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艺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春华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2017-11-23 17:53| 热度:805 ℃| 人参与 |作者:叶鸥|来源:龙之情编辑部|我要投稿

人的一生,谁都可能遇到搬迁的事。特别是现代社会,搬家频繁得很。本历九月二十六日,我搬进新居。老伴掰着手指:从郭桥到氾水,到城镇中学宿舍,到分得范家塘一块地砌屋,再后来到园丁园,卢松一村。少则二年,多则几年、几十年。人的一 ...
  春华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乔迁随想
  人的一生,谁都可能遇到搬迁的事。特别是现代社会,搬家频繁得很。
  本历九月二十六日,我搬进新居。老伴掰着手指:从郭桥到氾水,到城镇中学宿舍,到分得范家塘一块地砌屋,再后来到园丁园,卢松一村。少则二年,多则几年、几十年。人的一生,难道就在搬家中度过?
  这次搬家感慨良多。
  从郭桥搬上城,当时就一条机帆船,橱柜及一些日常用品,一家六口,船上还有三万块窑厂的砖,很寒碜的上了城。卖了老家的屋,又贷款3000元,耗资一万二千做了三下一上八十平米的四间屋,还有十多平米大的庭院。家里人口多,后来又接了三间,单门独院,一住就是十八年。
  范家塘,顾名思义,本来是一汪塘,是城市垃圾填起来的,暴雨汛期,家里经常浸泡在水里,91年,老伴邀几个人打麻将,有人穿拖鞋找不着,才知道家里进水好几寸,鞋已经漂走。
  每离开一个地方总是难分难舍。记得搬离裔胞之地郭氏桥的前一天晚上,我抚摸着家前屋后的一棵棵泡桐树,就像抚摸自己的儿女一样,那是我夫妇一棵棵栽下,浇水施肥,壅土修剪,看着长大的呀!摸到门前大槐树,我抑制不住的泪水哗哗流淌,骄阳似火的夏日,它撑开巨大的绿荫臂膀,挡住酷暑,给人凉爽。这里,曾经留下我童年的足迹,少年的美好,然而,也见证我生活的艰辛被压抑打击心酸。
  故土难离,家乡的情结缠缠绕绕,永远也难以理清的!
  搬家,可以说,是越搬越好。无论是面积,还是居住条件和环境。这次是搬到繁华的叶挺路边文化馆宿舍楼,交通便捷,一百平米,还有一个大庭院。
  客厅有全国著名书法家周文彰的一幅字和江淮名画家赵祥安的一幅画。书房和寝室也按照我的意愿进行设计。阳光充足,环境幽静,安度晚年有这样一个地方,足矣!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下一篇:荻花飘飘上一篇:回乡偶记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