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寻访宝应籍南京诗人郭荦诗词集记

2019-6-16 10:31| 热度:2222 ℃ |作者:刘荣喜|来源:晚安宝应|我要投稿

关注郭荦先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缘。我近年来对南京竹枝词产生兴趣,于是就满世界找与南京有关的历代竹枝词,当我穷尽所能、搜罗殆尽的时候,突然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发现了一本《金陵竹枝词》手写钢板刻印本,作者是一位刚刚离去的宝应籍南 ...

  关注郭荦先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缘。我近年来对南京竹枝词产生兴趣,于是就满世界找与南京有关的历代竹枝词,当我穷尽所能、搜罗殆尽的时候,突然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发现了一本《金陵竹枝词》手写钢板刻印本,作者是一位刚刚离去的宝应籍南京诗人——郭荦。书已经被不知哪位藏友淘走,我来迟了,心中甚是怅怅。

  在我收集的南京竹枝词中,明清时期的作者作品相对比较丰富,而近现代作品有如古老大清帝国的衰弱式微一样,相对较少,名家作品更是稀少。特别是建国之后的南京竹枝词更是难觅。因此,郭荦先生的《金陵竹枝词》是一个具有填补空白性质的发现,让我有非得之而不可的冲动。于是,开始了漫漫艰难寻书的历程。

  现在网络的力量非常强大,甚至可以“人肉搜索”,让人无所遁形。于是上“度娘”一查,知道郭荦先生,号半村,别署画川词人,1918年4月出生,江苏宝应人,当代著名诗词家、书画家,曾参与组建江南诗画社、中山书画社,1985年,参加金陵兰竹缘书画会曾赴我的老家兴化开展郑板桥纪念馆专展,并与我的老乡著名画家诗人赵钲先生有密切的交往,2005年、2010年郭荦先生曾两次在瞻园举办个人画展,赵钲老师均有参与;先生去世后,赵老师写有怀念郭老的文章《人间重晚晴》,我想他们之间如此频密的交往,他的手上一定有郭老的诗词集,我信心满满,寻书有望了。虽然过去我与赵钲老师没有交往,早有耳闻,于是通过其他老乡,很快与之取得了联系,但是令我非常失望的是,赵老师说,他手上并没有郭荦先生的《金陵竹枝词》和《画川诗词》,我有如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是赵老师与我不熟,不愿出借?还是郭先生藏拙没有将诗词集赠与赵老师?……我只得另辟蹊径了。

  郭荦先生是宝应人,宝应文艺界应该有熟悉他的人。于是我找到了现宝应作家协会主席何洪老师,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多位认识郭荦先生的好友,有一位杨老师当年还曾与郭荦先生在一个学校任教过,一起刻过钢板,印过试卷,这让我又高兴不已!何主席让我等几天,查找到书了一定复印或借我一读。半个月后,等来的还是失望,我不能怪何主席,怪宝应的老乡,因为郭荦先生的这两本书是他自费印刷的,并不是公开出版,数量非常有限,私人得到赠阅的当然很少,公立图书馆肯定没有购藏。而且郭荦先生长期生活在南京,与宝应的好友所有交往、见面、赠书的机会可能并不多,即使有人得到先生的诗词集,肯定也是珍若至宝,所以世人很难见到。

  反正我的《南京竹枝词》一书暂时还没有出版计划,我就又请南京市作协和江苏省作协的几位好友继续查找,均无果而终。多次的寻书希望破灭后,我反而心里平静了下来,等待机缘再说。

  有一次,我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搜寻,看到一位卖家手上有一本郭荦先生的《画川诗词》,与前文提及的《金陵竹枝词》抄刻本一样,是亲笔签赠南京著名诗人窦天语的。窦天语乃南京市江宁区政协原副主席、作家诗人,曾写有《江宁竹枝词》一册,由江宁政协以政协文史资料的方式内部出版。这本《画川诗词》肯定是窦老去世后,从他家中流出,由于卖家待价而沽,要价太高,经过多次讨价还价后,自觉囊中羞涩,不得不放弃购置。

  努力总归有收获。前日,我再次上网搜寻郭荦资料,查找先生诗词集的踪迹,突然发现6月4日孔夫子旧书网刚上架一本同样是郭荦先生签赠本,题“寿卿先生惠存”,署“九四叟半邨郭荦谨赠”,并有白文“郭荦书画”印一枚。“寿卿”我不知是何人,定是郭先生好友。价格是我能够接受的,于是毫不犹豫,收入囊中,了却我寻寻觅觅之苦!

  《画川诗词》全书分为甲乙两编,每编按年度(1939-2008)顺序排列。甲编为五七言各体诗,其中包括1983年创作的组诗《金陵竹枝词》和1990年创作的组诗《花木评弹》;乙编为词集,后附《和观堂长短句》和《词课录存》。郭荦先生的诗词典雅古淡,熔铸新辞,广拓新境。自言书中不录与“久享大名的当代作家”的酬唱之作,“为避标榜攀附之嫌”,可见其自律谨严,孤傲清高之姿,实为我辈学人后人之模范。

  得书后,余兴奋不已,立即微信告知宝应作协何洪主席,分享寻书、读书的快乐,何主席说:“何不写下觅书的经过,与更多的读书人一起分享呢!”故书此寻访记,以存读书鸿爪。

  《画川诗词》序(陆衡)

  诗词名家半邨先生,于半年前命我为其《画川诗词》作序,并委以筛选编辑付梓之重任。小子惶恐,辞之再三。先生坚持,嘱之再三。

  半年以来,我将《画川诗词》置于枕边,时时吟读,凡十数遍。于先生诗词之精妙,识之愈深。识之爱之,点滴于心,以成是序。

  先生之诗词,跨越七十馀年。江山战伐,国运兴衰,世事沧桑,多有反映,堪为史鉴。惟先生从不作空泛之论,而每从小处落墨,滴水映海,真切动人。天性至纯至厚,深得风骚之遗旨。而境界反见阔大,以其不作井蛙之叹也。先生有诗,“两三杯水能清澈,万里黄河是浊流。大手文章容驳杂,只将气势压千秋”,可见先生胸襟也。

  先生之诗词,多生活之情趣。虽平生辛苦,更曾有牢狱之厄,而性甘淡泊,布衣蔬食,屏声色纷丽之奉,绝博弈烟酒之习。冥心孤往,所嗜唯学。即便折股住院期间,依然“未可临池唯画被”,“还从苦处觅诗材”。闲来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兴之所至,则发为诗词,或书画自娱。热爱生活,乐观生活,花鸟草虫,信手拈来,寓冲澹之怀,有观鱼之乐。风致高而气味醇,趣味盎然,回味悠长。

  先生之诗词,意境深远而读来亲切。看似随心所欲,毫不费力,实则功深学邃,锤炼无痕。先生既精于旧学,熟稔音律,又面向生活,博采众美。熔铸新辞,广拓新境。阳春下里,天籁交融。晚年光焰益炽,思力愈深,境界愈广。老当益壮,炉火纯青。诚诗坛词坛别开生面者也。

  先生之诗词,数以千计,而《画川诗词》稿本所录仅400馀首。然则先生一再叮嘱,从质量出发,严格筛选,当改则改,当削则削。而我不揣浅陋,提出一些删改意见,先生总是褒奖有加,乐于接受。其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如此。

  我与先生的相识,是颇有因缘的。

  二十年前某天,我到江苏省美术馆参观一个展览,在一幅梅花轴前驻足良久。此时,一位长者也驻足于此,喃喃自语。我们便攀谈起来,从此相识,成为忘年之交。我常趋前请益,每有习作,常蒙斧正。先生总是谈锋甚健,古今中外,上天下地,思维之捷,观念之新,俨然青年也。记得先生曾赠我一册《和观堂长短句》,乃先生与南京苏昌辽、胶州柯昌泌、扬州许莘农、桐城吴君琇诸词家,继义宁陈方恪先生之后,和海宁王国维《观堂长短句》的词作。潘景郑、萧劳、李诜、唐圭璋、靳志、程千帆、钱仲联、吴白匋、陈兼与诸先生题署,周振甫作序,皆一时学者耆宿,洵词坛盛事也。

  三五年后,我因工作调动,离开南京,而与先生鸿雁不断。近年,我复奉调南京,又能趋前聆教,深以为幸!先生亦欣欣然,特为作《江城子·喜故人陆衡先生来访》一首:

  南湖小别廿年强。有容堂,御风翔。汲古涵今,笔力更开张。愧我临池多岁月,空赢得、鬓如霜。乘车戴笠未相忘,老街坊,破匡床。读画敲诗,还复讯家常。最是老人欣慰处,文脉在、得宏扬。

  我喜而和曰:

  展厅邂逅结因缘。墨梅笺,个中玄。一点灵犀,从此拜高贤。惜我荷差辞白下,心落寞、许多年。今朝重聚手相牵,旧阶沿,活神仙,郭老弥坚,侃侃话当前。万事古今东逝水,情和义,共长天。

  作者简介:

  刘荣喜,南京市作协会员,南京江北新区作家协会理事。。现供职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曾获首届“六合区名中医”称号。南京市六合区第一届人大代表,政协六合区二三四届委员。民革六合区总支副主委。致力于历代文献的整理和研究,撰写了大量有关南京市、六合区等地方文史方面的文章,发表于《六合县志》《大厂区志》《南京史志》《中国纪检监察报》《泰州晚报》等书刊中。主编出版《六合廉吏》《高考文言文阅读助考》《长芦晚钟》《未灰斋诗文集》(整理)等专著。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责编/念一

  视觉/空青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9)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