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老壳树:那是我童年的歌,也是我童年的痛

2019-6-22 15:46| 热度:1367 ℃ |作者:陈四海|来源:晚安宝应|我要投稿

运河水缓缓地流淌着,河岸边一丛壳树(学名构树)斜依在水边,它们是那样的翠绿,那样的生机勃勃。看到它们我就想到了我的老家,在我家老房子的屋后,也曾有过一棵这样的壳树,那是我童年的歌,也是我童年的痛。我的老家在苏北里下河地区 ...

  老壳树

  文/陈四海

  运河水缓缓地流淌着,河岸边一丛壳树(学名构树)斜依在水边,它们是那样的翠绿,那样的生机勃勃。看到它们我就想到了我的老家,在我家老房子的屋后,也曾有过一棵这样的壳树,那是我童年的歌,也是我童年的痛。

  01

  我的老家在苏北里下河地区,它与九九艳阳天的二妹子之乡相隔只有三、四公里。我出生时,举国还在到处传唱“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下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了美国兵呀”。但我那时却不知“彩霞”“红花”为何物,唯一能吸引我眼球的就是屋后那棵壳树上的果子。那果子红红的,圆圆的,像个毛绒球,满枝满树都有,好大好大的一片。妈妈抱着我坐在屋后的河边,指着那果子对我说:“别哭哦,别闹哦,我来摘个红桃子给你玩。”说着伸手一摘,那红果子就到了我的手里。我用小嘴舔舔,觉得有点甜,也有点涩。

  等我长到七八岁的时候,那棵壳树就成了我最喜欢玩耍的场所。我一没事,就会像小猫一样,抱着树干爬到那个大枝丫上,然后坐在上面看河里的小鱼戏水。

  由于这棵壳树有一根粗枝平平的伸展在水上,那根粗枝就成了我跳水的跳台。夏天到来的时候,我经常爬到那根粗枝上,然后往水里“扑嗵”一声跳下去。只是当时还只会直立着跳冰棍,不像后来读高中的时候能够双臂上举头朝下的跳飞燕迎春。

  02

  因为有这么一个粗枝平台,因此那里也成了我钓鱼的好地方。我大概8岁的时候就学会了钓鱼。拿一根缝衣服的针,把针尖那一头放在煤油灯上烧,等它烧红了用老虎钳子一扳,一个鱼钩就做成了。因为这种鱼钩没有倒刺,所以钓鱼的时候一看到浮标往下沉,就得马上用力往河岸上甩,否则你的鱼饵就会喂鱼了。

  我在那个粗枝平台上钓过多少鱼现在也说不清了,只记得这样两件事。一件是那年夏天家里的房子翻修,供盖房子的茅匠吃饭的荤菜是我钓的鱼解决的。一件是一条2斤多重的大黑鱼是在那里钓到的。当时看到水面上有一滩黑乎乎的像小蝌蚪一样的东西,我就把鱼钩伸到了那里,不一会儿就看到浮标猛然往水下一沉,我用力一甩,一条大黑鱼就甩了上来。这条大黑鱼让我们全家美美的吃了两顿,至今我的口中似乎还留着当时的美味。

  那棵壳树又高又大,冠径蓬下来有两三丈。树上的叶子是猪的最爱,家里的猪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母亲就会叫我去打树叶,那也是我很喜欢干的事情。拿一个篮子,再拿一个有长柄的钩子,沿着树干爬到树的枝丫处,把篮子往树枝上一挂,就开始采摘树上的叶子。因为没有保险绳,所以采摘的时候必须十分小心,弄不好就会从上面掉下来。有一会我在摘树叶的时候,脚下没有踩稳,一下子就摔了下去。好在树下面是水,身体没有受伤。

  03

  这棵壳树,听父亲说是我爷爷栽下的,它陪伴爷爷走过了40多年,陪伴父亲走过了50多年,它后来的寿终正寝不是它的自然死亡,而是它为那艰苦的岁月做出的牺牲。这是困苦年代最难熬的一年,家里能卖的铜脸盆和银蜡烛台什么的都卖光了,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卖了,就剩下屋后还有几棵树。

  那一天早上,我刚从睡梦中醒来,就看到几个男子汉来到了我家的门口,他们手中的大锯子在晨风中闪着寒光。

  “他们要干嘛呀?”我问一脸严肃的父亲。

  “来倒树。”

  “倒什么树啊?壳树倒吗?”

  “当然,屋后的大树全部倒。”父亲沉重的回答我。

  我想到壳树倒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跳水台和钓鱼的好地方了,就对父亲说:“能不能不倒那棵壳树呢?”

  “你不要吃饭吗?”父亲口中甩出的话让我不敢再言语。

  倒树人的锯子“呼哧呼哧”的响着,它拉在父亲的心上,也痛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看那壳树倒下巨大的身躯时,摔断的树叶里冒出了乳白色的液体,那大概是它伤心的眼泪吧。

  老家的那个祖上留下来的老屋后来已被拆除了,但老屋处的那片竹园和小河还在。我每年回老家时,都会去那片竹园和小河边看望,站在那里,我就会想起那棵壳树。时光如水,岁月无痕,有许多过往已经尘封,但那棵壳树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它已深深的刻在我的心里。

  作者简介:陈四海,一个深爱家乡宝应的龙城游子。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责编/念一

  视觉/空青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9)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