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资讯天下 网络热点 查看内容

曹云金宣战郭德纲:我清楚你见不得光的事

2016-9-5 17:37| 热度:813 ℃| 我有话说人参与) |来源:网易娱乐专稿|我要投稿

德云社壮大之时没有社保,拍戏没有工资,曾不被看好,师父授课时连旁听资格也没有,离开德云社后多次演出收到阻碍,这些只是曹云金自述的冰山一角。9月5日下午1点,曹云金突然在微博上发表长文,历数从2002年以来,自己与师父郭德纲的14 ...
  德云社壮大之时没有社保,拍戏没有工资,曾不被看好,师父授课时连旁听资格也没有,离开德云社后多次演出收到阻碍,这些只是曹云金自述的冰山一角。9月5日下午1点,曹云金突然在微博上发表长文,历数从2002年以来,自己与师父郭德纲的14年恩怨,并称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并在长文中曝光当年央视相声大赛退赛风波、郭德纲骂尽李金斗、姜昆等相声界名家的等往事内幕。

  在周日曹云金发布疑似指向郭德纲的微博,并获得卓伟“周一见”的转发后,今日曹云金又发布了长文,细数自己2002年跟郭德纲学艺以来的种种往事。文章中,曹云金指出当年母亲在天津含辛茹苦,供自己在郭德纲家学艺,每年要交8000元学费,生活费与住宿费每个月加起来也有1000块。对于郭德纲常说的儿徒,曹云金则表示:“我不知道谁是,反正我不是。”
  而在自述中,曹云金则提到03年因迟交饭钱,曾被迫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周,此间只有何云伟帮忙接济,而在郭德纲搬入大兴枣园后,每月1500元的房租,曹云金也需要帮忙负担500块。
  自述中,曹云金提到当年自己和何云伟每人交了3000块拜师费,但随后,郭德纲却向潘云侠收了5000块,并要求两人统一口径。
  而当年的央视相声大赛退赛风波,曹云金在自述中透露,师爷侯耀文给自己打了两个小时电话,并提到郭德纲作为他的徒弟不接自己电话。随后,曹云金在自述中讲到:“我后来才明白,我可能会因为退赛失去央视这个平台,遭到封杀,你以后好控制管理,我再想出头就难了。”
  当年退社风波,曹云金在自述中称为“八月事件”,提到,首先因为没有签新合同,虽然和师父两人互相交心,但从8月到11月,渐渐发现已经因合同的原因被禁演,只能于11月底被迫离开。
  至于舆论一直强调的,曹云金应该将“云”字还给郭德纲,他则表示,云字是德云社的创始人之一张文顺老先生所赐,并称张先生病重,前去探望时,获赠听云楼主手使名章。同时,曹云金直言,不会改名,将把云字用下去。
  以下为曹云金自述全文:
  《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
  二零零二年,你号称办学授课,我只身一人,满怀希望来北京求学,你说学期三年,学费每年8000,毕了业给艺术文凭,我那时初来乍到,又酷爱相声,便决定留下来随你学艺。交完学费后,你还给我开发票,签字盖章,母亲才放心把我交到你手里。
  来了之后,我才发现,你这儿根本没有什么学堂教舍,是住家教学,除了每年交小一万块的学费,每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吃饭要饭钱,住店要店钱。你总跟人说,有的徒弟是儿徒,从小养在家里长大的,我不知道谁是,反正我不是,你还记的吗,那时候家里就咱俩人,师娘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你的生活也拮据,我在你家,给你洗衣服做饭,养狗沏茶买菜做家务,学艺三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我不觉得自己苦,初来学技能,本应如此。但我念的是我妈苦,她一个人在天津辛苦赚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攒下来的钱都供我学艺。可零三年的某个月,没来得及给我交饭钱,你便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足足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个星期,要不是何云伟好心,把家里的储物间腾给我住,我真觉得那时候,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我记得我们俩大包小包,带着我的锅碗瓢盆,他帮我搬家,我们没钱就没法找搬家公司,坐着819的末班车,盲流似的,奔向那个一个月350块租金的小房间,但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在北京又有了安身之所。就这么过了半年。
  半年之后,你搬到大兴枣园,1500元/月的房租,你负担不起,又找我分担,你说你出1000,我出500,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把钱如数交上,又回到你家里,谁知好景不长,因为琐事你不高兴,再次将我赶出家门。万幸我又得到张德武先生的无私帮助,免费住进他的画室,那是一间地下室,由于阴冷潮湿,住在那里的岁月,我身上长满湿疹,白天出去练功演出,晚上回来桌面上就长了一层绿毛,吃的也存不住,经常回来以后,留好的食物都发霉了。但在北京可以有免费的住所,能够生存下去,挺好,我知足。尽管受了不少苦,我也没在意,谁学点本事不得吃点苦,我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知道那时候,你不看好我,觉得这些个徒弟里,我最不可能学出个名堂来,你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我连在旁边听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我跟我自己说:“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学,以后你说的比谁都好,他终究会高看你一眼。”是的,我仰慕你的才华,论艺术方面,你有过人之处,我愿意跟着你学本事,我觉得,再苛刻的条件无非是一种历练,我希望我努力了,能得到你的认可,观众们喜欢我,我就成功了。
  学艺三年,期间拜师,你从我的“姐夫”变成我师父,你说我和何云伟,每个人要交3000块拜师费,这是规矩。后来你觉得3000要少了,琢磨这事儿还能赚钱,你让我和何云伟,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这样你又能多赚2000。
  随后,我在德云社足足效力了五年,这五年我自认为无怨无悔,任劳任怨,从来没跟谁抱怨过。生活里,对师弟们,我毫无保留地带他们使活,把我会的都念给他们;舞台上,所有演出我认真对待,除非伤病,基本场场不落。
  团队如日中天的那两年,公司没有社保,我一个月演满了,32场演出,到手的工资有四千多,当时觉得,一群人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努力,为了大家更好,值得,一场一百多也没什么。我实实在在的觉得这个团队不容易,我有感情,我也年轻,从没觉得是吃亏,苦尽甘来,吃亏是福,以后还能挣呢,那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后来,这种一团和气,共同前进的氛围在不知不觉中,变了。零六年我参加CCTV相声大赛,一路过关斩将到决赛,决赛是直播,大赛给了我18分钟,让我好好表现,可在直播的前一天,你告诉我:“退赛!”我问为什么?你说:“没有为什么,我让你退,你就得退。”我没办法,总导演气得摔了电话,师爷侯耀文先生打了两个小时候电话问我是不是疯了:“你这么不负责任,以后,谁还给你机会?”我只能说:“师爷,我没办法,您得和我师父说,您是他师父,我是他徒弟,有一句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是我的处境。”我还记得,师爷最后冲我嚷嚷了一句,:“他不接我电话,你们要造反!”之后也摔了电话。最终,这个事件以你勒令弟子退出央视相声大赛的新闻,铺天盖地而告终。我后来才明白,我可能会因为退赛失去央视这个平台,遭到封杀,你以后好控制管理,我再想出头就难了。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2下一页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