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脱兔

2022-3-31 16:04| 热度:6730 ℃ |作者:周以耕|来源:勤耕有益|我要投稿

“烧火不花钱,柴火归我包。”是我上小学向母亲打的包票。放学回家便拿上耙子,带上绳子,挎上竹篮去拾柴划草捡煤碴,确保家里灶膛柴草有得烧,煤炉有炭添,减轻因我上学给家里带来的经济压力。有趣的是,曾在划草途 ...

  脱兔

  文/周以耕

  “烧火不花钱,柴火归我包。”是我上小学向母亲打的包票。放学回家便拿上耙子,带上绳子,挎上竹篮去拾柴划草捡煤碴,确保家里灶膛柴草有得烧,煤炉有炭添,减轻因我上学给家里带来的经济压力。

  有趣的是,曾在划草途中远远发现一只野兔躲在草丛中,我蹑手蹑脚挨近它,它见我的到来迅速逃窜,我奋起直追,它歪歪戗戗不正常的跑姿,没跑多远被我逮住,原来是一只腿部中枪受伤的瘸兔。

  它使出全身解数在我小手中挣扎,两颗玻璃球似的红眼睛气嘟嘟地盯着我。我说:“你不能怪我呀!不是‘守株待兔’地特意布局,而是一次偶然幸遇,这是天意!就像我没有什么造孽,上帝却给我带来阴云笼罩而享受不到父爱的阳光,自小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活,让我饱受世间苦难,这是命运地安排,只得顺从忍受,天意不可违抗!”

  与它讲话好似对牛弹琴,不管它听得懂听不懂,我还是告诉它:“天意注定你是我的口中餐,不然怎么会被我这个小孩子逮住,你乖乖认命吧!”

  我想象着把野兔拿回家定会给母亲带来一阵惊喜,也会给成年累月不沾荤的家人意外收获一顿美味,感谢上帝对辛勤劳作人特意安排的一次犒劳。

  野兔自知大难临头,突然憋足力气又蹦又扫,爆发力超出我的想象,超出我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