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文艺 查看内容

芦苇深处有人家

2016-11-12 15:44| 热度:1198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六月荷|我要投稿

都市的繁华与喧嚣,除了眼睛的直观,听觉、嗅觉同样能够感知。白天满眼车水马龙,高楼林立,人流如潮;夜晚霓虹闪烁,歌舞升平,灯红酒绿。想找一方清静独处小憩,谈何容易。于是,为了调节疲惫的身心,我不顾一切,逃亡似的回到了阔别多 ...
  都市的繁华与喧嚣,除了眼睛的直观,听觉、嗅觉同样能够感知。白天满眼车水马龙,高楼林立,人流如潮;夜晚霓虹闪烁,歌舞升平,灯红酒绿。想找一方清静独处小憩,谈何容易。于是,为了调节疲惫的身心,我不顾一切,逃亡似的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
  踏上故乡的土地,除了空气新鲜,耳目更是清净无比,一草一木,一水一土是那样亲切如故,似乎连鸟儿的叫声都带着浓浓的乡情。
  长期行走在笔直平坦的水泥路、沥青路上,已经没有了路的感觉,现今,走在用煤屑铺成的蜿蜒小道上,脚下很有节奏感,"嚓嚓"的声响别有一番情趣,或许这才是真正原始意义上的路。
  小路顺着一条清亮亮的小河向前延伸,有没有尽头,不知道,看不见,也不想知道,只想就这么一直走着,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很奢侈的消遣。路两侧都是莽莽苍苍的芦苇、蒲草和一些枯了叶的荷塘,不见边际,不见人影,四周除了风吹芦苇发出的沙沙声,偶尔也能听到一两声水鸟的啼叫。这样走了约莫二十分钟,便听到鸡鸣犬吠,又拐过两道弯,一个七八户人家的小村庄便展现在眼前,穿过一座双拱小石桥,便进入村落。
  前后两排,一式儿青砖瓦房,整齐的院落,七八间猪舍傍河而建,河沿上杨柳依依,虽值深秋,柳叶依然浓密,深绿中泛着微黄,河里泊着五六只很小的木船,极目远望,夕阳像悬浮在苇絮上的红气球,那种宁静和谐真让人陶醉。
  进得屋里,母亲早已为我泡好了自制的菊花茶,菊花的清香在屋里弥漫。母亲嗔怪我:“咋就不把媳妇孩子一起带回来玩几天呢?”“他们上班、上学,走不开!”我一边喝茶,一边搪塞着。父亲开门见山地问我:“在家呆几天?”“看看你们,呆个两三天,还要回去上班呢!”这时,母亲张罗着菜肴,说是晚上让我陪父亲喝两盅,我看到了厨房里有两三支新鲜的莲藕,便提议,说:“妈,我想吃老藕粥,明天再陪爸喝酒好吗?”他们没有反对。
  吃过晚饭,陪父母亲聊了一会儿,我见父亲已打呵欠,便说:“你先洗洗睡吧,我在庄上溜达一会儿!”母亲说:“外边凉,披件衣服!”我照做了。
  出得门来,月亮已升得老高,邻居家的阿黄听到动静跑了过来,没有叫唤,大概经过几个小时的接触已熟悉。村庄太小,供我散步的空间不大,于是,我便顺着来路走了起来,没想到阿黄也尾随着,我大着胆摸了摸它柔顺的毛发,它显得很温顺。真是有灵性的动物,我不禁这样想!
  明月当空,月光朗照,没有风,放眼望去,苇荡茫茫苍苍,月光静静地流泻,在苇絮上荡漾。这苇,这蒲,这荷不比公园里的名花、名草娇贵,有水就能生长繁衍,不断为荡区人创造财富,供给食粮,养育着荡区的人民。荡区人也深爱着它们,由于长期侍弄它们,荡区的人也养成了朴实无华的品格。我已被这静谧的月夜溶化,我已完全被大自然拥抱,心如苇下的水洁净而又平淡。
  “嘎嘎”一两声野鸭的叫唤,划破了夜空,但很快休止了,似在呼朋引伴。空气清鲜无比,还夹杂着芦苇和蒲草的香气,我贪婪地做了几个深呼吸,便觉得由外而内的爽快。一旁的阿黄有点待不住了,“嗷嗷”两声,似在催促我回家,我望着深蓝的夜空,安然入睡的苇荡,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芦苇深处父母的家!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