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童年记忆:打碗碗花

2019-7-3 08:16| 热度:1497 ℃ |作者:杜怀超|来源:宝应日报|我要投稿

最早的打碗碗花是长在《诗经》里的。我们当地的年迈者称之为“葍秧”。实际上来源就是我们的《诗经》里;《小雅·鸿雁之什》中有篇《我行其野》曰:“我行其野,言采其葍”。“葍”就是打碗碗花,当然打碗碗花还有许多有生趣的名字,如面 ...

  打碗碗花

  杜怀超

  最早的打碗碗花是长在《诗经》里的。我们当地的年迈者称之为“葍秧”。实际上来源就是我们的《诗经》里;《小雅·鸿雁之什》中有篇《我行其野》曰:“我行其野,言采其葍”。“葍”就是打碗碗花,当然打碗碗花还有许多有生趣的名字,如面根藤、小旋花、盘肠参、铺地参、斧子苗、常春藤等。一个人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名字啊,或许这么多的音符,是打碗碗花演奏的多重奏,每一琴弦弹奏的是不同的风声、心声以及心跳和命运。

  打碗碗花今天看来也很平常,它什么地方都可以生长。在乡村,任何一块适宜的土壤,都会冒出它的身影,贴地匍匐潜滋暗长。林间、菜园、雨后的乡场上、荒野的阡陌上,喧松的土壤长着一蓬蓬打碗碗花。三角形的叶瓣里,星星点点地展出粉红的花蕾。上面是大朵大朵的阳光,身下是金黄的泥土。我感喟打碗碗花与芦苇相伴在一起的景致。高得高出庄稼,低得就差低到尘埃里。这种精神谁能做到?大起大落,依旧不改碧绿,不改对大地的承诺。风过处或者车过处,甚至孩童的一个不小心碰到,打碗碗花就会折断、根茎撕裂。越坚贞的往往越易碎的,越伟大的往往是越卑贱的。

  打碗碗花泼皮得很,乡间到处可见,你也想不出谁会给她带来这里。但它却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了。褐黄色的土壤上,孤独地生长着嫩绿弱小的打碗碗花,震撼着每一过客。这种生长是疼痛的。毁灭也要生长。但是她完全不理解你的惊诧与困惑,我生长故我在。可想而知,长在不合理的地方,会遭遇多少厄运。村里的鸡见了啄上一口,猪见了啃上两嘴,牛见了一脚踩得面目全非,更别说人了,则是连根拔起,斩草除根。纵然这样,雨后的某个黄昏,你会惊叫一声,在原来的地址上又长出了稚嫩的打碗碗花。各种奥秘就是打碗碗花的生存哲学,即使粉身碎骨,那就随风在夭折的地方,繁衍出千万个我来。诸如诗人白连春说起自己的命运,只要被打碎,他就随风飞。别小看碾碎多少节的打碗碗花,每一碎片,其内部拥有着不可小觑的生命活力。诗人韩东曾说,有关大雁塔,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打碗碗花,从地表一次次地钻出来,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呢!或许只有大地和它自己知道了。

  我对打碗碗花的最初相识始于吃的问题,这也是人生存的基本问题。吃饱了才有力气开始胡言乱语或者谈论诸如艺术、人生、色性等话题。物质的满足接踵而来的才是精神的欢愉。我对打碗碗花吃的关注与祖母的关注对象不同,一个是猪,一个是人。按常理这样提法是有问题的。实际上在打碗碗花面前,在生命面前,又有什么不同么?心理与观念使然而已。祖母在世,大地上的一切草木均与吃有关,挂在嘴边的话语,能吃吗?饥饿与活着已经成为祖母经年的心结,那种恐慌与无助,常常于回忆的河流上游回血。打碗碗花的叶子、幼苗都可以食用,下面的根茎雪白的,我刨过,一段段的,置于竹篮里。它有个好听的名字——福根。福的根,根的福。这根分明蕴藏着一种生活的隐喻,有科学的证据,也有吉祥的祝愿。这草实际上是祖母意义上的另一种粮食。当细小的打碗碗花带着触角披星戴月潜行时,祖母也悄悄地动身了。开始在华北平原的原野上摸索着打碗碗花,像蚂蚁搬家般把这些叶子、福根采回家水煮煎炒。或者晒干以备度荒。谁能小看这打碗碗花的福根,竟然用纤细的根挽救了多少生命!我现在理解祖母在世时,那种对自然的万物如蚂蚁、野草甚至飞蛾那种呵护的情景。尊重生灵,何尝不是对自我的救赎?

  我在一则资料上看到,打碗碗花应该为灯碗花。打碗碗花开花,那粉红的花朵与乡间先人逝去的灯碗类似。灯碗,就是在一个粗瓷碗里植入一根棉花捻子,倒上一些煤油,即可放出光亮来。这是乡间给先人招魂的灯盏,否则先人的灵魂在黑暗中找不到回家的路,就会成为孤魂野鬼。打碗碗花的形状与灯碗很接近。灯碗在古代就有,南北朝时期道经《北帝七元紫庭延生秘诀》:“已上七位,用灯七碗。”供奉七位神灵,要点七盏灯。而“七碗”,表明当时的灯是用灯碗盛油的。对于灯碗花,我则更持以肯定的姿态。原因在于一个灯字,一株植物就是人类的一盏灯,一盏充满神秘与未知的灯,我们都是在这些光亮里存活,保持呵护,保持尊重,保持敬畏,这才是我们人类应该有的姿态。索尔仁尼琴说过,人类若没有敬畏之心,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我希望打碗碗花就是灯碗花,一盏高悬在人类头顶的灯,灯在人在,灯灭人亦消失。皮将不存,毛将焉附?世间的万事万物,都会在冥冥之中给予人类的劝告与警示。

  打碗碗花,众多贴地植物的一种,与民间紧密依偎在一起。与生活同行,与生命同在,甚至沿着日子的炊烟走入人生。我在一则小说里读到这样一段关于打碗碗花的民谣:“打碗碗花,开得早,二姐模样长得好。手儿呢,手儿巧;脚儿呢,脚儿小。红鞋绿花配得妙,柳眉杏眼细腰俏。打碗碗花,开千家,二姐窗前梳头呀。朵朵野花头上插,头发光得照人呀。娃娃跟了一串串,小伙子围了一团团。打碗碗花,往上爬,今日七,明日八,后日我娃出嫁呀。娘给我娃红手帕,手帕绣上打碗碗花。打碗碗花,开不红,婆子娘打媳妇不心疼。白天打,黑夜拧,二姐浑身青又红,眼睛哭得像铜铃……”卑微的打碗碗花根扎到民间深处了。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