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灰灰菜

2019-3-20 12:00| 热度:3182 ℃ |作者:杜怀超|来源:宝应日报|我要投稿

灰。灰尘,灰烬,灰头土脸,灰心丧气,灰的路,灰的村庄,灰的楼群,灰的时间,整个世界就是弥漫着灰尘的容器。谁会想到,光鲜的背后是灰的隐藏。一棵野草给出了神奇的答案,她叫灰灰菜,一种带着乳名与万千疼爱的韵律。刚看到灰灰菜时, ...
  灰灰菜
  杜怀超
  灰。灰尘,灰烬,灰头土脸,灰心丧气,灰的路,灰的村庄,灰的楼群,灰的时间,整个世界就是弥漫着灰尘的容器。
  谁会想到,光鲜的背后是灰的隐藏。一棵野草给出了神奇的答案,她叫灰灰菜,一种带着乳名与万千疼爱的韵律。刚看到灰灰菜时,弱小的,让人倍生爱怜的野草,她朴实地落生在乡间、原野、村庄的屋檐下。乡村任何偏僻拐角的地方,只要有潮湿的土壤,都有她悄悄生长的身影。或瘦或肥。但只要赋予生长的使命,就会迎着阳光生长。这副模样,总是让人莫名地想到守候在一些村庄里的妹妹们,用寂寞的青春固守着渐渐空巢的村庄。如果说灰灰菜在你心中就是这副娇小幽怜的模样,那你就失去了揭开事物的真相。只要你一不小心,撞倒一棵灰灰菜,俯视的一刹那,你就会大惊失色。碧绿叶子的背后,居然落满灰尘般的物质。是胎记?是与生俱来的灰?还是游荡在村庄里灰的隐喻?

  匍匐在大地上的农人,与灰最近最真,吃着灰生活,烧着灰死去。从土里来,最后又回到土里去,化为尘埃,融入大地。走在村庄里,你就会感受到灰尘的肆掠与张扬。灰的房,灰的瓦,灰的墙,灰的草,灰的农具,灰的牲畜,灰的人,还有灰的生活。劳作者,求学者,放牧者,甚至那些刚从都市赶回乡间的打工者,再衣着光鲜,走进村庄,转眼就是一个泥土的灰斑。城市的痕迹在乡村灰色的袭击下露出真相。就连那普通话也是灰的,与村人村语一个鼻孔出气。因为灰尘,童年的生活不知道要遭到父辈们多少灰色的责备。从乡场上回来,一身泥土的我们,在母亲的絮语中,他们扬着毛巾,拍打在我少年的身上,说我邋里邋遢的,浑身灰。父亲则笑呵呵,乖,就是个泥猴子么。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灰就灰,反正一掸就掉了。再说,在阳光下,如果我们细细打量,你就会发现灰尘弥漫,似一曲奔放的舞蹈。我们每天都活在灰尘的呼吸里,灰尘从我们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与我们共呼吸。
  我们还是回到一棵灰灰菜的身上。在尘土与生命的通道上,灰灰菜曾经成为我们生命的液体,穿过我和阿忆的身躯,流经我们的血管。这是我和阿忆均无法忘却的光阴。
  阿忆比我大10岁,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成为好伙伴。匍匐在大地上的阿忆与7岁的我一样的高度。但阿忆是站不起来的。瘫痪。这个与生俱来的悲剧和我的童年联系在一起了。那是个张着大口喊疼喊饥饿的年代。生活教会我们,要想填饱我们的胃,大地是惟一的承载。大地上除了稀疏的庄稼外,就是这些披在大地苍凉身上的野生野长、自生自灭的草了。她们从何而来,到何处去,生死都不知归途。多少年后,我时常在回忆里回望曾经的野草们,一点泥土,长出葳蕤的生命,寒冬一到,又化为枯黄或者一堆灰烬,消失于大地的尘埃里。来年,又是一片青青的野草。在胃部,草与菜之间的界限是不太分明的,很多时候,草就是一道餐桌上的菜,绿色、环保、营养我们胃部、心脏。
  挖野菜或者野草,这是我和阿忆生活的命题。我和阿忆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是饥饿的约定,还是命运的相连?我们就是乡间两个土生土长的野草,自己栽培自己,自己饱食自己。熟知乡间物事的阿忆,一双腿出卖了他的命运,使他只能望着长天慨叹,贴着地面行走。而年幼的我也因为家境的贫穷,使得我们从炊烟之外不得不寻觅另一种生活,以此减轻我们对家庭、亲人的罪过,救赎我们的内心。闲暇时分,我和阿忆成为乡间的景致,在旭日或者残阳照彻的阡陌上,缓慢地移动着我们瘦弱的背影。阿忆指点大地上的花花草草,我就是一把飞翔的小镰刀,在土壤的表层随时与一棵野草进行搏斗。有的野草水分足,长得就鲜嫩、旺盛点,有的野草地势贫瘠,缺乏阳光、雨露,长得面黄肌瘦。有时实在不忍心下锄,阿忆不以为然,头也不抬地答道,这就是草的命!阿忆严肃地批评我,小孩子家,你懂个屁!活下去,这是我们惟一的理由。
  草的世界充满着许多未知的东西。我们在挖到灰灰菜、车前子、苋菜等时,就必须回家经过铁与火的考验,然后走进我们的胃;而有的野草比如野蒜、茅樱等,拨开洗净即可送入口中。土里土气的野草,把绿色的汁液和看不见的营养,一路抵达我们的血液中。吃多了野草,我们有时感到一种惶恐。吃的是草,结果排泄出来的还是草,绿莹莹的,似乎我们的胃没有完成对草的分解、进化。这一现象,造成我和阿忆对大地上野草的恐惧心理。当我们把镰刀再对准灰灰菜、马笕菜等时,总感到有一种杀戮砍伐向我们自身。随着灰灰菜、马苋菜它们从伤口处冒出汁液,我看到了一种鲜血流溢出来,产生痉挛般的疼痛。以至于我们感觉自己就是一棵野草,一棵名字叫做人的野草,否则为什么我们吃进去的是野草,排泄出来的还是野草?
  我问阿忆,我们吃光了野草,吃什么?
  阿忆低头摆弄粪箕里的灰灰菜、车前子等,抛出一声叹息,谁知道呢?
  野草有一天它们会不会吃我们报仇?
  阿忆指着远处的坟冢。
  坟冢上,长满葳蕤的野草。
  二十年后。又见到阿忆。阿忆依旧匍匐在地面上,手中代替小镰刀的是木质的板凳,旷野也替换成马路了。他早已不在灰灰菜间寻觅生活,乞讨与索要成为生活惟一的方式。异常苍老的阿忆见到我时陌生了。我伸手给他钱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就是当年和他一起挖灰灰菜的小子,他一脸茫然,什么灰灰菜?给钱,不给钱不给走。一根烟头或者一枚硬币,都会产生一次大幅度的匍匐行动。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硬币,扔进那个破旧的茶缸。
  灰灰菜,阿忆,他们都是我的早已熟稔的亲人!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