首届征文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三等奖。
  8、《关于监舍楼设计与建设的思考》一文,在2015年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建设与保障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征文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9、《家属会见楼设计与思考》一文,在2011——2015年度《监狱投资与建设》优秀论文评选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10、《监狱劳务车间通风除尘设施的思考》一文,在2015年度中国兴华企业协会征文评选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11、《监狱建筑学研究》一文,在2016年度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建设与保障专业委员会第三届征文评选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12、《监狱外围安全控制保护范围的研究》一文,在2017年度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建设与保障专业委员会征文评选活动中,荣获优秀论文二等奖。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下一篇:想念ZR上一篇:枯荷祭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