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怀想儿时的年

2021-1-30 15:03| 热度:3107 ℃ |作者:谢平|来源:宝应作家|我要投稿

小时候,乡村物质匮乏。但是,对于我们孩子而言,过年是最幸福的事情。新衣服、新布鞋、新头花、压岁钱,是我们儿时过年一直不变的盼头。记忆中的年,是妈妈锅上,我锅下,是妈妈做饼,我烧火。她半夜把我叫起,围着 ...

  怀想儿时的年

  文/谢平

  小时候,乡村物质匮乏。但是,对于我们孩子而言,过年是最幸福的事情。新衣服、新布鞋、新头花、压岁钱,是我们儿时过年一直不变的盼头。

  记忆中的年,是妈妈锅上,我锅下,是妈妈做饼,我烧火。她半夜把我叫起,围着锅边,将一小缸发好的面,一勺一勺往锅里摊开呈椭圆状,不停地用锅铲翻动着。我在锅下,把控着火候,火大饼会糊,火小饼不熟,慢工出细活儿。我伸出头趴在锅台上,不解地问妈妈, “为什么半夜做饼?” 她总是神秘地告诉我,“白天人多,你小孩子家不懂。”而当我成年后,懂得了半夜做饼的“不懂”。

  记忆中的年,是妈妈在灯下为我们赶做新布鞋,进了腊月门,妈妈就开始糊“骨子”,她将一些零头布,一层浆糊一层布,垒叠在一起,粘在半扇门上晒干,照着几张发黄的纸鞋样子裁剪下来,一针一线做成鞋帮子,再一针一线将鞋帮纳上鞋底。我和妹妹晚上在妈妈一边做鞋一边唠家常中睡去,第二天又在她赶做新鞋的灯光中醒来。那个年代,整个村庄只有一两台“洋机”(缝纫机),那是家境殷实的人家拥有的,妈妈很是羡慕。而当我成年后,“洋机”逐渐被淘汰,妈妈年龄也大了,眼睛也不如以前,买“洋机”给妈妈的心愿就这样搁置了。

  记忆中的年,是二伯戴着护袖挥动着手中的大毛笔,为村里每一户人家写“门对子”(对联)。二伯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教书先生之一,是村里人眼里的文化人。腊月二十四往后,二伯就开始忙了,村里人对对联的内容不讲究,写好就行。他们一早把红纸送过来,傍晚来拿。二伯不抽烟,一般来的人丢下红纸,客套几句就走了。我趴在桌面上看着二伯写,他写好一对,我就挨着墙边按顺序一对一对放好,偶尔也会心生让我也写一写的想法,但不敢吱声。而当我成年后,二伯已丢下了毛笔,他年纪大了,加之印刷体的对联好看又省事。但是他写的对联不管在哪,什么时候,我都能认得是二伯写的。

  记忆中的年,没有电视,没有春晚,就盼着初一早晨早点天亮,戴上新头花,穿上新衣服、新布鞋,妈妈好像知道我们的心思,早早把这些就放在了床头。一早串门拜年,我们孩子见面总相互炫耀着“我压岁钱有几块了”,比拥有全世界还开心。

  儿时的年,有幸福有期盼有年味。而今,当我离开妈妈的村庄多年后,忆及儿时的年,幸福依旧、年味依旧,且期盼依旧。

  本文系宝应作家(ID:byzazhi)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