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那时我们正年轻

2018-4-15 10:49| 热度:3104 ℃ |作者:梁永胜|来源:网友投稿|我要投稿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歌声嘹亮,激励着上世纪八十现代的年轻人。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宝应服装总厂有团员一百多名,还有近百名青年,1978年团支部改选成立了团总支,一批新进厂的新学员进入了团总支,增添了无限活力,共 ...
  那时我们正年轻
  ——服装往事(三)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歌声嘹亮,激励着上世纪八十现代的年轻人。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宝应服装总厂有团员一百多名,还有近百名青年,1978年团支部改选成立了团总支,一批新进厂的新学员进入了团总支,增添了无限活力,共青团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各项工作走在手工业局团委的前列。
  跃进八十年代后,国门渐开,让闭塞多年的国人大开眼界。各种新潮冲击社会,禁锢多年的电影、歌曲解禁了,港澳台明星成为大陆年轻人的偶像,牛仔裤、喇叭裤,奇装异服,百花争艳。卷发烫成为时尚,人们冲破多年的禁锢,迸发出新的活力,同时给共青团工作带来了新的课题。
  平时开开会,收收团费,再看几场电影已不能满足团员的要求,更不能吸引青年入团。团总支多次开会,研究方案,最后焦点还是落在资金,搞任何活动都需要经费,而共青团无经费来源,返还的团费刚好够看两场电影。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八十年代还是票证时代,布票是按人定量。服装厂的下脚料布角成为抢手货,没有一定的关系,是批不到二斤布角的条子。如果我们从厂里购布角,再利用厂里的机器,拼成床单,这可是一个生财之道呀。
  我们的想法得到了厂革会主任郭锡成的认可。一场自筹资金的活动悄悄展开。布角从裁剪间借出,裁剪间团支部的团员早暗中准备好了(布角要爽手),再发给各个支部,然后利用下班时间和休假日,组织团员拼床单。拼好后统一送到保管室专人保管。
  几百床床单拼好,要变成钱还得靠自己。节假日我们组织团员走上街头,分组摆摊。那时做生意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大家面带涩色,但一想到是为共青团筹集资金的,也顾不了那么多,大声吆喝,想不到两元一床的床单成为抢手货,人头攒动,连带去的外转内衬衫也卖了个精光。第一次旗开得胜,除去本钱,还赚了几百元,大家高兴的忘记了一天的疲惫。
  乘胜追击,又搞了几次,腰包终于鼓了起来,办事底气也足了。请舞蹈老师进厂教交际舞;服装厂成天加班,社会上嘻说“服装姑娘没人要,一夜只睡半夜觉”,组织兄弟厂青年来开联谊会,为大龄青年牵线搭桥,组织大众电影“百花奖”竞猜;开展劳动竞赛和技术革新发明。每次奖品价值虽然不高,但极大的调动了团员青年的积极性,青年要入团的多了,老团员不想退团,平常开会要人催,现在连名也不要点,团的工作开展的风生水起,团员青年成为生产中的主力军。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可是大多数团员连宝应城也没有出过。带团员出去春游,这个想法在团总支得到共识,目标省会南京。
  消息一出,在全厂炸开了锅。杂语四起,现在小年轻不得了,想干啥就干啥。好心的师傅也劝我们,不要玩大发了。(宝应方言,过火了。)是呀,也是好心,百十号人出去玩,吃住行一大堆的事,风险太大了。我们专题向厂党支部汇报,拿出预案:人员分工,资金来源,吃住行细节,得到了时任支部书记郑莱容的认可和支持,更增添了大家的信心。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三天前专程去南京联系食宿,要安排百十人的住宿,在当时真不容易,住宿要介绍信,由旅馆登记处统一安排。巧在南京江苏饭店有一宝应老乡,也是厂里的堡垒户,听说是团员活动,保证帮忙,江苏饭店住不下,再到对面太平路省级机关招待所,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
  从宝应汽车站租了三辆大客车,利用厂休和原材料脱节期,带领全体团员踏上了去宁的路程。一路上欢歌笑语,中午在仪征樟木桥停车场吃个便饭后,又享受宁六公路的高速。下午三时,当车过南京长江大桥,大家站起先睹为快,大开眼界。
  住宿分为两处,一处在江苏饭店,一处在太平路招待所,还有部分男同志住会议室大通铺。只要有地方住就行了。吃饭统一在招待所食堂,十人一桌,八菜一汤,每人预支粮票四斤(钱可以筹,粮票无门,那时定量供应,每人每月二十四斤米票,还要换成江苏或全国粮票)
  中山陵,拾阶而上,瞻仰民国开国元勋;雨花台,凭吊革命先烈,举行新团员入团宣誓;夫子庙,领略了六朝古都风韵;玄武湖、梅园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新街口人流如织,中山路车水马龙。为了确保人员不走散,一个支部为一组,每个总支委员负责一个支部,有点像保甲制。大家忘记了疲劳,一个劲的奔呀,玩呀,疯呀……
  三天时间一眨眼过去了,临走放了两个小时购物,大家又成为采购员,大包小包把车子塞得满满的。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开车时少了两名团员。那时也没有手机,又派人分别找,最终在新街口百货公司找到,原来看中一条连衣裙,犹豫不决,把时间耽误了,好在有惊无险。
  车子缓缓开动,大家依依不舍离开了省城。车上又成了货展中心。我们是无心观赏,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正好小息一下。晚餐就在江都陈行,每人餐资两元,自由组合,一下子把陈行小吃一条街热闹起来。次日凌晨一点钟到宝应,结束了本次旅行,至此才松了一口气。
  组织团员旅游在手工业系统开了一个先河。勤工兴团活动得到了团县委的肯定和推广,走出了八十年代共青团工作的新路子。
  花甲之年忆当年,我们青春无悔。
  梁永胜 戊戌年五四青年节前作于扬州半闲书屋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