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我是氾水的过客

2016-6-2 10:18| 热度:4141 ℃| 人参与 |作者:双喜|来源:运河儿女|我要投稿

小时候,我只跟祖父去过氾水,六角亭的西边斜坡下大概有一家饭店,我跟祖父在那里吃过大餐。饭店里坐满了人。我紧紧的跟在祖父身边,怕自己走丢了。终于找到一张桌子,我们才得以安坐。
  小时候,我只跟祖父去过氾水,六角亭的西边斜坡下大概有一家饭店,我跟祖父在那里吃过大餐。饭店里坐满了人。我紧紧的跟在祖父身边,怕自己走丢了。终于找到一张桌子,我们才得以安坐。祖父在他那个年纪是个很有风度的人。当年我们家也做过生意,开过磨坊,用过骡子。于是在后来划分成分的时候,一上来就被划上了一个富农身份。倒楣的是我父亲。他正在氾中读书,因为这个成分,他的大学梦也就泡汤了。后来虽经努力把富农的帽子摘掉了,但我们的家境也败落下来,父亲他毕竟也错过了考大学的机会。

氾水驿亭

  印象中氾水是繁华的。小时候除了文堡之外,第一回去过比文堡更大的集镇当数氾水。以后才有机会去宝应县城。我在文堡小学毕业后,父亲便颇有眼光地准备让我上一个好的初中。如果任凭我自由入学的话,那我的初中只有在我们文堡向东几里路的一所乡村初中。我姐姐就是在那儿读的初中。我有一次跟姐姐到学校去玩,听教英语的女老师教姐姐她们念“苹果”单词——爱泼儿,爱泼儿。后来我们的英语老师教我们的发音是——爱阿泼儿,爱阿泼儿。
  那个夏天,父亲用自行车背着我,向南骑到氾水,找到他的母校,学校大门进去是一条浓阴遮蔽的甬道伸向校园之中。我站在门口等着父亲。父亲向里面的办公楼走去,我环顾这个校园,想像着以后可能要在这里上初中了,要在氾水生活了,心中便涌起了阵阵幸福的滋味。同时,又在心里涌起对父亲的感激之情。以前多次听教过父亲的氾中老师对他如何的好,就在父亲因为成分问题被弃考回家的时候,他的班主任刘宝砚老师还到我家找我父亲,跟公社大队干部了解情况,能不能再为父亲争取一次高考的机会。时光荏苒,现在父亲也将把我送到这里,我将可能沿着父亲未完成的人生理想继续前进。
  夏天的太阳是火辣的,稍微的等待也会觉得漫长。其实时间可能并不长,父亲从校园深处走了过来,跟我摇了摇头。他说,他当年的许多老师都调到宝中了,“走,我们再去宝中看看……”我竟然有些失落地跳上父亲的自行车后座,父亲穿的白衬衫已经印出了汗水。
  如果我当年在氾水读初中会怎么样呢?三年的浸染,我会不会身上有氾水那种开放的气息,和古镇的底蕴?若干年之后,我仍然为我错过一段氾水的生活而叹息,不过,叹息之余,我何尝不是得到了另一种人生的经历——我的县城的初中生涯呢?何得何失,谁是谁非,其实并不是一个定数!也许一切总是缘吧……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下一篇:何处柘桑沟上一篇:梦中的阶梯教室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