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吾乡东荡

2020-8-24 08:41| 热度:1949 ℃ |作者:夏文彬|来源:宝应作家|我要投稿

西湖东荡,十分形象地概括了宝应地理风貌的东西差异。西湖自不是杭州的西湖,却也不逊西湖,湖面宽广,波光粼粼,两岸树木郁郁葱葱,风光旖旎。而东荡对我而言就更熟悉了,我的家乡射阳湖镇就在东荡,我生于斯长于斯 ...

  吾乡东荡

  夏文彬

  西湖东荡,十分形象地概括了宝应地理风貌的东西差异。西湖自不是杭州的西湖,却也不逊西湖,湖面宽广,波光粼粼,两岸树木郁郁葱葱,风光旖旎。而东荡对我而言就更熟悉了,我的家乡射阳湖镇就在东荡,我生于斯长于斯。虽然远离,对于这里的一切我却一直念念不忘;我会经常回来看看,即便每次都是行程匆匆,但我也会花点时间开车绕一圈。对于她的每一点变化,我都会仔细地审视,小心地察看,就怕漏了什么,而她每次都会给我一点惊喜,感觉每天都在变化。

  荡,虽没有湖的广阔,却别有一番风韵。荡田内水网纵横,沟壑交错,野趣盎然,景色四时不同,四季各异,美不胜收。荡田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野鸭戏水,野鸟低翔,风吹芦花满天飞扬,一派“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美。

  先民们为了生存和种植农作物,把湖荡分割成很多块,在四周筑起高高的大堤,大堤上种满白杨,大堤和白杨仿佛成为家乡特有的模样,镌刻在我的脑中,大堤内那些散落的村落和田地便是我们的家园。东荡被无数座这样的大堤分割。那些远离人烟偏远的湖荡地也就零星地种点荷藕,芡实等水生作物,或者就干脆芦苇漫天。高堤把水挡在了村外,却也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麻烦,船成了湖荡地区出行的主要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