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万亩风荷正举,等你把酒吟诗

2016-8-23 17:03| 热度:2409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七月|来源:千叶树|我要投稿

这些天在南京,和各地的朋友闲聊,得知我来自宝应,对方顿时会说,哎呀,宝应是中国的荷藕之乡耶,哪天去你们县看荷花吧!我嘴上附和了,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荷花,又有什么看头撒。
  【1】
  这些天在南京,和各地的朋友闲聊,得知我来自宝应,对方顿时会说,哎呀,宝应是中国的荷藕之乡耶,哪天去你们县看荷花吧!
  我嘴上附和了,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荷花,又有什么看头撒。

  【2】
  关于荷花,早已经铺陈敷衍成一种文化了,我的书房里大约不下十多本冠以荷文化的作品,有科普类的,有文艺类的,绝大多数都是本地的乡贤所著,我却一直没有认真研读它们。
  私心觉得,这就好比一个美丽的女子,你远远地欣赏着她的美就是了,何必非要拉她到面前来,数清她的毛孔和汗毛,看清她的血管与青筋?
  恰当的距离,产生舒适的美,雾里看花,远处观荷,太远无感,太近败兴。至于说到荷花的美,作为一个宝应人,只能呵呵了。

  【3】
  还有一层原因,是因为身在荷乡,对荷花太过熟稔了吧。
  我老家氾水虽说地处东南,但是荷花并不少见。
  我打小就没脱见过长在地上,开在水中的各式各样的荷,粉白绯红的花瓣,淡青翠绿的叶盘,蓬松饱满的莲蓬,粗细有致的根茎,这里几株,那里几丛,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有多独特。
  后来我家的小院子里移来一只大缸,爷爷种了几株荷花,每年夏天都会开出硕大的花来,我们通常会扯下叶盘顶在头上跑了,拿在手里转了,做伞做帽子当盾牌和飞盘。
  盛夏的夜里,雨一会儿密不透风,一会儿稀稀疏疏,我们躺在廊檐的竹床上,听着雨珠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地,打在荷叶上,再滑进大缸里。我的爷爷说,你们闻闻撒,荷花香不香?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2下一页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