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乡下的房子,城里的房子

2018-9-27 16:35| 热度:12612 ℃ |来源:蔡万破|我要投稿

自从进了城,乡下的房子平素就只有父母走动,姐姐也没常回去,即便我偶尔回去看望老人,也不过宿,天黑之前务必要赶回城里的家。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朝夕相处十多年,直到我外出求学,我对供养收留我的房屋从未产生过感激之情,那怕一丝一 ...
  乡下的房子,城里的房子
  作者:蔡万破
  自从进了城,乡下的房子平素就只有父母走动,姐姐也没常回去,即便我偶尔回去看望老人,也不过宿,天黑之前务必要赶回城里的家。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朝夕相处十多年,直到我外出求学,我对供养收留我的房屋从未产生过感激之情,那怕一丝一毫的想念。倒不是说我无情无义,感情淡薄,实在是相处久了,腻了,生不出新鲜感。每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看它是它,它看我是我,谁也没变,房子没有脚,跑不到哪儿去。我十七岁那年,生了翅膀,遂了心愿,头也没回,急吼吼地飞去了另一个城市。想必那一刻房子伤心得很,眼巴巴的望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消失不见。
  也许它不知道,当我在外面过得不如意时,我便会想起它来,想起关于它的细枝末节,前尘往事。比如它滴雨的屋檐,滴答滴答,有似风过竹林;再比如晴天时屋檐下起起落落的麻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两扇木门,吱吱呀呀的声音,迎来送往一个个亲戚或乡邻。
  城里的房子,是宿舍,是驿站,供流转,寄三尺之躯。乡下的房子,是狗窝,是疗伤地,自出生起,就积蓄起适宜成长的湿度和温度,它是一片古老的森林,林中小兽撒欢。人生的广度和深度,有时往往要追溯及此。它是一条河流的源头,哪怕天下大旱,挖地三尺,依旧泉涌。
  我躺在城上的房子里,雅称卧室,起居室,不像乡下的房子,没那么高雅,直接叫出小名,东头房或西头房即可。我在诺大的空荡荡的城上的房子里面,遥想乡下的窄小的摆满农具和生活用具的房子,一个空一个满,一个亮堂一个四壁漏风,一个拾掇得井井有条一个屋顶生着青草,一个令你想到可以卖了换钱一个让你有强烈的归宿之感。房子呀房子,地段不同,出身不同,眷念的程度也不一样。
  准确地说,乡下的房子是父母的孩子,在老人的眼里,它和我及姐姐享受同等待遇,有着骨肉相连的错综复杂,反正这么多年过来,个中关系一言难尽。但母亲不知道,好日子遭到了上帝的嫉妒,快到头了。
  这么生机勃勃的房子,随着父亲的离去,它沉沦,破败,显出了老相,坍塌不堪的样子。果然,拆迁的消息传来,它松了一口气,不再强行支撑,放下了自尊,在一场大风大雨后率先滚落了许多瓦片,碎砾,最后在机器的轰鸣声里生命走到了尽头。它追随父亲去了,它来自父亲,最终又把身体和血肉还给了父亲。它一生圆满,没有遗憾了。
  它的走对于父亲是一种安慰,对于我恰是一种绞痛。原以为亲人的离去,还留下遗物,给我回忆,给我具体的器物,以依附和承载我无处安放的怀念和相思。这下好了,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它们的脚步匆匆,越过故乡和我,直奔大地和时间深处。
  所幸留下母亲,还有母亲絮絮叨叨的往事,乡下的老房子在母亲日复一日的诉说中缓过气,慢慢复活了!
  我又可以回到它的怀抱,我那么小,爬在地上在它裂开的缝隙里寻觅昆虫的踪迹;我架起凳子,解开悬挂在房梁上的篮子;春天到了,小燕子穿过门前的柳条,在最粗的中梁上筑窝;老鼠在檩条上如走平地,与突然现身的猫狭路相逢;夜里拉开门闩,月光把菜地照得雪白,撒完尿带着一身的光华,歪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鸟鸣是一场意外,父亲打秧田缺口跨进了家门,烟囱冒着白烟,朝村东头的小树林飘动。
  我还忘不了泥糊的墙壁,稻草剥落,一个个蜜蜂落户做窝。夏天的傍晚,萤火虫绕着你的碗做飞行表演,那一闪一闪的表情,与头顶的星子相遇成趣。爷爷和大伯坐在老榆树的浓荫里讲古,我到菜园里摸几个西红柿,用手擦擦递给他们,然后低头咬上一口,酸到牙了,深吸一口气,才发现急促之中把青色的也摘来了。
  乡下的房子,终于懂得梳理往事。乡下的房子,终于知道回来看我。光阴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是惊人的相似,不是它来看我,就是我去看它,最终还是看它的好,一条路走到头,它在那儿等我,依旧从前的样子,父亲依旧赤脚,赤膊,肩胛上担一条旧毛巾,笑呵呵地样子。似乎算准了我们父子会在另一个时空重逢。
  城里的房子,如果知悉我的心思,不知是否妒忌?楼下的花草,年年春色,带给我好心情。我就像一块舢板,在生活的海湾里冲浪,而它是永远的避风港,无论晨昏,风雨,翘首盼望我的归航。魂牵梦萦,无怨无悔。
  我告诫自己,不要厚此薄彼,乡下的房子,城上的房子,它们都是你的衣食父母,是你放心的老友,你得用心待它,或许百年之后,我和父亲一样,用我的善良,踏实和诚实,能获得一所房子的垂青。
  人生若此,停笔,交卷,不问得分,似可瞑目远游矣!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