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资讯天下 宝应关注 查看内容

宝应百岁锁失窃之迷

2017-11-10 14:31| 热度:4016 ℃| 人参与 |作者:梁永胜|来源:网友投稿|我要投稿

地处苏中里下河的宝应,人文荟萃,民风纯朴,新生婴儿一百天时称为“百露”,按乡风,家人要举行一定的仪式,其中戴“百岁锁”是必须程序,喻为长命百岁。“百岁锁”旧时以银质为主,而现在都是独生子女,条件改善,“百岁锁”以金质为主 ...

百岁锁失窃之迷
梁永胜
  地处苏中里下河的宝应,人文荟萃,民风纯朴,新生婴儿一百天时称为“百露”,按乡风,家人要举行一定的仪式,其中戴“百岁锁”是必须程序,喻为长命百岁。“百岁锁”旧时以银质为主,而现在都是独生子女,条件改善,“百岁锁”以金质为主,而且在造型上也翻新,不再是锁型,而成为各种生肖或花生形状的挂件,既美观又吉祥。可是,宝应县公安机关8月以来不断接到“百岁锁”在儿童脖子上莫名其妙丢失的报警,而地点均在超市等儿童出入玩耍的地方。经分析,这些“百岁锁”是人为割断,也就是说一伙窃贼把手伸向儿童脖子的金锁片。为避免打草惊蛇,一张无形的网已在县城主要超市和儿童娱乐场所撒下,等待罪恶之手的到来。
  布网守候
  9月12日下午,守候在宝应华润苏果超市门口的便衣警察,不顾天气炎热,仔细观察来往的顾客。虽然守候近一个星期没有收获,但他们未气馁。3时左右,两个广西口音的外地人出现在视线内,他们远望像购货群众,而近看发现,两人的眼睛不盯着货物,而向四周张望,像在寻觅什么猎物,而且这么热的天,还把手插在裤袋里。公安干警主动上前盘查,两人更加神色慌张想溜,被极不愿意地带到警务室。在询问期间,两人出现极为痛苦状,哈气连天眼泪直流,再看看两人膀子上都是针眼。公安民警已明白,这两个家伙是吸毒分子,现在毒瘾发作,恳求警察救救他们,同时交待今天到宝应来盗窃的意图,从而解开了“百岁锁”失窃之迷。
  因毒而盗
  李大刚(化名),50岁,瑶族,广西贺州市人,无业,外号“光帮”。黄小宁(化名),45岁,汉族,广西南宁市人,无业,外号“瘦鬼”。“光帮”已有吸毒史十多年,有一双儿女,因吸毒负债与妻离婚,儿女归女方,自己一人闯荡江湖,在高邮处巧遇老乡“瘦鬼”。两人臭味相投,都有吸毒爱好,合租在高邮市老苏果一民居。因无正当职业,两人很难支付日常开销和毒资。有盗窃前科的“瘦鬼”提出,我们可以弄些外块,否则入不敷出。“光帮”问如何捞,“瘦鬼”讲,你看江苏这个地方人很有钱,小孩也很惯,一般的脖子上都有一把“百岁锁”,是金的,从他们那里下手快,易得手,而且东西小,又值钱,他早把自己曾因偷窃“百岁锁”被江阴法院判刑九个月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光帮”反问抓到怎么办?“瘦鬼”贴着耳口传妙招,并称万无一失,两人合计在高邮作案目标明显,一起指向邻县宝应,并决定明天行动。
  锁定宝应
  8月16日下午,两人从高邮赶到宝应,在宝应的主要商场、娱乐场所转了几圈后,发现华润苏果人流量较大,两人随着人群来到三楼。这时他们发现一妇女带着孩子逛超市,两岁的女儿坐在购物车上玩,妇女在拣物品。两人已发现女孩脖子上挂着金灿灿的百岁锁,“光帮”负责“挡套”(行话就是望风掩护),“瘦鬼”趁机用随身带的刀片将女孩脖子上的金锁线割断,神不知鬼不觉迅速离开超市,登上去高邮的汽车。回到住处,马上联系外号“小湖北”的邓林(化名)。“小湖北”用袖真电子秤把百岁锁一称3.1克,给两包白粉价200元,又再找400元,两人迫不及待地吸起毒,在飘飘若仙中又将400元平分了。一朝得手,不可收拾。8月21日在肯德基宝应分店两人又窃得金锁片(重1.76克)一只;8月23日,又在肯德基宝应分店窃得金锁片(重3.2克)一只,都是下午从高邮出发,赶到宝应寻找目标后,一人望风掩护,一人下手,得手后迅速离开宝应,赶回高邮,打电话给“小湖北”,“小湖北”根据重量折合成钱,提供海洛因给两人,扣除毒品钱,余下给现金,每次在毒品和钱上都平分,非常义气。8月26日,“光帮”有事,“瘦鬼”只身一人赶到宝应,尾随一位抱着儿童的老奶奶来到某商场卖鞋处,趁老奶奶不注意,将儿童脖子上金锁绳划断,得手后赶紧离开,当老奶奶发现金锁被盗追去时,“瘦鬼”已七绕八绕逃离现场赶回高邮。这次是一个大家伙,金锁片重5.5克,足足过了一把毒瘾。
  故技重演
  审讯室里,“光帮”交待8月份以来盗窃金锁片的犯罪事实,这时“光帮”脸上冒汗,警察询问怎么回事,“光帮”交待,把作案的单面刀片吞下肚了,此时,“瘦鬼”也喊胃痛,也称自己吞下了单面刀片下肚。事不宜迟,赶紧叫车,把两人送医院查看究竟。经胃镜检查,二人的胃中确有金属异物(刀片),未能取出。两人乘势嚎叫,警察经与医院询问,暂时无生命危险,要在医院观察。虽然是午夜时分,但炎热的天气和蚊虫的叮咬让人难熬,警察一边稳定两人情绪,一边给他们擦汗,与他们聊天,分散他们的恐惧心理,二人被警察的人文关怀所感染,表示不想逃跑,主动交待毒贩“小湖北”的电话和摩托车的牌号,还检举同乡伍四柳(化名)同他们一样,暂住在高邮,也是以盗窃金锁片为业,用于吸毒的犯罪事实,以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
  顺藤摸瓜
  “小湖北”邓林,30出头,湖北崇阳县人,暂住高邮宝塔巷一民居内,以收购金饰和贩卖毒品为业,穿梭于泰州、武汉、高邮之间,正准备休息的他,突然接到“光帮”的电话,认为生意又到了,赶快带着袖珍电子秤、海洛因骑上摩托车,来到了“光帮”住处,可这次迎接他的不是“光帮”而是从天而降的警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在其身上和住地搜出毒品和电子秤,“小湖北”无话可说,交待自己以180元每克的价格收购金锁片,以200元每克的价格转卖给泰州的“王大”。毒品是从武汉市青山区的一个售货亭旁的“汉佬”处拿,一个月一次,每克150元,再以每0.1克50元的价格卖给“光帮”他们,但每次去拿货地点都在换。他同意配合公安抓捕伍四柳(化名)。外号“独眼龙”的伍四柳,广西来宾市兴宾区寺山乡人,也暂住在高邮宝塔巷一民居内,离“小湖北”住处不远,在床上正做美梦的伍四柳被宝应警察带上了警车,并交待了8月22日和9月30日分别在宝应某超市和华润苏果超市三楼窃得金锁片一只的犯罪事实。至此,从8月份以来的5起“百岁锁”失窃案全以告破,犯罪分子全部抓捕归案。
  梦断金锁
  宝应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法庭内座无虚席,人们争相一睹摘金大盗,“小湖北”邓林、“光帮”李大刚、“瘦鬼”黄小宁、“独眼龙”伍四柳被法警一一押上审判台,接受正义的审判。四名罪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请求从轻判处。经法庭审理认定,邓林猛因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决定执行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黄小宁、李大刚犯盗窃罪,认罪态度较好,并有检举他人立功表现,予以从轻处理。黄小宁系累犯应从重处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六个月;伍四柳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一伙江湖蟊贼,自食其果,但留给人们许多警示,公共场所尽量不要穿金戴银,不让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吸毒是万恶之源,不但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庭,祸害社会。毒品已从沿海地区蔓延到内地及中小城市,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作者:梁永胜 / 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法院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