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宝应文学
订阅

宝应文学

  • 儿时的端午节
  • 2020-6-26 15:23
  • 孩提时代,一进入农历四月,我们这帮小馋猫就在暗暗地掰着手指,还有多少多少天,就有粽子吃了。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妈妈放工回来,立即把锅刷得干干净净,将打回来的箬叶洗净,放入锅中煮熟,然后淘好糯米沥干,接着就十分麻利地 ...
  • 七律·读楚辞(敬次澜老《吊屈原》韵)
  • 2020-6-24 15:43
  • 七律·读楚辞(敬次澜老《吊屈原》韵)文/沈德荣 展卷重温不胜愁,谁能为楚解民忧。孤臣屈子怜家破,万里湘罗似泪流。社稷多情常梦想,英雄无路亦争求。堂前策杖教儿女,报国何须问去留。来源:宝应生活网 附:赵老原玉 吊屈原 九五澜叟 ...
  • 父辈的心愿
  • 2020-6-22 17:03
  • 一个农村再普通不过的家庭。我们兄弟三人,无姐妹,如今都已年过半百。大侄子LK、我女儿先后组建新的小家庭。自父母辞世,老大自然成了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主儿。他一家总算熬出了头,大嫂守着老家,送别她的父母入土为安后,终于去了上海, ...
  • 七律 · 有怀
  • 2020-6-19 17:00
  • 七律 · 有怀 文/沈德荣 从来世事最难期,莫把穷通着意迷。利欲纷繁当避矣,奸邪杂沓勿从之。行藏适意焉无路,兴废随缘自有时。俯仰红尘心不染,清风自在绿杨枝。来源:宝应生活网七律 · 有怀 文/沈德荣 从来世事最难期,莫把穷通着意迷 ...
  • 我珍藏的一本书
  • 2020-6-18 16:00
  • 那年我高中毕业,待业在家。一天早上,父亲给了我两块钱,让我去临泽买簸箕。我骑着自行车兜来兜去,不知不觉来到了新华书店。在琳琅满目的书架上,我看见一本绿色封面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篇小说选》,趋步上前,拿来翻阅。一个店 ...
  • 栀子花开六瓣头
  • 2020-6-17 17:53
  • 栀子花开了,洁白芳香。我家院中也有一盆,不是很大,但也说得过去。那是2017年春天在集市上买的,当时很好奇,春天就开花了。可是2018、2019年春天却没有开花,一直等到2019年夏天也不见动静,只是一天天长大。
  • 叽溜壳
  • 2020-6-16 17:07
  • 叽溜壳是知了的幼虫变为成虫时蜕下的壳。四五厘米长,土色,有一种金属的质感。薄且脆,易碎。叽溜按体型和鸣叫的声音区分,在我的记忆中有三种:最大体型的就叫“叽溜”。叽溜一开口,只喊“叽——”,不停顿也不变化,五个音被它丢掉了 ...
  • 弯弯的白石街
  • 2020-6-16 17:04
  • 白石街座落在镇西南角,它东西长500米左右,在巷子的最西端,就是娟子的家,而在巷子的最东头,秋风的家紧靠向阳路桥头。娟子十四五岁时,常常拎着瓶子到巷东头供销社商店打酱油或买盐、醋之类的日常用品,每次碰见白白净净的秋风,娟子 ...
  • 七律 · 郊游
  • 2020-6-16 16:55
  • 七律 · 郊游文/沈德荣愚人无欲亦无忧,常向东郊乐恣游。紫竹林中听鸟语,青杨渡口看云浮。饥时野果能填腹,倦罢闲书可枕头。最是溪滩新雨过,斜阳一抹照轻鸥。来源:宝应生活网
  • 摊煎饼
  • 2020-6-13 17:19
  • 有一次在异乡买菜,看到菜场对面有摊煎饼的,乐不可支,立即掏钱做了一个。回家一品尝,软沓沓的一点没嚼劲,馅也吃不出家乡味,好扫兴。去年国庆节回农村老家,我突发奇想,既然家人都爱吃家乡的煎饼,何不带点给他们尝尝。于是临行前, ...
  • 五律二首
  • 2020-6-11 14:53
  • 庚子投稿之二十四五律二首文/沈德荣(一)小满轻风开宿雾,曙色到门墉。小院闻莺语,深林响寺钟。天高村野阔,地暖麦香浓。更看金波漾,绮情叠万重。(二)芒种小村方四月,渐已了蚕桑。茂树承时雨,新荷送晚凉。千畦梅子熟,万亩麦须黄 ...
  • 吃盐水鹅
  • 2020-6-11 14:52
  • 我第一次吃扬州老鹅,是1989年9月。正在扬州教育学院培训学习的我,利用一个星期日的下午,去看望高中同学、扬州医学院中医系朱虹老师。晚上他留我在家吃晚饭,大米粥,扬州老鹅,简单实惠。鹅皮澄黄油亮、鹅肉肥而不腻,诱我食欲大开, ...
  • 老王
  • 2020-6-10 17:41
  • 隔壁老王,虽是军旅出身,却为人和善柔绵,有股子黏乎劲。退休七八年了,一直没闲着,是个“追梦”老人。大家都很关心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干得动吗?老王的回答靓了:没事!别看我这个“12匹”老机器,不用带“火芒”,摇把一甩,就能发 ...
  • 夏天的雨
  • 2020-6-10 17:02
  • 夏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雨。夏天的雨,激烈,短暂,闷热。我曾经是那样地渴望夏天的骄阳里突如其来地下一场大雨。我高中毕业后,当上了不需要组织介绍和认可的职业——农民。那一年我18岁。我拾过青草,割过麦稻,挑过把,扛过笆斗,也 ...
  • 菜泡饭
  • 2020-6-5 16:12
  • 前几日,外地朋友来夏集桃花源游玩,在一饭店小聚,酒过三巡后,自然要来份主食。“有‘一清二白’‘面如意’……”听着名字就新鲜,“来份‘一清二白’。”朋友来了兴致。不一会,一份大碗装的“一清二白”就端到了桌上。“这不是菜泡饭 ...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