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今夜星光灿烂!写在共和国七十华诞之际

2019-9-25 09:51| 热度:7084 ℃ |作者:梁永胜|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夜幕垂临,华灯初放,推窗仰望,群星闪烁,一片宁静安详。共和国走过了七十个春秋,告别了烽火连天、流弹横飞,人民安居乐业,休生养息。我们又怎能忘记让共和国星空灿烂的开创者和建设者。我在努力寻找那几颗星,虽然它没有名字,但它们 ...

  今夜星光灿烂……

  ——写在共和国七十华诞之际

  文/梁永胜

  夜幕垂临,华灯初放,推窗仰望,群星闪烁,一片宁静安详。共和国走过了七十个春秋,告别了烽火连天、流弹横飞,人民安居乐业,休生养息。我们又怎能忘记让共和国星空灿烂的开创者和建设者。我在努力寻找那几颗星,虽然它没有名字,但它们与日月同辉,永恒在无边无际的星海中……

  一位倔犟的炮营长

  他是一名军人,又是我的师长,而人们总喜欢叫他“侉子”。在部队是一名炮营长,在法院任执行庭副庭长。与“侉子”打过交道的人,都夸他办事公道,不徇私情。有一次家中有亲戚为一案件打招呼,被他在办公室斥了一通,还是我出面拉了圆场。“侉子”一心扑在工作中,从不以权谋私,小儿子干建筑工人,自谋出路,在工地上人们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庭长的儿子。

  老庭长五十多岁还外出办案,与我们一同乘硬座火车,十几个小时下来两腿肿起来,也不叫苦。有一次去青海海南州办案,由于海拔高,气压低,差点晕倒在客车上。老庭长长期拼命工作,积劳成疾,刚退休还没有享受好时光就离去了。

  许多老百姓自发为他送行,哭泣声中还传来哭骂声:“你太无能了,哪一个当官的不把子女安排好,你有什么?”骂得对呀,四个子女没有一个端“铁饭碗’的,不是下岗就是打工,家中三间斗子房还是转业安置费砌的,你经手执行款项达百万元,从不伸手。记得有一次外出办案,当事人还请你高抬贵手,暗中塞个红包,不但被骂了一通,还乖乖地履行了义务。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从百姓的哭骂声中,让我看到一个老共产党员一身正气,高风亮节。人们不会忘记你这个“侉子”——张鑫盛。

  一位憨厚的警官

  判决书上从未署过名,法槌从未高高举过,可法庭常留下他的身影,他就是法警——王安成。中等身材,黝黑的皮肤,平时寡言,见人憨憨一笑。值庭、送达法律文书、押解人犯,都是审判工作中的辅助工作,他做的一丝不苟。一次在押解多名人犯时,下车不慎摔倒,锁骨摔断,同事劝他赶快去医院,被他拒绝,“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走了人犯怎么办?一起坚持到最后才去医院。

  法院为加强执行力量,法警驻庭,不但正常警务工作,还需独立办案,虽是一个门外汉,一有时间就去翻法律书,还参加了业余法律大学学习,很快进入角色,案件办得有条不紊,同行们刮目相看。凡遇重大执行案件,总是冲锋在前。一次去山东执行,深夜去扣押船只,由于天黑,不熟悉情况,登船后不小心踩空,跌下六米深的船舱,在一刹那间,凭着在部队练就的本领,双手落舱硬撑,逃过一劫,否则头朝底后果不堪设想。虽然闪了腰,第二天仍坚持工作,连去的申请人也伸出大拇指,王警官好样的。

  说好早上参加执行活动,怎么迟迟未来,等到的却是噩耗,因夜里心脏病突发,同志们谁也不信,他才四十六呀。当我赶到他家,他已静静的躺在那里,钟爱一生的警服伴着他。家徒四壁,屋顶也是竹架子。原来年迈的老父要赡养,妻子下岗,儿子上学,难怪他四季都穿着警服,可他从来未向组织开口,向当事人伸手。英年早逝,有谁来拯救这个家庭?没有荣誉,没有鲜花,只有惋惜,平淡的走完一生,这不正是无数无私奉献,默默无闻的战斗在法院一线法警的写照吗?

  一位吃苦耐劳的老黄牛

  体重不足白斤,却担着千斤重担;个子不高,内火却不小。一次上班正忙着,隔壁庭长室传来拍桌声,不好庭长准又发火,赶去打圆场,进门一看,庭长气的脸色发青,脸有些歪,桌上的风油精瓶粉碎,手中还流着血,对面的当事人耷拉着脑袋。经了解,原来被告人不但不主动履行义务,还带着礼来,请庭长手下留情。这时我才明白什么叫拍案而起,连风油精瓶都拍碎了,这是何等的正气呀!

  庭长当兵出生,为人直爽,眼睛容不下半粒沙。执法铁面无私,爱憎分明,大案要案冲在前。一次去淮安执行,对方仗着公、检、法有关系,执行软抗,想混过关。庭长果断强制执行,被不明真相的人围殴,他们专拣身材弱小的庭长下手。后在公安干预下得救。案件最后在上级法院协调下解决,当处理妨碍公务者时,庭长又网开一面,案件解决就行了。

  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庭长长期低烧不退,在大家劝说下才去医院,经诊断为白血病,可他不当回事,经过一次次化疗放疗,他已经脱了人形,在医院病床还惦念着工作,无底洞的药费使他多次想放弃治疗,经手上千件案件,从不向当事人伸手,他说我是一个放羊娃,是组织培养我成一名军人和法官,我不能给组织再添麻烦。凭着坚强的毅力,组织上照顾,与病魔抗争十五年,走完他坎坷的一生,他就是扬州市劳动模范—张成仁。

  一个没有名份的临时工

  能在法院谋上一份临时工作他已满足了,他没有奢求,在单位把车开好,在家把家庭照顾好。见人总是一个微笑,工作是临时的,但他是一个党员,党员不分正式和临时。凡与他接触过的人,除他忠厚老实外,突出印象是一个“灵”字,人有灵气,办事灵活,遇事机灵,他虽然开车,但份外活抢着干,强制执行维持秩序、说服劝导、搬运抬物。最关键有几次在外地执行受阻,他机灵的离开,把第一信息发到院里求助。在合肥执行受阻时,他一个人去当地法院,搬来救兵。

  那一年的秋冬之交,去北京办案,在京沪高速淮安段突遇团雾,前方事故堵车,当反应过来已迟,按常理和本能可以把方向盘向左打,可他打向了右方,一车法官的命保住了,而他的生命定格在二十九岁这个风华正茂的年龄上,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

  当我在殡仪馆寻找到了他,我真不敢相信昨天还去扬州办案回来,今天就阴阳两隔,我怎么面对他白发的父母和孤儿寡母呢?这是因公殉职,一个念头就是为他找回属于他的荣誉,可是他是临时工,我们据理力争,院长说没有文件规定,只能在经济上适当照顾。大家愤愤不平,人亡也分三六九等,这就是体制,你又能怎么办呢?每当车辆行驶至淮安段,都会主动减速,行注目礼,寄托哀思,以慰故人……。殷万祥天堂那边没有临时工吧?

  抹去眼角的泪珠,搁下手中的笔,深思眺望。一轮明月当空照,众星托月,他们是共和国星空中的一颗颗闪亮的星星,正因为无数颗无名之星,使祖国的星空更加绚丽。他们是一块块无名基石,正是这无数块基石,才使共和国大厦坚如磐石。我们不会忘记他们,共和国不会忘记他们。

  今夜星空灿烂,明天祖国更美好。

  作者:梁永胜 宝应县人民法院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