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探望宝应荷

2017-12-1 09:33| 热度:658 ℃| 人参与 |作者:王虎华|来源:扬州日报|我要投稿

去宝应看荷,是多年来一个郑重的愿望。仿佛好梦,今夏终于成真。同行的朋友们,只知道我和他们一样兴奋,一样流连,却不知道我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梦想成真,心中有话,就想倾诉了。在我早年的生活里,搜索不到多少关于荷花的信息 ...
  去宝应看荷,是多年来一个郑重的愿望。仿佛好梦,今夏终于成真。同行的朋友们,只知道我和他们一样兴奋,一样流连,却不知道我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梦想成真,心中有话,就想倾诉了。

  在我早年的生活里,搜索不到多少关于荷花的信息。我的家乡在靖江,记忆里有浮萍、水浮莲、水葫芦、水花生,还有不多的菱盘,但没有荷花。作为植物的荷花于我是陌生的,它许多年只是存在于年画上、书本里和故事中。是的,许多未曾谋面的物种,我们会从书本上熟悉它们,比如沅芷澧兰,比如洛阳牡丹,比如泰山青松。荷花于我也是如此。虽然在很长时间里,荷花仿佛昙花,我都同样没有见过。但却知道,昙花是极稀有的,而荷花则是大众的。读了《爱莲说》,又知其虽大众却又十分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不能轻易见到的东西,会在人们心中引发神往,甚至引发崇拜。年复一年,对于作为高贵精神物种的荷花,在我的心中就很有些神往与崇拜了。
  若干年前,从媒体上和人们的推介中,得知宝应的荷花声名卓著。不知怎么竟就生出了一个固执的念头:没到过宝应,不能算是看过荷花。心中也有些不解,因为事实上其时我早已看过荷花。而且,据说荷花的品种过百,因而赏荷最好去处当是规模宏大的荷展。可是,传媒和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它们足以确立或推翻人们不管是正确还是偏颇的观点。宝应的荷藕种植面积和产量已连续多年居全国之首,有“冠军县”之誉。那么,没有看过那“接天莲叶”,没有闻过那“百里荷香”,还能算是看过荷花吗?
  于是,年年夏天想去宝应观荷,年年都没有成行。万万不曾想到,我与宝应荷的不期而遇,竟是这般情状。
  2003年初夏,里下河地区发生特大洪涝灾害,我受派参加市抗洪督查组工作,奔赴宝应。行前,对灾区的担心和牵挂不言而喻。我担心和牵挂的,是宝应的农民,还有农民们赖以生存和富裕的粮食、经济作物和鱼类。对荷藕,我则以为没有任何麻烦,因为它本身就生长在水里,水再大,岂不还是“如鱼得水”?说实话,我还为能利用这一特殊公差,歪打正着地欣赏一回百里荷香而暗暗高兴呢。孰料,情况远远没有我想象的乐观。
  一到宝应,我们立即赶往灾情特别严重的射阳湖镇。沿路所见,一片汪洋,农田淹没,鱼塘漫溢,民房进水,令人唏嘘。在一阵急雨中,我们站在一座桥上,狂风将众人的雨衣哗啦啦扬起,裤腿转眼间就湿透了。年轻的镇党委书记满脸愁云,他指着一望无际的水面说,那一大片都是荷藕,全闷在水里了,要不了几天,就会缺氧,慢慢死亡。他不住地咂着嘴:不得了,不得了,这下子农民的损失不得了。我这才知道,原来荷藕也是害怕大水的。
  放眼望去,是灰蒙蒙一片的接天之水,情景异常惨烈。荷藕与所有作物一起遭受了灭顶之灾。渺渺水中,荷叶的颜色模模糊糊,似有似无。想起年复一年看荷的愿望,心中铅一般沉重。我仿佛听到荷叶在水下痛苦呻吟,仿佛体会着一种夺命的窒息。我只有一遍遍默默地祈祷,祈祷大水尽快退去,让荷叶早日喘气呼吸,让荷花还能健美开放,让莲藕依旧获得丰收,让荷农再度露出笑容。
  一个天色阴沉、乱云飞渡的下午,我们到西安丰镇。镇长陪我们乘船进入湖荡,我得以在特定的情境之中,近距离地体察了宝应荷的另一番风采。
  “接天莲叶无穷碧”,杨万里要是从西子湖畔来到宝应水乡,又如何挥舞他的生花妙笔,吟出什么样的绝世佳句?照我说,只有身在这里,才知道什么是水阔天空,什么是无边无垠,什么是“接天莲叶”。诚然,我体会过大海的磅礴气势,那确实堪称广阔浩茫。可是,那是除了水还是水的世界。而在这里,无垠的水的世界里,和你在一起的,不只是水,不只是天,更是铺天盖地的荷,是荷的碧绿,荷的馨香,荷的舞蹈,荷的生命,荷的灵魂。

  只是,连日来狂风暴雨的肆虐,使荷藕遭受了无情的欺凌与摧残。阔大的荷叶已不再恬静平展,随着阵阵风过,不时出现一片片碰撞与骚动。风止处,留下的是一片片凌乱与委顿。荷茎也不再刚直挺拔,有的歪斜了,有的折断了,有的疲惫地匐伏在水面上。然而,大难临头的荷,决不轻易向洪水猛兽低头,它们依旧黾勉支撑着,奋力挣扎着,顽强等待着,仿佛坚信大水终将退去,坚信主人们会竭尽全力挽救它们的生命。
  听了镇长介绍,得知不同的荷塘,荷藕也有不同的命运。面对洪涝,农民们摸索出了保护荷藕的方法。他们知道,如果荷藕一下子全部闷入水中,就无可救药了。于是他们先是努力加高圩坝,尽力挡住来水,而后再慢慢向荷塘放水,让荷藕逐渐适应。原来荷藕也有着顽强的自我防卫能力,水涨高了,荷茎就跟着极力往上生长,以逃避没顶之灾。这样一天天坚持下去,就有望抗到水退的时候。那大片大片的碧绿,就是在这样的顽强抗争中保留下来的。
  我不禁大为感慨。荷与人何其相似,荷藕与荷农如此相依。荷藕的生命是荷农所给予,它们最后反过来用生命的果实报效它们的主人。荷藕的蒙难与呻吟,何尝不是荷农的蒙难与呻吟。荷藕的不屈与抗争,又何尝不是荷农的不屈与抗争。荷藕与荷农的命运早就连在一起了。我知道洪涝灾害对宝应荷的损害会很大,但我相信,待大水退去,宝应荷乡一定还会重现“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丽景象。
  一晃八年过去了,宝应荷成为深深的记忆。那是灾难中的荷,抗争中的荷,坚持中的荷。一直以来,它在我的心底生根开花,给我以生存的力量、生活的欢欣和生命的亮色。
  置身宝应水泗荷园的海洋,我和同行的朋友们一样兴奋不已,一样流连忘返。但他们不知道,我此次百里之行的急切投奔,其实是来探望八年前的故旧。
  宝应荷,别来无恙?烈日下,微风中,碧水里,宝应荷默默无言。它以接天的碧叶,挺拔的长茎,茁壮的蓓蕾,怒放的花朵,向我诉说这八年的风风雨雨,这八年的生生不息。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