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宝应方言杂谈:剐猪草

2021-4-12 10:28| 热度:4900 ℃ |作者:王荣华|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春节过后,公园的花草一天比一天的绿了起来,夹杂其中的野草也赶着趟儿冒出了地面,茁壮地成长着。对于我这个住在城里的乡下人,每每看到公园里、马路边的一簇簇野草都感到特别的亲切,总会想起小时候春天里与小伙伴 ...

  宝应方言杂谈:剐猪草

  文/王荣华

  春节过后,公园的花草一天比一天的绿了起来,夹杂其中的野草也赶着趟儿冒出了地面,茁壮地成长着。对于我这个住在城里的乡下人,每每看到公园里、马路边的一簇簇野草都感到特别的亲切,总会想起小时候春天里与小伙伴们剐猪草的趣事来。

  小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剐猪草既可以帮助家里养猪赚钱,还可以在田野里尽情玩耍。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书包一放下就拿起篮子和剐刀出去剐猪草了。每当三五成群的小伙伴在绿油油的麦田里、沟堤边、圩埂上和树林中剐猪草的时候,大家就像是脱笼的小狗小猫、小鸡小鸭一样特别地高兴。

  剐猪草是我们男孩子的说法,女孩子则说成挑猪菜。女孩子挑猪菜一棵一棵地挑,选的全是猪爱吃的嫩草,至今我还记得许多猪菜的名字,破衲头、苦啘胆、谷谷丁、牛舌头、歪歪菜、马子菜、灰灰菜、野胡萝卜、野蒌蒿等我现在还都认得,还有枸杞头、马兰头、荠菜头、香椿头、秧草头、蕨菜头、野蒜头、豌豆头、蒌蒿头、小葱头等十几种猪菜都成了现今人们春天爱吃的“草头”。如果喂养的是小猪秧子或者是刚产崽不久的老骒猪,大人还会把这些鲜嫩的猪菜切成细碎的莝子拌一些草糠做成“精饲料”喂它们。

  我们男孩子剐猪草时见草就剐,总想着剐满篮子早一点玩耍。其实有许多野草猪是不吃的,比如:结实难嚼的巴根草、杨麻草、茅草和狗尾巴草,带有毛刺罗罗藤、刺果子,以及茎秆粗壮的莎莨、蓖麻。有的时候大人说我们猪草里草多菜少、喂不饱猪,我们还会强词夺理地说这是喂猪、垫猪脚子粪两不误。

  那时候四五月份是农村大造绿肥的时候,大人们也加入到剐草的行列,到处是“修地球”的人们,大小路边的野草被剐得所剩无几。这时的猪草便是麦田里的苕子、荞荞子和榆树上的叶子,还有小沟小塘里新长出来的茨菇莛子、蒲草端子、芦柴芯子和水花生棵子,以及大河里随水飘来的水浮莲与水葫芦,总之我们是不会让猪饿肚子的。

  最让人难忘的是剐猪草时找吃的和玩游戏。青绿鲜嫩的野豌豆仁、细长白嫩的茅草须、肥嫩如藕的芦苇根、蹦脆甘甜的野蒲荠都是我们喜欢吃的美味。玩游戏是剐猪草时重头戏,在油菜地里躲猫猫,在麦田里放风筝、飞纸箭,在小树林里跳房子、斗鸡、掼纸炮,如同在童话世界一般充满乐趣。还有耍大刀和拔草堆是我们男孩子最喜欢的“猪草游戏”。耍大刀就是站在两三米远的地方将剐刀扔向事先每人放进猪草“聚锅”的“锅”里,由把刀扔进“锅”里的人分掉“锅”里的猪草,运气不好的人有时会输掉半篮子猪草。拔草堆时大家先一起剐一大堆猪草堆成“草堆”,参加玩的小伙伴然后捉对轮流玩“石头剪子布”,每次胜者就从“草堆”里“拔”一把猪草直到“拔”完为止,运气好的人有时能赢回半篮子猪草。曾经有小伙伴玩游戏耽误了剐猪草,就等天黑之后到生产队绿肥大田里偷剐黄黄子、红花草回家充数过关。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如今春天的田野里再也没人去剐猪草了,有的是大妈大婶们挑野菜的身影,孩子们可能也说不出野草的名字了。将来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倒愿意捉一只小猪剐猪草来喂养,吃猪草养大的猪肉一定会很香很好吃。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宝应生活网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