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无奈渔乐

2022-2-14 16:19| 热度:15860 ℃ |作者:周以耕|来源:勤耕有益|我要投稿

老人家“我的一张大字报”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造反派们为应对局势忙得焦头烂额。停课闹革命,我借着做小生意为幌子,瞒着母亲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跑,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县城里发生的大小武斗事件我能道出个 ...

  无奈渔乐

  文/周以耕

  老人家“我的一张大字报”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造反派们为应对局势忙得焦头烂额。停课闹革命,我借着做小生意为幌子,瞒着母亲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跑,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县城里发生的大小武斗事件我能道出个一二三。

  物资局王会计家的儿子王爱华大我两岁,初中毕业停课在家,没有参加任何组织,每天出去钓鱼或多或少总有一点收获。

  母亲担心我到处乱跑说不定会闯出什么祸来,果断决定中止生意,把我介绍给王爱华,让他带着我出去钓鱼,不在乎收获多少,保全我太太平平最重要。

  东方晨曦初露,60岁的吉爷爷、王爱华和我结伴到乡村的沟塘河汊去钓鱼。太阳冲破黑暗露出金黄色的笑脸,冉冉向上升起,它那强大的能量把沉睡中的大地、村庄、树木、道路唤醒,染成一片金黄色,我们也被染成金黄色。

  三人肩上扛着自制的三节式鱼竿,鱼竿上挂着揺摇晃晃的鱼篓。老渔翁领着一对小渔翁迎着初升的太阳,有说有笑地行进在洒满金黄色霞光的大道上,呈现出一幅绝佳的《朝霞渔翁图》。好美的景致,好美的心情,必定带来好运气。

  来到一个村庄的后河,这是一条村民生活用水的河。河面约十来米宽,弯弯曲曲延绵很远,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微风吹过,泛起层层鱼鳞般的波纹。两岸的柳树千姿百态,垂丝如帘随风荡漾。码头两旁长满了其它姿态各异、大小不一叫不出名的杂树,小花小草五颜六色,蝴蝶在花丛中欢快地翩翩起舞。

  生长在浅水处的一撮一撮蒿草,碧绿细长的叶子随风摇曳,寻觅小鱼小虾的水鸟,时而俯冲入水,时而腾飞远去。河水微绿不清,水面不时冒出一串串大小不一的水泡,阵阵涟漪由近及远一圈一圈扩散而去。

  吉爷爷凭经验判定这是一条多年未干过的老河,河中有鱼,还有大鱼!“今天就在这儿垂钓,别的地方不去了!”吉爷爷一声令下,各人选择一段位置,属于今天垂钓的领地。套好鱼竿向河中三、四米远的地方伸去,落下鱼钩试探河水深浅,提竿调整鹅毛鱼浮的位置。将饵料向确定落钩的地方抛去,吉爷爷在鱼竿竿头夹半边乒乓球投放饵料,投放位置准确无偏差。

  投放饵料,行话打“塘子”,引诱鱼儿前来觅食,是给鱼儿设的陷阱。这时,鱼钩装上红蚯蚓,把鱼竿伸向“鱼塘子”,鱼钩落在水中,观察鱼浮变动,静等鱼儿上钩。

  我站在泥垡上,手中握着鱼竿两眼凝视着鱼浮子。望着望着注意力游离走神,忽地一阵酸楚从心底由然而生。“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柳公在遭遇人生不顺时,借以抒发抑郁悲愤之情的传诵诗作。而小小年少的我正当读书时,却要蹉跎时光避灾躲祸,本是读书郎,无奈渔乐忙,心境沉重惆怅。乡间村景风光旖旎美不胜收,调动不出我高亢的兴奋激情,人在曹营心在汉,心不在焉!

  不远处,王爱华身体向后一倾,手一提,竿一弯,一条闪着银光的鲫鱼摆动着尾巴被提出了水面,竿头转向岸边,鱼儿放入鱼篓里,发出一阵“哗啦、哗啦”地响。这条鱼有三四两重,令我羡慕不已!

  我这边“鱼塘子”的鱼浮开始动了,珍珠似的鹅毛浮子忽而向下沉去忽而向上冒起。“鱼上钩了,快提竿!”王爱华的一声提醒,我模仿王爱华提竿的动作,身体后倾,手一提,竿一弯,一条鲫鱼被拎出水面。鱼儿满身银光,尾巴翘起,在竿线下荡着秋千晃来晃去。惊喜来临,活活抖抖的我抓着竿子不知所措。王爱华急了:“快把竿头转向岸边,把鱼落到地上抓住!”我照此操作,鱼儿安全着落,这条鱼比他钓的那条鱼还要大,足有半斤重吧。思绪由悲而喜,第一次钓鱼能有如此收获,而且是一条大鱼。喜出望外的我,称它为“处女鱼”!

  吉爷爷的竿子也提了起来,有了收获。我们三人不断地重复着身体向后一倾,手一提,竿子一弯的动作。

  农户家飘飘渺渺凫凫升起的炊烟逐渐散去。太阳正中了,隐隐听到村民们在喊自己家人吃饭的呼唤声。吉爷爷也像家长喊小孩吃饭一样,招呼我们收工回家了。我余兴未了,还在争取更大胜利。

  他们二人收拾好渔具,拎着沉重的鱼篓来到我身边,我不好意思,赶紧收竿绕线。低头弯腰去提鱼篓,鱼篓里顿时东窜西跳,一阵哗啦啦地响,沉沉的鱼篓被撞得直晃动。“小孩子”要离家了,依依不舍作垂死挣扎。

  回家路上,比早晨来的时候各人肩上增加了沉重的负担。满满的收获,三人兴奋异常,边走边聊,谈论着这条河里鱼很多,个头大,肯上钩,下次还要来。满载而归的喜悦,好像路程被缩短了许多,不知不觉回到了家。

  尝到甜头的我们很快又重返故地。刚落竿不久,一个村民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喊:“上次被你们钓走了二、三十斤鱼。生产队长指定我来看管,村民们等着今年冬天把河干了,分鱼过年呢。”“河里的鱼是集体财产,你们钓鱼就是盗窃集体财产,赶快离开!”

  我已经被父亲的政治阴影压得喘不过气来。小小年纪再弄个“盗窃集体财产”的罪名上身,那我的中学梦、大学梦就要泡汤,我的前途和未来就要化为泡影,全家人的命运都要毁在我手里!

  “盗窃集体财产”这个帽子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不想便罢,越想越怕。不敢作声,不敢争辩,老老实实把鱼篓的鱼倒进河里,拿起鱼竿和鱼篓乖乖地离开。吉爷爷和王爱华都有红色资本,王爱华父亲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吉爷爷本人是共产党员,他们根本不怕这顶吓人的“大帽子”。

  “这是一条自然河,我们钓的全是野鱼,你说集体财产就是集体财产啦,吓唬谁呢?”他们跟这个人激烈争吵,互不相让,理由越说越足。这个人本是普通农民,估计文化水平不高,哪是他们的对手,被驳得哑口无言。

  吉爷爷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上火,顺手递给这个人一支烟,这个人将烟拿在手里看了又看,确定是“大前门”香烟,态度迅疾缓和下来。那个时候抽“大前门”香烟的人必有一定的来头。

  这人很市侩,笑着说道:“我告诉过你们了,你们不走,到时生产队长来了,别说不知道,别说我没赶你们走!”说完划了火柴点着烟,吐着一圈圈升腾的烟雾走开了。

  后来,王爱华喊我回来继续在这里钓鱼,我也很想回来与他们共享钓鱼的福地。但是想到我的上学梦,我的未来,我的家庭,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回来呀!眼巴巴地看着他们重复着身体向后一倾,手一提,竿子一弯的动作。

  那天,吉爷爷和王爱华收获颇丰。我的鱼篓里装着他们恩赐的几条鱼儿回家。母亲知道了原委,夸我成熟了,夸我做得对。提醒我人家能做的事,我们不一定能做;人家做错了不碍事,我们做错了要罪上加罪。以后做什么事要三思而后行,少惹事,保平安!

  钓鱼在文革时期被视为修正主义的小资情调,属于不务正业。我和王爱华是停课在家的学生,吉爷爷是退休人员,同属于避灾躲祸一族,绝非不务正业,而是无奈渔乐!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下一篇:星星知我心上一篇:农村社会调查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