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资讯天下 宝应关注 查看内容

郭德纲与自己前一个师父的恩恩怨怨

2016-9-14 14:06| 热度:1014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何平|来源:山阳客|我要投稿

我手头有一本书,书名是《相声门》,是十年前2006年5月出版的。编辑者是《新京报》,作序的是郭德纲,这应该是一本宣传郭德纲的书,书的前言中说:本书遍访相声界各阶层人士,把相声的生存状态和相声门里的法则做了一个真实的梳理。通过 ...

  我手头有一本书,书名是《相声门》,是十年前2006年5月出版的。编辑者是《新京报》,作序的是郭德纲,这应该是一本宣传郭德纲的书,书的前言中说:
  本书遍访相声界各阶层人士,把相声的生存状态和相声门里的法则做了一个真实的梳理。通过这次梳理,有心人也许能看到我们真实的相声和真实的“郭德纲们”。而我们的“郭德纲们”,究竟怎样才能够不再总是“戗着茬儿”地生存?相声,能不能成为我们生活艺术的常态,而不是变态?这些问题,只能留待“郭德纲们”去解决了。
  十年后,相声的状况确实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更多的人加入了说相声的队伍,更多的人喜欢听相声了,电视节目中的相声也日渐增多了。这是和“郭德纲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然而,在功成名就之后,“郭德纲们”自己却出了问题。
  近日,由于青年相声演员曹云金的一篇长微博,引起了相声界的轩然大波,郭德纲与他曾经的徒弟曹云金、何云伟之间的矛盾公之于众,成为各方人士的关注。
  从反映来看,有支持郭德纲的,也有支持曹云金的,支持郭德纲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身为儿徒,怎么能对师父这样?支持曹云金的,也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父亲的怎么能对儿子这么刻薄?议论纷纭,不一而足。
  郭德纲最得意的徒弟岳云鹏也发了微博,说自己以前是徒弟,现在也做了师父。
  从相声界的师传来看,总是要先做徒弟,再做师父的,因此,也是要为儿、为父的。

  人们不禁要想到一个问题,这些徒弟与郭德纲反目成仇,郭德纲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师父呢?似乎最近的文章都没有提及。那么,我们就从《相声门》一书中找找答案吧(书中第44页):
  众所周知,郭德纲现在的师父是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而他是在2004年拜侯耀文为师的,他的相声才华是天赋异稟,还是像他所说的得过很多高人的指点,抑或是确实曾有一位师父长期传授技艺?天津的相声名家苏文茂、尹笑声曾向记者介绍,郭德纲是天津著名相声演员、作家杨志刚的徒弟,这在相声圈是人所共知的。
  2006年3月7日晚,在“相声公社”网站上刊登的《我叫郭德纲》中,郭德纲在文章中写道,他曾在“馆长”领导的文化馆工作过,对待馆长的尊敬超过了自己的父亲,后来因为一些事情,“馆长”在他心中的形象被“彻底颠覆”了,“馆长”给他施加的压力是促使他离开天津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天津相声界的人士透露,郭德纲在文章中提到的“馆长”就是他的师父杨志刚。杨志刚一共有7个徒弟,郭德纲是其中最小的一个,郭德纲是杨志刚的徒弟,这在相声行里应该说是无人不知的。
  文章还详细介绍了郭德纲是如何通过父亲认识文化馆的一个职工介绍到文化馆,因为没有工作,进入小品队当业余演员;杨志刚是如何与相声演员靳金来一起收郭德纲为徒,并借着招合同工的机会,把郭德纲招进文化馆当办事员兼小品队演员;两个人的师徒关系如何产生矛盾,杨志刚说是因为郭德纲比较贪财、发生了伪造发票签字的事件,杨志刚认为,“‘先学做人再学艺’,他犯了我们这个行里最忌讳的事,影响太大了,虽然他是我的徒弟,我不能因为他做这样的事把自己也折进去。”两人就疏离了。
  文章还说(第49页):
  后来,杨志刚出版了三卷本的作品集,经过其他徒弟的劝说,杨志刚同意在作品集收录的相片中加进一张郭德纲与师兄弟和师父合影的照片,并且在书末的相声家谱中也添上郭德纲的名字;然而正在那时,报纸上出现了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的新闻,于是把郭德纲的照片和名字从书中撤了下来,
  从此,师徒缘尽。
  对于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天津著名的相声演员田立禾在书中说了自己的看法(第115页):
  郭德纲原来是杨志刚的徒弟,他后来又拜侯耀文为师,这在相声行里是“跳门”,在过去是不允许的,如果谁跳门了,大家就会疏远他,轻视他,而且一般也没有人收他为徒。徒弟如果要跳门,都要讲清楚跳门的原因,由门长同意后,才能拜师父,现在跳不跳都无所谓,没有什么约束,也没有什么人管。
  但是,郭德纲也承认,“于是我同时成了馆长和靳先生两个人的徒弟,相声行内对这种拜师形式有专门的说法,叫做‘一马双跨,一门两不绝’,也就是说,日后我若收徒,便是这两门的徒孙。”
  郭德纲对这个把自己引入相声门的师父却另外有一番说法,他对自己的师父评价并不高,他在《我叫郭德纲》一文中说:
  馆长的脾气很大,经常骂人,骂别人可能不合适,于是这个工作就落在我的头上。无论他生谁的气,最后都要在我这结束。一般讲,每次骂的时间不等,少则二十分钟,多则一个多小时。难得的是每次都能慷慨激昂,成篇的大道理,说得你脑浆子都沸腾了。我有时和师兄们聊起馆长骂人,师兄们都笑而不答,后来有位师兄偷着说:“唉,谁让你离他那么近?”我大惑不解。
  馆长有时就要找茬骂我,他有个特点,以点带面。由今天找的茬开骂,接着便前后五百年的串都连上了,我从他的长篇大论能读出的只有一个词:恶毒。
  当然郭德纲也不得不承认了自己伪造签字的事,但认为馆长家装修的费用报销了,自己家分的房装修费用也要报销,“我心中充满了不服。我决定非报销不可,许你就许我!”结果这事因属侵占国家财产行为,被检查院立案侦查。
  这样,杨志刚与郭德纲师徒的恩恩怨怨始末大家大致可以清楚了,无需多说。
  那么这段经历会不会影响郭德纲以后对待徒弟的态度呢?我们从曹云金的叙述中多少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十年前闹过风波,做徒弟时苛求于师父,十年后风波又起,当师父时苛求于徒弟。对于这两起风波,郭德纲也应该自我省察一下吧。
  金庸小说也写到了许多师徒之间的故事,我觉得有的是颇可借鉴的。张三丰知道徒弟张翠山娶了邪派天鹰教主的女儿殷素素后,只是捋须一笑,说道:“那有甚么干系?只要媳妇儿人品不错,也就是了,便算她人品不好,到得咱们山上,难道不能潜移默化于她么?天鹰教又怎样了?翠山,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万别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
  我想,如果相声界的师父们也有张三丰这般道学素养、恢宏心胸,那师徒间的矛盾就会少得多了吧。
  徒弟是不可能跟随师父一辈子的,只要徒弟还在相声圈,还在坚持让相声振兴的初心,还在努力地说相声,说让观众、听众喜欢的相声,师父也应该让其自由发展,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郭德纲在《相声门》序言中有一段话说得很好:
  总而言之,到今天为止,社会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上。我也别无所求,不希望大红大紫、荣华富贵,这些对我没有意义,我就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空间,能够让我把相声弄好,有点时间,培养更多的学生。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挽救相声,但是我会尽一己之力,这样我对得起相声,对得起观众,更对得起我自己就很好了。
  希望郭德纲真能如此,不辜负我们这些喜欢听他相声的人。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