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新闻资讯 宝应关注 查看内容

宝应特校门前的“揪心路口”,还要出多少惨痛事故,才能被“看见”?!

2018-5-16 08:49| 热度:5898 ℃ |来源:千叶树|我要投稿

宝应特校门前的“揪心路口”,还要出多少惨痛事故,才能被“看见”?!决定写今晚的这片叶子,其实我是犹豫的。我要跟特校的胡红华校长说一声对不起了,还要跟特校的近200名师生,以及160多位学生身后的家长,说一声对不起。

  特校门前的“揪心路口”,还要出多少惨痛事故,才能被“看见”?!

  文/千叶树

  决定写今晚的这片叶子,其实我是犹豫的。

  我要跟特校的胡红华校长说一声对不起了,还要跟特校的近200名师生,以及160多位学生身后的家长,说一声对不起。

  年轻的胡校长是位务实而有理想的教育人,就像他带领的团队,没有满腔的热情,没有持久的耐心,或者说是信念,你根本无法想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是什么在支撑他们以超乎常人的努力和奉献,陪伴那么多需要特殊照顾的孩子。

  这是一个特别优秀的集体,当你了解到20多个有着各种残障的孩子,从这里考进了著名的高等学府,甚至成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骨干,对,就是那个著名的在央视春晚表演了《千手观音》的舞蹈团,现在的团长就是邰丽华。

  还有一大批孩子经过他们手把手的教育心贴心的陪伴,学到一种或者几种技能,走向了社会,拥抱了正常的幸福生活。

  很多家长哭着牵着孩子进了这座小小的校园,最后却笑着开心的陪着孩子跟它挥手告别。

  这里有无数的故事,说出来肯定会感动我们,但是今晚我不说这些,我只想告诉你,这所特校门口的那一段“揪心路”。

  如你所知,这所小小的校园就在运西中港运河边上,也就是宝应运河大桥的西长坡上,从那段长长的陡坡下来,经过一个坡道,就在下一个起伏处,向南拐一个直角陡峭的弯,不多远就是正对的特校的大门。

  就是这样的一段路口,多少年来,让这里的老师和孩子们提心吊胆。

  其实还应该包括附近的居民们。

  我们无法去一一回访,那些曾经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和那些辛苦陪读的家长,当他们回忆这一段难忘的经历时,想起这个路口,是不是依然心有余悸?如同再一次站在噩梦的边缘?

  当年在特校里,那些亲爱的老师们,曾经那么费心劳神的一遍又一遍讲解比划,希望孩子们能够懂得,身边的运河就是我们的母亲河;

  可孩子们始终难以理解,这样一个比喻的深意和温暖,而一次次进进出出校园,亲眼目睹发生在这个路口的,碰撞争吵纠缠厮打流血重伤......在他们幼小的心里,烙下了深刻的记忆,让他们恐惧,如影随形。

  老师们告诉我,每天他们的心是悬着的。

  这个路口太让人害怕了。原本上下经过的人就多,车流量很大,又是大长坡,车速快,师生进出校园的直角弯,刹都刹不住车。

  前年夏天有的老师亲眼目睹了,发生在这个路口的那场惨烈的车祸,一位年老的聋哑人,不幸被撞的身首异处,血淋淋的残忍的场面,吓得老师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合上眼睡眠,怎么也不能平复心情。

  今年还有一位老师,在这个路口被撞伤了,骨折,躺倒在医院两三个月。

  老师们跟我说,这个“揪心路口”实在让他们担心害怕,不说每天都会有事故发生,至少隔三差五的有,那是不会虚的。

  从路口到学校的这一段住户中,有不少是学生的家长临时租住了陪伴孩子的,很多都是年岁不轻的爷爷奶奶辈了,每天要经过这个路口多少回,回回几乎吓出汗来,生怕又有个什么闪失,又要给已经艰难的生活,增加更大的不幸。

  可越是担惊受怕,就越是惶恐惊慌,这种日子过的,唉!

  那么又有什么好办法?

  胡校长特别纠结又无奈的说,整体搬迁肯定不现实,对这一段路口拓宽改造也不可行,但是至少可以设置醒目的交通警示牌,再根据路段情况,适当增加减速带、斑马线。

  这很难吗?真的难吗?!真的很难!!!

  按说这样的一些诉求,不应该有多难办到的,尽管我们并不是特别了解设置这些提醒和设施,需要什么样的手续,归属于哪些或者哪个部门。

  我们也不便于猜测,既然是职能部门,按说多少是能够“看见”这样的一个现状的吧。

  学校曾经向有关部门单位积极反映争取过,如您所知,所谓相关部门或者单位一向就是神秘玄乎的。

  通常的情形是这样的:你知道它肯定是如花似朵般的存在,却不知道到底该找谁,才能买到入园的门票?

  然后呢?然后不了了之。然后老师们依然不断的跟来校的有关部门单位说起这个事,说的多了他们自己都没有底气了,都开始难为情了,仿佛自己是可怜又犯嫌的祥林嫂。

  但是不说却又担心真的哪一天,更大的事故降临到师生的头上,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啊?

  他们其实把自己置身在一个两难境地中了:

  一方面特别想尽快解除这个危险路口,一方面又不愿因为这件事让别人为难,因为特校的发展离不开各界的支持,因为他们担心万一解决不好,会不会给特校带来不好的影响。

  就这么纠结了,就这么难受着。

  一晃多少年。

  胡校长和老师们一再的介绍和感谢,说特校这些年的发展,多亏了上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扶持,这个路口问题只是一个特例。

  但是看上去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提起这个路口,他们的心情又是复杂的,好像那是一个始终不曾痊愈的伤口,不能碰,一碰就痛。

  又仿佛是他们对不起孩子和家长,是他们实在没有能力,更好的保护好学生,就这么一年年的眼睁睁,看着这个巨大的危险,怪兽一样放肆的张扬,压得他们气喘吁吁。

  胡校长和老师们热情的跟我说,我们都知道《千叶树》呢,喜欢看看一片片小叶子。

  我特别感动,我想我还是应该写一写,也不枉他们对《千叶树》的喜欢。

  只是我却很心慌,我不知道就算是写了那又会如何?文字在一些现实面前,难免苍白无力。我还能为这些可亲可敬的老师们做些什么?更不要说为160多个特殊的那么需要帮助的孩子,还有他们的饱受了折磨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们。

  我甚至还想过,倘若我是我们的胡校长,或者我是其中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的父亲,那么我又会怎么样?要是我的孩子每天都置身在这样一种危险之中,我又怎么能在他一声声的喊我爸爸时,应答的安心。唉。

  如果努力未果,也许我会任性的不管不顾的,以一个父亲的名义先干起来,然后坦然无悔的接受由此带来的任何处罚。

  但是理智告诉我,这肯定是犯法的,不能这么蛮干。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除了更糟糕。唉。

  我不知道这样的一件小事,到底应该找哪个部门解决?

  不是每年都有很多道路在翻建重修么?不是常常会看见一些路上的减速带斑马线,画了又撤撤了又改么?看上去真的一点儿都不麻烦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您看到了这片叶子,如果您恰好在城建或者交运或者公安战线上工作,又或者您碰巧有亲友在这些单位,有可能的话,恳请您跟他们说说看,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个可能,帮助特校的师生实现这个小小的心愿。

  也许您还不知道,这是全县唯一的一所特殊学校,是全县残疾学生集中学校生活的场所。

  很多学生有听力障碍,无法听到来往车辆的鸣笛声;也有的是智力障碍,没有办法明辨那些混乱的交通场面;如果遇到雨雪天气,更是各种事故频发,种种危险迫近,种种不幸潜伏。

  每天里的早早晚晚,老师们看着学生出了校园,骑向那个路口,心就拎起来了,要跟过去,要望望家长来了没有。那么远的家,又不能不让他们骑啊。

  我一向敬重的胡校长和他的同事们,用心血和大爱,努力在建设“有爱无碍,共享阳光”的温暖校园,可是近在咫尺的这一个路口,成为他们无计可施苦不堪言的庞大而丑陋的障碍。

  是不是要等到,更加悲惨的事故发生,才会等来改变的机会?

  可那必将是一条或者几条鲜活宝贵的生命的代价啊!

  真的那样,又会有谁,来为之负责?又会有谁,去承受那痛苦?

  请原谅我的莽撞。

  期待着您的佳音。

  千叶树;2018年5月15日星期二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