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宝应叶挺路记忆:我的游乐天地

2020-8-25 14:26| 热度:5655 ℃ |作者:何平|我要投稿

叶挺路在上个世纪都还是宝应唯一东西向的大通道,也是城中心的主干道,许多重要的部门与场所都集中在这条路上。我的幼时,我年轻时,叶挺路一直是宝应文化与体育活动的中心,我从小到大玩耍游乐的地方也离不开叶挺路 ...

  我的游乐天地——叶挺路记忆之二

  文/何平

  叶挺路在上个世纪都还是宝应唯一东西向的大通道,也是城中心的主干道,许多重要的部门与场所都集中在这条路上。

  我的幼时,我年轻时,叶挺路一直是宝应文化与体育活动的中心,我从小到大玩耍游乐的地方也离不开叶挺路,它给我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快乐。

  那时宝中是叶挺路的东端,宝中的大门朝西,正对着叶挺路。

  从宝中向西走,北边是工人俱乐部(现工人文化宫及其后面),最早的时候还没有体育场(上世纪60年代才建立了体育场,相对原来实验小学旁边的老体育场,故称新体育场,现在南面成了金鹰大酒店,后面是体育馆与文化馆及运动场)。

  原先工人俱乐部的大门所在,现成了工人文化宫。

  这个圆门还是工人俱乐部当年的原样。

  工人俱乐部大门是很气派的,进去后有一排房子对着大门,四个大间,每间都差不多有一间教室大。有时会举办一些展览,记得曾经举办过泥塑《SHOUZU院》的展览。在没有展览时,就放了乒乓球桌子,我们经常在那儿打球。记得有一次,我们故意把窗户的插销拔出,然后不等管理人员开门就从窗户爬进去打球,结果被抓住了,要告诉老师,还要收走我们的乒乓球拍,我们拼命道歉认错才算了事。许多乒乓球比赛也是在那里进行的,我写过的1962年的全县成人与少年的乒乓球比赛都是在那里进行的。

  这四间房子的左右还有退后到北边的两排房子,与那四间呈品字形,有走廊相连。西边的两间经常用作听评书的书场,有一段时间,著名的评书大师康重华曾经在这儿说了好几个月的《三国》。东边常作为文娱活动的排演厅,我就在那儿排过节目。

  从西边向后走有一条路,是一个圆形的门。最近我去寻踪,发现那个圆门还在,还有两排房子也在,只是已经给人居住了,从外形上还能看出当年的样子。

  工人俱乐部的东边有一个水泥篮球场。每逢周末节假日还是蹓旱冰和跳舞的场所。宝应的许多文化品味高的知识分子们都会到这里跳舞,宝中与人医的比较多。我好像见过韩厉观、宋琪老师、倪正白医生等在这跳过舞。可一度时期竖起了石油勘探的井架,传言宝应地下有石油,让我们产生了宝应很快就要变成玉门或克拉玛依的感觉,后来说储量不大,就中止了。这好几年的勘探造成很长时间我们不能玩篮球了。

  DA会堂改建成的大酒店。

  工人俱乐部的对面就是DA会堂,现在变成了一个大酒店。那时DA会堂与叶挺路之间还有一些民房没有拆除。这个DA会堂是上世纪60年代建筑的,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烂尾”了很多年,只是用芦席盖了顶,封了窗户。里面就是泥土地,连水泥都没铺。后来放了一些木制的长条椅,可以用于集会,也成为那些年代一些文艺团体的演出场所。那时我家在宝应中学的三宿舍,我家的后窗户就对着DA会堂旁边的院子,从窗户可以翻进去。我还曾经翻去看过演出。

  上世纪70年代后,DA会堂开始经过整修,铺了水泥地,也换成了可翻收的椅子,四周的墙壁与天花板都修好了,也可以放映电影和举行演出活动了。

  我记得有不少比较知名的文艺团体在DA会堂演出过,如省京剧院的荀派传人宋长荣来演过《红娘》,我母亲原先工作过的中央歌剧舞剧院也来演出过。

  我在DA会堂也参加过多次演出,当时每年几乎都有地区、省里的文艺调演,由各县出一台节目,而在调演出发或结束后都会在DA会堂公演。

  工人俱乐部西边是文化馆,文化馆后面是图书馆,我是这里的常客。再向西就是广播站了。上小学时我也在那儿打过球,那时吴钟云老师球打得很好。苗在蕙就是在广播站打出来的女选手(她大姐是广播站的广播员),曾经作为县代表队参加地区的比赛。广播站再向西就是电影院(现世纪影城)了,这也是给我留下难忘记忆的地方。

  原先电影院,现在是世纪影城。

  在上小学与初中时,母亲和我几乎是每部电影必看。根据我小学时的日记,仅1962年1-9月我就看过电影53部,观看的日期与片名都有记录。看电影对我的文化启蒙起了重要的作用。

  电影院东边有个茶炉子,茶炉对面痘神庙街的西首有一间康乐棋室,当时是宝应唯一的玻璃盘,我们在那里捣过棋。每一盘收费2分,而普通盘收费仅1 分。我的技术不行,不敢乱捣,怕把人家的玻璃捣坏,大多站在旁边观望。捣棋这种宝应的土斯诺克,现在的年轻人大概没玩过吧。

  过了大新桥向西,北边是照相馆和宝源浴室,浴室还在,可照相馆已经拆除了,变成了街心公园的一部分。以前我们的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在照相馆拍的。高中毕业下乡前的一段时间,同学们三五成群的拍照留念,把自己的单人照洗印多张分送给各人。不过那时都是黑白照片。

  宝源浴室还在,但隔壁的照相馆已经拆除了。

  这就是原先染浆坊与画室所在之处。

  照相馆的对面门朝北的是染浆坊,这个行当现在消失了,房子也早已没有了。当时因为好友胡瑞浒的父亲在那里工作,经常和他一起去,所以也比较熟悉。染浆坊向西就是陆鹤皋的肖像室,我们放学后经常会站在外面看老人用九宫格放大照片。这是顾仁荣帮我回忆起来的,我记得中大街上也有过画像的,但朱家巷北首东边的这家画室,我还是有印象的。

  就是在叶挺路西段的县政府里面,我也去打过乒乓球。那是跟小学的同学王曙一起去的,他的父亲是当时宝应的县委书记,他也喜欢打乒乓球,他知道县政府里有乒乓球台,也认识管理的人,所以我们可以好好玩耍一番。

  原县政府所在地。

  “文~革”时我们不上课了,夏天经常是吃完了中饭到叶挺路最西边的新西门运河边去游泳。曾经有一段时间,运河堤畔红旗招展,人流如织,各个单位各个学校都组织了学游泳的活动,响应伟大领袖“到大江大海中去锻炼”的号召,去运河游泳。那气势,真是庞大而壮观。宝中同学丁钰的父亲好像就是那时不慎溺亡的,他原是好水性,却出了意外。

  我们几乎天天游,一直到太阳偏西了,再从叶挺路的最西边走到叶挺路最东边的新体育场打乒乓球或打篮球,玩到天黑透了才回家。那时浑身晒得黝黑,却觉得无比畅快。

  叶挺路西端,上坡就是运河堤了。

  叶挺路,给我留下的是快乐的回忆,如今,我们老了,文艺体育活动渐渐离我们而去了,叶挺路也老了,原先那一段,残旧而衰落了,许多场所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我有时走在叶挺路上,还是有一种亲切感,在我的心中,它仍旧充满活力,依然年轻。

  本文系何平原创作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