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烫罐

2021-5-26 17:43| 热度:13594 ℃ |作者:石伟|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深秋的一天,我从省城回故乡省亲,顺道看望多年不见的初中学友。我的突然造访,让老同学很是惊喜,忙不迭从里屋拿条崭新毛巾,走进厨房,操起锅盖上的汤勺,朝烫罐里舀出几勺冒着热气的烫罐水入盆,热情地招呼我:洗 ...

  烫罐

  文/石伟

  深秋的一天,我从省城回故乡省亲,顺道看望多年不见的初中学友。我的突然造访,让老同学很是惊喜,忙不迭从里屋拿条崭新毛巾,走进厨房,操起锅盖上的汤勺,朝烫罐里舀出几勺冒着热气的烫罐水入盆,热情地招呼我:洗把脸,解个乏。此情此景,那么熟悉和亲切,顿时,儿时有关锅灶及烫罐的往事涌向脑际,铺展开连绵的回忆......

  早年,我家厨房紧连坐北朝南的三间主屋。不规则、呈棱形的锅灶,设有大小两口铁锅,两口锅之间内侧立着个并不起眼的烫罐(铁质圆柱体,约12~14厘米宽、20厘米长),大锅煮饭,小锅炒菜,烫罐焐热水。这"铁三角"相得益彰,各尽所能。农家人一日三餐,灶堂里柴火"哧哧"燃烧,缕缕炊烟在屋顶上袅袅飘荡;灶台上饭锅、菜锅的香气连同烫罐的热气氤氲开来,弥漫着轻悠飘出屋外,尽显农家恬淡、祥和、温润和勃勃生气。

  灶台上的烫罐是个吸纳灶堂余火、余热的绝好容器。它贴靠灶壁,处于灶堂出烟口的咽喉要道。灶堂里闪耀升腾的火舌和燃为灰烬的热焰,总会把最后的热能"奉献"给予烫罐。寻常农家灶台烟火生生不息,这烫罐里的水便温热常在,生气盎然。

  农家人生活起居、养家糊口一点离不开它。早晨,拿烫罐水漱牙、洗脸,清爽投入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