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2019-8-30 15:08| 热度:3168 ℃ |作者:王晓山|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说起狗,有用狗来骂人,像什么:狗东西、狗日的、狗改不了吃屎、狗屁不如、哈巴狗、人模狗样、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狗咬吕洞宾、狐朋狗友、狐群狗党、狗拿耗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丧家之狗、狗头军师、狼心狗肺、狗急跳墙等等。也有用 ...

  

  说起狗,有用狗来骂人,像什么:狗东西、狗日的、狗改不了吃屎、狗屁不如、哈巴狗、人模狗样、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狗咬吕洞宾、狐朋狗友、狐群狗党、狗拿耗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丧家之狗、狗头军师、狼心狗肺、狗急跳墙等等。也有用狗来形容幸运的,如踩到狗屎运。

  说起狗,它是人类忠实的朋友,通人性,能看家护院,忠心耿耿,不嫌贫富,不离不弃。不过,狗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只讲恩怨,不辨善恶、是非。主人让它咬谁它就咬谁,唯主人之命是听;至于被咬之人是好是坏,该不该咬,这就不是它过问的事了,它也过问不了。

  说起狗,狗随主人性。活像主人形,其实狗不仅在行为上像主人,就连外貌和性格都有点像主人,在某方面有异曲同工之妙。有个男人螺旋腿走得快的时候就像圆规生硬的在往前划,他家的狗走路姿势居然也这样,叉开后腿一掂一颠的。有个男人脸特圆,是那种胖形的,每次出门狗就坐在电瓶车踏板上,那神态那圆脸真的和主人极像。有位废品收购站的老阿姨,蓬头垢面,脖子和手黑黢黢的,她养一条狗,也是脏兮兮,毛发乱蓬蓬都豉起来长,似乎近墨者黑。有个女主人是典型农村剽悍泼妇,她家的狗一样凶猛好斗。

  儿时生活于苏北乡间,曾夏天光着屁股被邻居周小年(生产队大多姓王,只有三户分别姓周、朱、刁,上个世纪80年代末,周举家迁到射阳湖镇)家的狗咬过,从此便留下阴影。每次到陌生的村庄生怕狗咬,都是心惊胆跳,我愈怕,狗愈凶。每次路过有狗的人家,总是绕着走,见着狗,我总是逃,它总是追,而且屡屡望着我的影子狺狺狂吠。长大后,遇见狗我便站住,不再逃避。虽然狗的优点很多,但我对狗向来就没有什么好感。直到我来苏州工作,老家父母也未曾养过狗。

  老家乡村里养的都是草狗,别名为中华田园犬,老家又称为土狗、家狗。它具有很强的耐寒、耐热、耐病特性,极少出现遗传病,也几乎不挑食,因此极易饲养,广泛用于农村看家护院,极尽职责。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村子里大多人家都养狗,主要是家护院防贼盗。那时候,人们尚且在为温饱而发愁,自然没有闲心情去养什么宠物狗,养的都是体格庞大的草狗,还是那种不加锁链进行约束的散养法。养条草狗并不增加多大的负担,几瓢刷锅水加一碗糠麸,搅拌一下就是狗的饭食,甚至让狗自己出去找食,根本不用管。一旦那家办酒席,附近的狗都会钻到酒席桌下,啃人家吐出的骨头。村子里一旦出现陌生人,狗就会叫,其他狗也会赶来,一起助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村庄便成了狗的世界,不时会传来狗吠的声音,在夜空飘来荡去,将远远近近的村庄连在一起。听我已过世的二妈(即二婶,宝应土话)说过,夜里十二点过后再有狗发出深厚叫声,预示第二天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小时候,也经常会见到狗狗之间的追逐嬉戏,甚至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交配(老家叫“踩水”),引来阵阵笑声,姑娘们或小媳妇都害羞得躲开了。

  小时候,女儿特别喜欢小狗,一见到可爱的小狗,就禁不住要近前抚摸它,跟它亲近亲近。有一段时间天天吵着要养小狗,我们一直没同意,一是没时间管,养狗要有时间遛狗,二是我对狗向来有种恐惧感。2015年7月,女儿中考完,实在拗不过女儿死缠烂磨,就满足了女儿的一次心愿。买了个白色小萨摩,还配了相关的狗窝、狗粮、洗澡用品。它给我女儿带来无尽的乐趣,俨然成了一对好朋友,天天缠住女儿。小狗就像一个准时的闹钟,每天天还没大亮就叫了起来,叫我领着出去。每天一起来,客厅里到处散落的鞋子、袜子、衣服,是它杰作,甚至把沙发、衣服咬破了,家人无可奈何。早上我起床第一件事,是处理客厅里小狗排泄物,家中充斥着一股骚腥味。怎么教它上专用的小便桶,它就是学不会,可能我们没有掌握教的要领。假期过后,女儿要去镇江警校读书,爱人在外企上班一直很忙,经常加班加点,我也在外地工作,在征得女儿同意的前提下,把它送给我爱人的同事。此后我们全家还去看望小狗了一次,小狗直扑我们身上,一种委屈,一种多年未见面的老友一样,依依不舍。后来听我爱人告诉我,自从看过小狗以后,小狗一个多星期躲过在阴角处不肯出来,此后,我们也不忍心去看望。

  我在读大学时最大收获之一,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第一次上门,遇到她们家的大黄狗,据她父母讲,只要家里来了陌生人,它总会汪汪警示。但我去,大黄狗摇着毛绒绒的尾巴,跟在我后面,好像领我进家门。丈母娘笑了,说大黄狗已把你当成自家人了。我第一次体会,大黄狗伺机察我们言观我们色,它善于观察,看出来我与爱人成一家人了。

  我坚持每天徒步,还有个特点,喜欢每天不一样的路线。所以我住的地方方圆五六公里,大大小小的路巷,我走遍了。前不久,我走到雨花台区的秦淮新河南健身步道,从东往西,一直走到断头路。在路的尽头,遇到一只流浪的大黑狗,附近没有一个人,从我方向扑来,吓得我赶紧找了个大石头,狗停住了,它怒目看我,我也怒目看它,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我站住,狗也站住,我慢慢地往后退,它也跟着。我举着大石头,狗马上站住了,我乘机而逃,狗再也没有追上来,我走到大路,终于松了一口气。

  父亲去世后,我才知道他去世二年前,收养了只流落乡野食无定所的黑狗,瘦骨嶙峋,脏兮兮的,父亲竟不嫌狗腥气。从此,这只黑狗有饭吃,有人关爱,再不用流浪,不用担惊受怕,仿佛老屋就是天堂。现在我才明白,父亲来苏州后不久总要急着回老家,原来惦记着这只黑狗。据老家人讲,父亲每天买点小鱼小虾,黑狗通人性,与父亲形影不离,父亲走到那,它跟着那。父亲每天午休习惯,黑狗就在守在屋外,父亲在小花园与人聊天,黑狗总是爬在父亲的脚下。父亲每天傍晚坚持绕着村子散步,父亲在前,黑狗在后。据广洋湖镇中心校徐有玉老师告诉我,有次这只黑狗陪父亲一道散步,小黑狗与一户人家的一只小鸡嘻闹,可能把这只小鸡弄伤了,父亲给了这户人家100元。后父亲告诉徐老师,说人家是弱势群体,应该加倍赔偿。现在,我每次回老家进入老屋,都会见到这只黑狗,体形偏小,浑身毛呈卷曲。现在一想起那黑狗,特别是那双忧伤无力的眼神,我忘不了。邻居都说,这只黑狗通人性,父亲去世后,黑狗一直都不怎么吃东西,黑狗每天不是守在老屋前就是十字路口,等着父亲回来。有人还讲,这只黑狗曾独自上过父亲的坟。

  王晓山于南京

  2019年8月21日

  来源:宝应生活网

  作者简介:王晓山,宝应县人,监狱建筑学家,监狱史学学者,江苏省监狱系统首席专家,研究员,现供职于江苏省监狱管理局。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