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文艺 查看内容

我的第一堂公开课

2016-9-28 15:56| 热度:1146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何平|来源:山阳客|我要投稿

1981年初,我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大专班毕业后,分配到宝应黄浦中学实习一个学期,寒假后被借调到宝应县中担任高中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宝应县中学是省重点中学,对全县的中学有示范辅导作用,每个学期都会有不同的学科对全县中学 ...
  1981年初,我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大专班毕业后,分配到宝应黄浦中学实习一个学期,寒假后被借调到宝应县中担任高中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宝应县中学是省重点中学,对全县的中学有示范辅导作用,每个学期都会有不同的学科对全县中学教师进行公开课示范。我到任后的第一个学期,便有语文学科的公开课。
  按理说,这样比较重大的教学活动是轮不到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字辈,但当时一来是县中的老师在调整,有些人因为是“文革”中进来的,面临被调走,人心浮动;二来还有一些人对我们这些新分配来的年轻人心存怀疑,想看看笑话;三来公开课总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很多老师是能推则推。而学校的主要领导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所以,这个任务在教研组讨论时,三推两让,有人提出“让何老师来吧”,而我又是一个不怕虎的牛犊(我属牛),我就没有推辞。这样就决定了,我对全县教师开公开课,教孙犁的《荷花淀》。有意思的是,我属牛,孙犁也属牛;孙犁写的是《荷花淀》,而宝应正是荷藕之乡。

荷花淀

  任务接下来了,是需要认真对付的。当时县中的许多老教师,都是我在县中上学时的老师,有着丰富的经验,更重要的是他们都非常爱护我、提携我、帮助我。于是我就逐个拜访这些老师,请教如何上好这一课。
  陶金如老师和我是一个办公室,他告诉我一定要熟悉好教材,从各方面充分准备,但不要紧张,而且对我的教案提出具体的意见。潘大白老师也鼓励我,胆大心细,要想到可能出现的问题,建议我先在另一个班试教一下。
  韩厉观老师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他从各方面提醒我需要注意的事项。比如在教案上写在具体时间,公开课是第二课,9点05分上课,就写上,然后组织教学、引入正题5分钟,就写到9点10分,而且,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先把手表除下来,放在讲台上,这样眼睛一扫就可以看到,便于掌握时间,严格保证教案的实施。他说,要保持优雅的教容教态,走进教室,站立在讲台前,先不说话,用几秒钟扫视一下全场,这是获得气场,也镇定自己的心情。
  赵征溶、章寿明、柏懋乐等老师更是与我具体讨论了教案教法。赵老师要我不要给学生太大的负担,也不要透露教学的环节,有的老师把台词写好给学生背熟,让人看出是在演戏,反而弄巧成拙。他说,你有随机应变的能力,完全可以上好这一课。朱宇老师还将所教的班级给我上了一堂试教课,让我感受一下过程。
  公开课是在阶梯教室进行的,来听课的全县语文教师大约有一百多人。在很多人面前讲话,我倒是不紧张的。因为这几年我一直每年参加县里的文艺会演,说相声、演小话剧(其实就是现在的小品),在一千多人的剧场我都能应付自如,不过那是以设定好的情节与语言进行,我一个人就能把控,但这是与学生互动,会有许多突发情况的。
  我必须以自己的轻松带动学生的轻松,学生的紧张也会影响整体效果的。
  整堂课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的这些学生不是最好的学生,因为是一个“差班”,当时是按成绩的好坏分班的,我班上最好的学生成绩也不如“快班”最差的。但我班上也有有特点的学生,比如有学校的文艺明星,我就让她朗读课文。然后从她的朗读中发现错字,当场纠正。比如“划”是个多音字,在“计划”中读第四声,而在“划船”中读第二声,她把“划huá过水面”读成了“划huà过水面”。
  孙犁的作品是我非常喜爱的,《荷花淀》更是他的代表作,尤其那充满诗意的独特“诗体小说”的写法,把河北白洋淀农村妇女既温柔多情,又坚贞勇敢的性格和精神写得极其生动,那战火硝烟中的纯美人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用白洋淀盛开的荷花来比喻他的作品,是再恰当不过了。我把这种主旨贯穿在整个教学活动中,让学生沉浸在一种美好的意境中。45分钟的课,很快就过去了。
  当我的目光扫在讲台上的手表上,看到已经到了9点49分时,我开始用简短的语言结束这堂公开课,当我说到“这一节课我们先学习到这里,下一节课我们再更详细的品味孙犁先生这篇《荷花淀》的写作特色”时,下课的电铃訇然响起。一堂课就这样结束了。应该说,是中规中矩地基本完成了预定的教学任务的。
  课后的评课会上,我只是向各位帮助我的老教师一一表示了衷心的感谢,我说,这一堂课实际上是语文组老师集体备课、由我执行教案实施课堂教学,所以我要感谢各位老师。而各位帮助我的老师们又一次抬举了我,肯定这堂课的效果。我知道,也有一些人本来是企图挑刺的,但在这种场面上,知道是无济于事了,也就默然不语了。
  这堂课巩固了我在县中的地位,第二个学期,我正式调入宝应县中学,并担任了一个“快班”的作文教学。
  事情过去了35年了,在参加这个班同学聚会时,我问起来,不少人都忘记了有这样一堂课,但我却记忆犹新。(图片来自网络,谨向提供者致谢)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