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发生在宝应刁夷村的奇闻轶事

2018-6-27 09:56| 热度:12145 ℃ |作者:刁仁东|来源:网友投稿|我要投稿

宝应县射阳湖镇刁夷村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文化底蕴很深厚,从古到今流传着许多传说。我们摘选几个与大家一同分享。在刁夷村,每当刁姓与夷姓平辈相见的时候,他们总喜欢互称对方为"老表",这种称呼总是让人觉得很亲切,心里感到很温馨 ...

  发生在刁夷村的奇闻轶事

  射阳镇水泗小学 刁仁东

  宝应县射阳湖镇刁夷村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文化底蕴很深厚,从古到今流传着许多传说。我们摘选几个与大家一同分享。

  一、送客到天明

  在刁夷村,每当刁姓与夷姓平辈相见的时候,他们总喜欢互称对方为"老表",这种称呼总是让人觉得很亲切,心里感到很温馨。这里一段有趣的故事:

  相传刁姓和夷姓祖先,在洪武初年从苏州阊门迁徒到宝应,六世刁穟与夷家女喜结连理。到了七世,有一对老表移居东乡落户刁夷村生活。他们以割柴、长藕、编织、捕捞为生计。当时田间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至今还流着这样一首民谣:“头顶芦花子,脚踩蕻渣子,吃的藕渣子,眼数浪花子。”那时的村庄像一座孤岛,出行都用船。两表兄弟一同前来,一个居南,一个住北。有一天刚好闲暇之时,刁姓老表想要到夷姓老表那儿叙旧,午饭过后于是就划着小船来到夷表家,两人见面后十分开心然后就抽烟、喝茶、聊家常。到了晚饭时间,夷表用酒菜盛情款待老表,两人边喝酒,边谈心,酒足饭饱之后,又开始喝茶、抽烟、谈天说地,此时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刁表提出要回家,夷表就挽留住宿,但是刁姓老表不肯,因为第二天他还有其它事要做,所以只好送他回去。他们划着小船,短暂的路程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刁表的家。刁表对夷表热情招待感到非常过意不去,于是刁表又请夷表喝茶、抽烟,酒菜款待。过后又聊了许久。这时午夜已过,刁表又撑船送夷表回家,到了夷表家他们又是喝茶、抽烟、聊天。就这样,两个表兄弟送来送去,喝茶、抽烟和聊天一直互送到天亮。这段表兄弟亲密无间的佳话,一直流传至今。

  二、土地爷他算老几

  在农村,不管哪家有人去世,按照习惯都要到土地庙上香送饭。孝子批麻戴孝,手拿哭丧棒,端着带有菜碟的盘子,弯腰低头,领着嫡系亲戚去烧香同时还要举行焚烧纸钱等相关仪式。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对当方土地爷的敬重,二是希望土地爷对亡者能够给予关照,好让死者灵魂早日升天。虽是一种迷信做法,但自古以来一直延续至今,所以这就成了当地群众的一种习俗,也算是对亡人的一种祭奠形式吧,可是在刁夷村刁姓家族里,有一房五子,人称五大门。

  死了人之后,却不去土地庙进香送饭,这是为什么呢?据说,五门子里有一位先祖,曾是一位京官。权位显赫,比州官府官大得多,七品县衙更是无与伦比。有一次,五门子里有一位老人谢世了,这位京官也回家吊唁,按照当时的风俗习惯,死了人要到土地庙去送饭,进香和焚烧纸钱,京官看到此种情形,满不在乎地说:“当方土地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小神,我乃是朝廷京官,经常面见圣上,土地爷算老几呀,不给他送饭又有何妨?”家人听了,于是就不去土地庙送饭。从此以后,刁姓五门子里的老人去世就不到土地庙送饭了。

  三、毛人水怪

  1948年秋,社会上谣传着一种荒诞离奇的事:说水里出现“毛人水怪”,专门抠取人的眼睛、妇女的乳房以及男女生殖器。这事很快传遍整个东荡水乡,大家都在以讹传讹,甚至添油加醋。

  消息十分恐怖,令人毛骨怵然。弄得人心惶惶,心神不宁。胆小的人不敢在家睡觉,夜晚不敢独自外出,家里都自备棍棒、钗子作为防御武器。有的人家晚上不敢息灯,通宵透明。有一天,有个强盗来到村里偷船,由于用力过猛引发了巨大响声,人们听到河边有响声,以为"毛人水怪"来了,于是高叫"打毛人子"。大家也纷纷拿起“武器”,提着马灯直奔叫喊处,去打毛人子。眼看盗船者偷不着船,又怕被人发现自已的行为,然后就上演了贼喊捉贼的闹剧,他也跟着喊:“打毛人子,打毛人子,毛人子在哪里?”吵嚷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大家围着河边找来找去,也没发现毛人子的影子,但那个偷船的贼却不见了,顿时人们明白了,“原来如此”,瞎折腾了一个晚上。再看看小船一条不差,也算万幸。这个恐怖的气氛,持续两月之多,也没看到什么毛人子的影子随后民主政府一直在辟谣。这盎惑人心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人们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

  四、狗干猫事

  1995年,刁夷村夷舍村民夷延华在刁夷粮站任站长时,自家饲养一条小黑狗。这条狗不但外观漂亮,而且很乖巧通人心。每天跟着夷延华上下班,就像一个贴身保镖,形影不离的尾随其左右。它整天迈着方步,摇着尾巴,一心要讨好主人,那时刁夷村北面的大溪河还没造桥,过河必须乘渡船,有时狗和主人一起上渡船,有时狗子因为人为因素无法上船,它就泅渡过河,上岸后,摇摇尾巴,抖抖水,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的主人,很令人喜欢。有一天,夷延华因站上有事,没能按时回家,狗觉得时间不早了,就咬着他的裤脚,摇动着尾巴,两眼直盯着他,好像打招呼似的独自先走了。这条狗除了这些可爱之处,还有一件更令人费解的事,它居然替代猫,干起猫的"工作",拿起了耗子。

  刁夷粮站当时库存小麦500万斤,上级要求粮站做到“四无”单位(即无鼠、无雀、无虫、无霉变),粮站干部职工都为“四无”而努力,而夷延华饲养的小狗竟然当起了急先锋。它嗅觉灵敏,每当库门打开时,它就立即窜进去,这儿闻闻,那儿嗅嗅。一旦发现老鼠,它立刻像箭一样的冲上去把老鼠咬死并且衔到库门外。接着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有时一天能逮好几只,咬死的老鼠摆放在一起,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只要那天库房的门打开,它就第一个冲进去寻找老鼠,有时河边的水老鼠遇见它也难逃它的捕获。可爱的小黑狗为刁夷粮站创“四无”单位立下了汗马功劳。全站职工对这事挺感新鲜,从此对小黑狗更加宠爱呵护。由此人们常说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看样子要改为狗拿耗子,猫事狗做。

  五、葛文友唱戏——家里人

  葛文友,男,1935年7月1日生。1963年任原新农大队四、六队会计,1972年任水泗供销社新农双代点购销员,现住刁夷村15组。20世纪“文化·大·革·命”后期,新农大队组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主要队员有:葛文友、朱启萍、吴启珍、陆秀兰、吴金兰等10多人。

  1969年1月,宣传队在本大队部演出“阶级斗争不忘苦”节目时,有部分新队员不好意思出场,有爱面子思想。这时,葛文友就去做她们的思想工作。他说:“唱戏家里人,不碍事”。此后,村里人就把“葛文友唱戏——家里人”当着歇后语流传下来。凡是遇到怕丢面子的事情就会说,葛文友唱戏一一家里人。(根据刁夷村志整理)(来源/宝应生活网)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