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时间都去哪儿了——写在天平荣誉奖章颁发之际

2019-3-4 08:31| 热度:176031 ℃ |作者:梁永胜|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最高人民法院每年对在法院系统连续工作三十年的法官颁发天平荣誉奖章和证书,是对默默无闻辛勤工作的法官最大褒奖。当我捧回奖章和证书时,感慨万千,这是我用青春换来的呀,酸甜苦辣一下涌上心头,发自肺腑的问自己,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写在天平荣誉奖章颁发之际
  最高人民法院每年对在法院系统连续工作三十年的法官颁发天平荣誉奖章和证书,是对默默无闻辛勤工作的法官最大褒奖。当我捧回奖章和证书时,感慨万千,这是我用青春换来的呀,酸甜苦辣一下涌上心头,发自肺腑的问自己,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它在厚厚的书本中。1985年冬,我与其他23名新招干的同志从不同的单位跨进了法院大门。那时我刚满28岁,血气方刚,踌躇满志。虽然在工厂干了十年,但隔行如隔山,一切从零开始。工作中向老法官学习,平时拜书本为师。我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自修大学党干大专学业,又用两年半完成自修大学法律大专学业,那时候什么都不缺,就缺时间。不但不能辅导女儿学习,还和女儿争时间,挤场地(那时家中学习地方紧张)。45岁那年,我完成了法律本科的学业。业余时间全花费在学习上,从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电视连续剧,更不要说逛商场和公园了。
  它去了尘封的卷宗里。法院为尽快让我们融入工作中去,每半个月都要举行一场庭审记录比赛,大家你争我赶,功夫全在庭外,不但练好字,还要练速度。那时庭审全是人工记录。书记员除做好庭审记录外,还有大量琐事,其中工作量最大的是装订卷宗。常常连晚加班才能保证卷宗按期归档。六年的书记员生涯,使我养成了自己案件卷宗自己装订,感到心中踏实,一份卷宗就是一部历史,不能有半点差错。阅卷也是审判人员的真功夫,大多数时间消耗在乏味的卷宗中去,正是这份执着,才使案件办成一个个铁案。时光就在这一页页卷宗中翻去了。
  它去了乡间地头。八九十年代,交通不便,每次下乡办案,都是乘公共汽车,遇到不通车的地方,只能借自行车或步行。星期一从院出发,星期六才回城,跑一片乡镇,办一片案件。大多数住在乡镇供销社招待所,有时还住在农民家。宝应是水乡,好多乡镇不通车,要乘坐机帆船,一坐就是半天,把时间全耗在船上了。执行工作我干了十五年,全县乡镇村都跑遍了,无论严冬酷暑,乡村的田埂上留下我们的足迹。
  它消失在星辰中。执行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作息时间不确定性。每天凌晨就要赶到法院,要把被执行人堵在家中,常常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家,女儿是常年遇不见父亲。节假日更是忙的不可开交。1990年中秋节我是在青岛度过的,可能是第一次在外过团圆节,在食堂里看着一家一家其乐融融团聚在一起,心中难免有失落感。我们连晚还要去被执行人处守候,当我们回旅社时,一轮明月正当空。带队的张庭长给我们送来了月饼,这时让我们感觉到大家庭温暖和节日的快乐。以后也不知道有多少个中秋节在他乡度过的。
  它在北国南疆的路上。执行难,到异地执行更难。为追回一笔在内蒙古的百万元货款,前后历时二十天,行程四千余公里,与被执行人斗智,与地方保护主义周旋,在途中遭遇沙尘暴,在旅馆收到匿名电话威胁。当我们全部追回货款时,才觉得时间过的真快呀!每次外出执行,都是一次历练。在合肥执行遭遇不明真相群众的围攻达数小时,滴水未进;在福建南平执行遭遇地方保护,地方公安前堵后追,眼睁睁的将被执行人从我们的手中带走;在江西赣州执行,被执行人把我们告到省高院才认输;从南京回来路上,因避让行人,车冲过花圃,开到对面的车道,幸好对面无车,躲过一劫。时间就在这一次次外出执行中消失了。
  它去了老百姓当中。2003年经公推公选我走上了领导岗位,除分管审判工作外,还有信访工作。稳定压倒一切,不给首都添麻烦。为化解一个信访案件,可算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为了让信访者少跑,我们就要多跑,每天不但要接待,还要解释钻牛角尖的问题。堵是消极的,疏是积极的。只有切实帮他们解决问题,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