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高邮师范,愿你有安心的归宿,和明亮的寄托!

2019-6-24 17:20| 热度:2374 ℃ |来源:千叶树|我要投稿

昨天,终于去了一趟高邮师范。准确地说,是寻访了高邮师范的旧址。尽管如此,也算是得偿夙愿,几分安慰,几分感慨。据当地人介绍,这座著名的校园现在差不多赛如荒废了,据说是并入了扬州一所大学,大门口好像挂着科技学院的牌子,但是一 ...

  昨天,终于去了一趟高邮师范。

  准确地说,是寻访了高邮师范的旧址。尽管如此,也算是得偿夙愿,几分安慰,几分感慨。

  据当地人介绍,这座著名的校园现在差不多赛如荒废了,据说是并入了扬州一所大学,大门口好像挂着科技学院的牌子,但是一圈转下来,几乎没碰见什么人。

  倒是在后面的阶梯教室里,只是讲台上坐着一位瘦而清秀的先生,戴着细细的眼镜,听说我们是来寻访的,谦和而客气。

  大黑板上凌乱地写着字母和汉字,课堂上的简易的椅子和桌面,油漆斑驳,起合无序。

  几幢教学楼,新旧分明,紧挨的两幢旧楼外墙上,一看就是汪曾祺先生题写的楼名:毓秀楼,钟灵楼。

  可惜部首残漏遗失,印证了学校的境况和前景。

  想来汪先生看到的话,会是嘿嘿一笑,不发一声,不落一字吧。

  不远的逸夫楼,似乎更加老旧。逸夫老先生也已驾鹤西去,不知道两位老爷子在天上遇见了,说起这个,会不会相视一笑,唏嘘无语。

  同行的兄弟一一指给我们看,那个操场还是当年的模样,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杂草横生。那一幢是食堂,门上的字母却是写着学生餐厅。那边是男生宿舍,南边是幼师教室,西边有过黑板报。

  很奇怪的是,这里那里走着望着,我的心里竟然生出浓重的亲切感来。

  眼前分明新来客,心底却是旧时友。

  值得欣慰的是,这一座校园,虽说处处透出清冷和寂寞,但依然还是散发着不慌不忙的生机与气息,端庄而从容。仿佛面临的不是被搬迁和摧毁,而是新一轮的奋起与前行。

  那些树和花草,都在执着坚定地说: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们还会迎来春天。

  然而,这无非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人在自然中,在社会中,在时代中,除了顺时应势,在有限的空间里努力地活出自我之外,其余只能是徒劳吧。一座建筑,一方校园,又何尝不是如此。

  也许此后她会迎来新生,可是连名字都改没了,再美好的未来,还能算是她的荣光吗?连地方都不是了,再广阔的前途,还能算是她的明天吗?

  但是人总归是情感的动物,而记忆更是顽强的东西,我猜想每一位曾和高邮师范有过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每一位曾在这座校园里度过一段时光的人,无论到什么时候,每一次回忆起她,总还是原先的那座高邮师范吧。

  对我来说,忽忽半生宛如转蓬,兜兜转转有得有失,遗憾是很多的,其中之一便是当年没有能够考入高邮师范。

  那时候在我们乡村,高邮师范那可是了不得的学府,校园里成绩品德最好的学生,才有资格先行报考入学。一旦考上,马上就意味着转了户口成为城里人,未来也一定是了不起的人民教师。

  单是这两条,就已经给高邮师范这四个字涂抹上耀眼的金光了。

  我那时候有过相处不错的同学,后来对方考取了高邮师范,我则辗转去了街道补习班,他再来找我时,我就不好意思再见他了。那一年里,我总是做梦,梦见自己还是考不上,一再地重读,直到有一天无奈地走进课堂,抬头一看,讲台上站的老师,正是浅笑吟吟的我的同学。

  后来工作了,年轻人嘛自然要碰到找对象的麻烦,在我母亲看来,能找到教师和护士才是最理想的美事。

  我至今还记得有一次吃饭时,母亲端着饭碗说起她厂子里的那个谁家的小子,真的谈了个高邮师范的小姑娘,哎呀看看人家那个女孩子,坐是坐相,站是站相,能说会唱,真好。

  母亲的言语间流露出的意思是,那个小子沾了个天大的便宜;

  可再望望我,她的眼神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憋屈,她拿筷子敲敲碗口,没好气地说:

  不谈了,吃饭,吃饭!

  这么多年里,我前前后后这个那个单位里折腾了,结识的人不可谓不多,各路神仙鬼怪也是领教过不少,有一点却是尤其明显的:

  倘若运气好,碰见的人是高邮师范出来的,那就省心愉快得多。

  他们大多是谦恭和蔼的,讲道理懂体谅,温文尔雅得叫你很难不疑心,对方不是一位老师。他们大多不是那么爽快直接的,但是也很少含糊不清拖泥带水的,答应得明了,婉拒得含蓄,总之就是各位照顾你的情绪和感受。

  我不免就猜想,他们要是继续留在校园里,一定会是很好的老师,而往往正是老师中的优秀者,才得以因着种种机缘改了行。

  而不管再入什么行,从前的那一份涵养与沉静,成了新的人生角色的底色了。

  是的,你应该能够感觉到了,在我的心中,高邮师范,是一个特别美好的词汇。

  她如同一株温润蓬勃的大树,结出数不清的种子,飘散到无数的角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一年一年地收获,一年一年地散发着迷人的芳香。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20年前的一件往事,其时我刚刚被抽调到《宝应日报》,负责筹办文学副刊,也是朋友推荐,说可以请高邮师范的陈景国老师,为我们画一幅漫画。

  我立刻很唐突地写了一封信去,没几天,素昧平生的陈老师寄来了特意为报纸创刊创作的漫画作品。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时候陈老师就已经是全国很著名的漫画家了。

  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见过他,想起他,跟着就想起高邮师范这个词,是的,它代表着知识和文化,代表着修养和礼让,代表着人世间特别纯粹简净的一种美好。

  嗯,还是应该祝愿高邮师范,有更好的归宿吧。

  更要祝福所有从高邮师范走出来的师生们,愿生活如你们所愿,愿你们有安然的归宿与明亮的寄托。

  谢谢你们。

  谢谢高邮师范。

  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

  图片来自网络,特此致谢

  本文系千叶树(ID:byqianyeshu)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