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资讯天下 宝应关注 查看内容

简老师,我们不会忘记您!记宝应实验初中教师简高峰

2017-11-28 08:29| 热度:1563 ℃| 人参与 |来源:宝应日报|我要投稿

11月17日,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宝应县实验初中的老师和同学们来说,这一天却是一个悲痛的日子,一位爱岗敬业、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好老师离他们而去了。这一天下午放学,他难得一次6点钟离开学校。可就是这一次的离开,他再也没有 ...
  11月17日,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宝应县实验初中的老师和同学们来说,这一天却是一个悲痛的日子,一位爱岗敬业、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好老师离他们而去了。
  这一天下午放学,他难得一次6点钟离开学校。可就是这一次的离开,他再也没有回到学校,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教育事业和他爱护的学生,他挚爱的亲人再也没有盼到他的归来。他就是实验初中西校区年级部主任、初一(28)班班主任、英语老师简高峰。

  “高级职称的证书还没有看到,我们一家人还没来得及庆贺,他人就不在了!”
  简高峰的妻子张子娟是城北初中的一位老师。1996年,简高峰和张子娟同时被分配到长沟初中。那时,张子娟发现简高峰对教育事业非常热爱,对待工作总是激情满满,兢兢业业。
  2003年,他们一起调县城上班,分别在实验初中和城北初中任教。在张子娟的心中,简高峰是个要强的人,做任何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张子娟告诉记者,简高峰可能是近段时间太累了,晚上说等女儿睡了他再睡,可是他倒上床就睡着了。自从担任初一B部主任,简高峰比以前更忙碌,压力更大。心疼丈夫的张子娟对他说:“你就不要这么要强了,把两个班的英语教教好就行了。”他却说:“男人的事业心你不懂,既然学校这么信任你,就应该给学校一个交待。”听张子娟介绍,2014的时候,简高峰就已经够高级职称这个条件了,但他为了照顾比他岁数大的老师,一让再让。今年简高峰获评高级职称,10月份的时候网上已经公布。“这应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是他连高级职称的证书还没有看到,我们一家人也没来得及庆贺,他人就不在了。”
  张子娟说,一年365天,一家三口一起度过温馨的时间很短,一年也只有春节和暑假约定的一个星期旅游,也就半个月的时间。简高峰去世的一个星期前,他就觉得身体不适,说腰疼、头疼,专家已预约好,还没等到那个时间,人就不在了。
  简高峰和妻子约定,没有特殊情况,晚上都是由他接孩子。11月17日晚上8点钟,简高峰还没回家,张子娟没有多想。事后,大家都猜测,简高峰可能是感到不舒服了,6点就离开了学校。
  晚上10:05左右,女儿借同学的手机打电话给妈妈,说爸爸没来接她。张子娟当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他以前就有过把10点钟看成9点钟而错过接女儿的时间。可是等张子娟把孩子接回来,大约10:40,简高峰还没有回家。张子娟便拨打他的电话,通了但没人接。张子娟对女儿讲,也许他身体不舒服,到浴室休息睡着了。女儿说,再打个电话给叔叔(简高峰的弟弟),他不是经常和叔叔在一起吗?于是张子娟又打电话给他的弟弟,简高峰的弟弟回复没有和他在一起。渐渐进入深夜,张子娟有点着急了,因为丈夫从来没有过电话不接也不回的情况发生。这时,简高峰的弟弟和同事到他可能会去的地方寻找,可是没有找到。担心他因为不舒服到医院去看病,到中医院、人医也没有找到。最终沿着他下班的路往回家的方向找,直到18日凌晨1点多钟,才找到他,可是车中的简高峰已经没有了呼吸,据医生讲,可能是17日晚上7点钟左右去世的。

  面对丈夫的突然离去,张子娟很是伤心,很是遗憾:他如果在医院抢救一下,我心里还能安慰一点,如果他把车子停在路中间,肯定会有人发现,也许就会获救。简高峰的女儿更是蒙了,中午爸爸还打电话给她,询问她午饭吃了什么。
  “简老师一心扑在学生的身上,在他的世界里上班与下班几乎没有界限。”
  5:30,起床,为女儿准备早餐;6:10,送女儿到学校;6:55,冒雨站在学校门口维持校门口的秩序;7:20,巡查30个班的晨读情况;7:30,在初一(28)班上英语课;9:15,巡查各班大课间秩序;10:35,巡查各班做眼保健操的情况;11:25,组织本班学生到餐厅就餐,同时巡查各班在校学生就餐纪律;12:10,匆匆吃过午饭后,巡查各班午休的情况;13:00,趴在桌子上短暂休息后,继续巡查各班午自习的情况;14:00,在初一(15)班上思品课;14:50,参加年级部工作例会;16:00,站在旗杆下发表讲话,要求学生认真对待大型社团训练;16:33,向全体初一老师发了最后一条长长的短信,提醒各位老师做好下周的相关工作,同时发了一条短信给学生家长,提醒家长做好学生双休日自主学习的督查工作;17:15,站在校门口,护送学生安全离校;18:00,准备加班时感到身体不适,在最后一次巡查完各班静校秩序后离开学校;19:00左右,开车下班途中突发疾病不幸离世。
  这就是简高峰生命中最后一天留给人们的记忆。简高峰,1976年出生于安宜镇花庄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受到父母勤劳朴实良好品德的熏陶,勤奋上进,品学兼优。1996年8月,参加工作,曾在长沟初中任教,后通过选拔招聘进入实验初中工作至今。
  面对好助手、好兄弟的简高峰突然离去,实验初中副校长、西校区年级部负责人圣春平很是自责:“我感觉我对不起他,他的离去,我作为年级部的负责人,我是有责任的,我给他的压力可能太大。”圣春平心中的简高峰精力充沛,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和使不完的劲。分配给他的工作,从不会提出异议,并不折不扣地完成。
  今年9月份,初一年级B部学生在生态园军训。初一新生军训期间,简高峰来回于餐厅、宿舍之间,从早到晚一刻不闲。每天晚上,他总要等所有宿舍熄灯、学生安静休息后才回到宿舍,对学生一天的表现做好总结后才休息,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夜里12点多钟。
  军训汇报表演那天,应该由简高峰主持,圣春平看到主席台上的领导已到齐了,却不见主持人简高峰,迟到可不是他的做派。圣春平感到很诧异,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圣春平便立即打电话给他,原来他在宿舍睡着了。5天的军训,他满负荷地工作,他是太累了。
  身为班主任、年级部主任,简高峰中午就趴在桌子上作短暂休息后,去巡查学生午休、午自习的纪律。学校老师也经常在节假日看到他加班忙碌的身影。他患有尿路结石,经常感到疼痛,但是他一直坚持上课,从来没有因此请过一天假。有的时候,实在疼得受不了,他就坐在椅子上给学生上课。
  “简老师一心扑在学生的身上,在他的世界里,上班与下班几乎没有界限。”这是实验初中初一A部年级部主任徐连书对他的评价。今年10月4日,徐连书值班,那天他巡查校园情况,发现4号楼的办公室里,简老师在陪着一个学生写作业。他便上前去询问:“国庆休假你怎么不休息。”他说:“这个学生基础不太好,平时我又没有时间辅导他,节假日他的爸妈也管不住他,我想让他在这里写写作业,他不懂的地方,我可以再给他讲讲,另外我再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阶段测试、期中期末考试后,简高峰经常利用晚上或者双休日的时间,加班对各项数据进行统计与分析,从年级的整体情况到30个班的各自情况,从各个备课组的数据到每一位教师的个人数据,非常详尽。每位老师都看在眼里,敬佩在心中。
  “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您,您却已不在了!”
  简老师对学生的爱渗透在细节中,学生们默默地深记在心中。尽管与简老师才相处80天,但他们与简老师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初一(28)班的学生成思瞳对简老师印象很深。她说,简老师对每位同学都很上心,不另眼相待。一般班级,前20名的学生中午才可以留在学校进行午自习,而28班,只要报名,就可以参加午自习。有时为了节省学生的时间,学生们吃午饭的时候,简老师会把汤盛好了,放在学生的饭桌前。
  听到简老师去世的消息,成思瞳家长史晓媛非常地震惊和悲痛。她说,简老师对学生非常负责,经常与学生家长交流,孩子身上的优缺点,他比家长还了解。
  史晓媛说,刚开学的日子,她感觉每一天都像打仗一样,感觉简老师对学生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地严格,甚至可以用苛刻来形容,从作业书写情况、上学迟到现象到家长群的管理都会反复进行强调和批评,而且言辞犀利。后来,史晓媛发现,女儿开始有了改变,临睡前作业本都整齐的收进书包,书写也渐渐收敛规矩起来,成绩也小幅度进步。
  前段时间成思瞳回家跟妈妈史晓媛说:“我没有想到简老师让我做宣传委员,他说我其他方面都蛮符合但就是成绩还不太理想,我跟老师保证,绝不让成绩拖后腿,更要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出来!”那种被肯定的欣喜和兴奋化作行动——一晚上做了三份课外练习还自己校对答案并订正,史晓媛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孩子睡了,史晓媛趁着高兴劲把情况告诉了简老师,当时也没有注意时间,后看时间才发现已是深夜11点多钟,没想到不到两分钟,简老师回复说:这样的状态就是他想要的,这个就是好的起步,只有自己想要努力了,才会有效果,家长多多鼓励就行。
  学生家长王广祥,他的双胞胎儿子都在简老师班上。由于忙于工作,王广祥对儿子学习不够关心,两个孩子学习也不怎么上心。两个孩子进入初一学习才12个星期,作为家长的他已被简老师叫到办公室交流了9次,连门卫都对他比较熟悉。只要看到简老师的微信,王广祥就犯怵。
  一开始,王广祥很不理解,甚至一肚子怨气:简老师看来就是和我们家长作对,孩子一个单词不会默写也要家长到学校一趟,家长难道就在家守着吗?近段时间,王广祥发现孩子改变了不少,学习也主动、积极了。王广祥告诉记者,简老师真的是用心良苦!
  简老师曾经的学生,如今在宝中高一就读的孙爱婧回忆说,简老师平时很严肃,却在一点一滴中对学生透着关怀。初三冬天上晚自习,比较冷。她中午带来的水都喝完了,晚上写作业的时候她很自然的拿水杯喝水,但是发现水没了。碰巧被简老师看见了,他便招呼她去教师办公室倒热水,同时还叮嘱她让其他同学也一起去。有的同学不好意思,简老师在每天晚自习的时候烧一瓶热水送来给班上的学生。

  历史老师陈培顺和简老师搭班已有3年,听陈培顺介绍,大概在1998年,简高峰在长沟初中教学。有的学生家境不是很好,简高峰每天就检查学生就餐情况。当所有学生都去吃晚饭的时候,有一个学生还在班上。他便上前询问:“你吃过了吗?”孩子没有吭声。简高峰凭直觉感到这个学生没有吃晚饭,他便掏出5元钱让这位学生先去吃晚饭。第二天,简高峰便利用课余时间,到该同学家进行家访,发现他家里比较困难。从那天起,简高峰就对这位学生讲:“从今以后,你的晚餐,我包了。”而那时简高峰一个月的工资才400多元,这一包就是3年。在简老师去世的第二天下午,这位学生赶了回来,跪在老师的灵堂前,不停地磕头:“如果没有您的支持,我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您,您却已不在了。”
  去年,江苏省苏教国际组织了一批学生到北京进行游学,实验初中组织了近100名学生参加。简高峰是领队,陈培顺也随队负责。主办方考虑到成本问题,给所有孩子订的是晚上9点钟的卧铺票。孩子登车上铺后,陈培顺看到简高峰把消息发给了每位学生家长,并告知孩子已经上铺。晚上,陈培顺表示要和他轮流值班,他让陈培顺休息,说自己守着孩子就行了。那一夜,简高峰彻夜未眠,就一直坐着。他对陈培顺说:“孩子上完厕所,就有可能找不到床铺,我坐着心安。”回来途中,为了每个学生,他又彻夜未眠。
  春蚕到死丝方尽。41岁的简高峰老师一生平凡而又短暂。二十年耕耘路,三尺讲台,春风化雨,催开一园桃李秀;四十一载奉献歌,一身正气,大爱无疆,赢得生前身后名。如今回首,桩桩往事,萦绕心头,音容笑貌,历历在目。简高峰老师的高尚人格魅力、执着的敬业精神、崇高的师德风范,与他相处的人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
  郝达玲 盛家才 艾红涛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