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旅游 游在宝应 查看内容

心的荷搪!夏游宝应荷园小记

2019-7-24 11:55| 热度:1713 ℃ |作者:刘伟|来源:晚安宝应|我要投稿

驾车去荷园游玩,不觉间重走了曾经去下舍上班的路。那些消失的回忆一时涌上心头,化作烈日下最凉爽的风。离去是不舍,归来是感动。始终在脑海里徘徊的两句话,像时光穿梭的密码,却永远提示输入错误。“注意前面车,怎么像丢了魂似的?” ...

  摄影/黄莉

  心的荷搪

  文/刘伟

  驾车去荷园游玩,不觉间重走了曾经去下舍上班的路。

  那些消失的回忆一时涌上心头,化作烈日下最凉爽的风。

  离去是不舍,归来是感动。

  始终在脑海里徘徊的两句话,像时光穿梭的密码,却永远提示输入错误。

  “注意前面车,怎么像丢了魂似的?”坐在后排的妻子,不满地推搡了一下。

  我赶紧凝了凝神,双手抓稳了方向盘。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关于水泗荷园,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以前,宝应的五湖四荡原来是白水一片,只长些芦苇、蒲草。有一回,天宫的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散步来到瑶池。他们拨开云层,遥望人间,只见宝应东荡地区一泓碧波,百里方圆,水天一色,好一派湖荡风光。玉皇大帝见状,连声赞道:“妙哉!妙哉!此乃人间仙境啊。”王母娘娘在一旁附和道:“此景虽妙,但有不足,缺少花卉点缀。”玉皇大帝点头称是,便命荷花仙子捧出一把瑶池莲子,撒向水泗湖荡。从此,这里便是莲叶田田,荷花盛开,粉白嫣红,一片清香,宛如天上的瑶池仙境。

  行进在前往水泗荷园的路上,除了动人心弦的传说,更让我震撼的是拥挤的人潮。我们远远地把车停在路边,穿过人山人海,终于踏进了园区。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田埂小路。做烧烤生意的小贩,随意地散落在岸边。在流动车的上空不断盘旋着油烟,同行的爷爷见我们要走这条路,连忙摆了摆手。我顺着爷爷摆手的位置望向池中的荷花,吃惊地发现,就在刚才油烟腾然升起的时候,荷花垂头低眉沉默不语地抗议,当油烟慢慢地飘散后,荷花抬起头来,互相对话——谁说植物是无知无感的呢?如果我们能以微细的心去体会,就会知道植物的欢迎或忧伤。

  道路很窄,仅容一个人通过,前行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我忽然想起手机导航的事情来了,“前方严重拥堵,预计通过时间30分钟以上,是否选择重新规划路径”。想到这句提示,我的心里就开始庆幸,幸亏没有让女儿坐推车来,不然更寸步难行。

  前进的队伍猛地在荷园桥上停了下来,只见身着旗袍的阿姨,撑起五彩斑斓的油纸伞,从对岸款款地走到桥的中间,摆出娉婷婉约的身姿。在桥的那端,我看见胸前背着两三部相机的摄影爱好者,如着魔一般地对准宛在水中央的模特猛按快门,有时还会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原来有一位摄影者发现一个好的角度,呼唤同伴来观看。霎时,好几位摄影的人全集中在那个角度,狂风骤雨一样地按下快门。

  约摸五分钟的时间,领队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模特才纷纷收起油纸伞退场,每个人都对刚才的走秀表现感到十分满意,脸上挂着微笑,准备移步到她们的下一站。

  我正想埋怨几句,就被人流推过了桥。当旗袍被人为嵌入风景的时候,我感到荷花的生命之美受到了抑制,躁乱的人声、绚丽的服饰使他们沉默了。尤其是几处开着睡莲的地方,白日舒放的花颜,因为人情的喧嚣累着了,纷纷闭上眼睛,轻轻睡去。睡着的睡莲比未睡的仿佛还要安静,包含着一些没有人理解的寂寞。

  来游园的大多都是夫妻或情侣,他们漫步在睡莲池边、荷花池畔,以赏荷为名来互相欣赏对方的荷花开放,有时我偏执地认为,每个人的心里就藏着一个荷花池,在温柔时沉静,在激情时喧哗,始知道,荷花是开在池中,也开在心里。前不久出去旅游的时候,在宾馆里和妻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一霎那让人感觉彼此的荷花已经开到秋天,即将留得枯荷听雨声了。最终,儿子的劝慰、女儿的啼哭,成功地终结了我和妻子之间的口角,也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夫妻间的感情如同陪伴四季流传的荷花,在不同的季节盛开不一样的芬芳。

  夏天荷花盛开时,是美的。荷花未开时,何尝不美呢?因为所有的荷叶还带着嫩稚的青春。秋季的荷花,在落雨的风中,回忆一路走过的陪伴,也有沉静的美。到冬天的时候已经没有荷花,还看不看得见美呢?当然!冬天的冷肃,让我们有期待的心。期待使我们看到未来之美。一切都是美的,多好!

  然而,最感动的、最真实的是,不管如何开谢,我们总知道开谢的是同一池荷,就像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再往前走,便是游船画坊了。

  爷爷紧跟着儿子,女儿骑在我的肩上,我们检过票之后,小心翼翼地登上了游船的二层。

  来到船舷,儿子就迫不及待地问爷爷:“什么叫画舫啊?”

  我很好奇,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在哪里听说了这个词。

  “画舫啊,就是装饰漂亮、有家人在的游船。我们的家就是一艘美轮美奂的画舫啊。”爷爷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儿子听到这个答案,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地说:“是不是就像我爱妈妈,妈妈爱我那样呢?”

  还不满五周岁的孩子,从口中说出这般话语,让我很惭愧,也很感动。

  乘船行进在荷花荡中,放眼望去,眼前呈现出一幅争奇斗艳的画卷。逶迤蜿蜒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片片相依,充溢着一派勃勃生机;一枝枝饱满的花蕾、粉荷初露的莲花,在灼灼阳光下,显得出奇的艳丽、鲜亮,婀娜多姿地摇曳在灵动的碧绿中,丰润鲜灵有流香。偶然在荷塘转弯的一角,见到一朵红色的睡莲,从泥沼的浅地中昂然抽出,开出了一句美丽的音符,仿佛无视于外围的污浊,这时我会记起,《爱莲说》里的句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拂面吹来凉风,我不禁陷入沉思:究竟要怎么样的历练,我们才能像这一朵清净之莲呢?

  我忽然想起禅宗的一则公案,是关于莲花的。

  有一位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时如何?”

  智门说:“莲花。”

  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

  智门说:“荷叶。”

  ——在画舫上,一位衣着素朴的老妇,牵着衣饰绚如春花的小孙女,悠然地欣赏着美景,宛如荷塘中一扇画屏。这时你是否会想:那年老的老妇曾经也是花一般美丽的少女,而那少女则有一天会成为牵着孙女的老妇呢?

  ——如果我们坚守本格,不忘初心,是否就能找到荷花真实的心呢?如果我们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一池荷花,是否会坦然接受大千世界的风雨呢?

  于是又记起,庄严殊胜的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弥吽。

  这句极短的观音心咒,他的圆满成就是无法以文字表明的,勉强翻译成白话,可以说是“祈求自性莲花藏中的佛”,或者“祈求自心的清净莲花开放”。

  燃起缕缕禅香,冥思和雅梵音,在荷花荡里,细拂心尘,顿开茅塞,静静聆听一次有关生命真谛的诉说,我想,也是极好的。

  我站在船头,拉着女儿的小手,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迎着微风,想象着泰坦尼克号的浪漫,心中倏地跳出一首短诗:

  魂断情人桥,玫瑰千般娇。

  偏爱荷塘月,莲花自在香。

  我轻轻地念诵着,渴望与无碍的荷叶、莲花呼应。

  可是,荷并不答。

  恐怕只有被他感动得宠辱皆忘的人,才能走进他满载生命之花的梦中。

  图/胡林

  作者简介:刘伟,1988年4月出生,现就职于宝应农商银行。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责编/无言

  视觉/空青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9)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上一篇:游水泗荷园记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