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感受“老大哥”

2022-7-12 16:31| 热度:5948 ℃ |作者:周以耕|来源:勤耕有益|我要投稿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辍学在家,不知母亲从哪里打听到县食品公司招收季节工的消息,便心急火燎地拖着我去报名。报名程序很简单,报上姓名、年龄、性别就行了,不需要家庭出生、政治成分相关信息。我和母亲居然都被录用 ...

感受“老大哥”

文/周以耕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辍学在家,不知母亲从哪里打听到县食品公司招收季节工的消息,便心急火燎地拖着我去报名。报名程序很简单,报上姓名、年龄、性别就行了,不需要家庭出生、政治成分相关信息。我和母亲居然都被录用了,14岁的我数年龄最小。哪管季节工、正式工只要有一份工作能挣钱就行。有了工作单位就是工人阶级,那是何等的骄傲和自豪!

工人是老大哥,工人最光荣,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我再不是走街串巷,逢人吆喝的小商小贩。我已化茧成蝶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工人老大哥了,我一下子高大起来,街旁的房屋变得特别矮小,回家的道路变得无比宽敞,一切都在给我让路,我昂首挺胸迈着大步一路自豪地唱着:“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盖成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改造得世界变呀变了样!……咱们的脸上发红光,咱们的汗珠往下淌!……哎!嘿!哎!嘿!嘿!嘿!嘿!嘿!……”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妹妹,让妹妹与我一同分享这份快乐!抱起妹妹旋了个三百六十度,妹妹“咯、咯、咯”的银铃般笑声冲出屋外……

上班报到的那天,东方尚未吐白,我和母亲早早地来到食品公司。工作人员把我们领到禽类屠宰车间,一股血腥、禽粪、尸腐发酵后的混合怪味扑面而来,直钻鼻孔,熏得人反胃恶心、头晕要吐。偌大的绿头苍蝇飞来飞去,结伴上下翻舞,发出嗡嗡怪声,我用两只小手在空中划来划去,拨开苍蝇无端地侵袭。

老员工一张张表情冷漠的脸和一句句冷嘲热讽的语言。是欢迎新员工的入职的特殊方式,还是敌视新员工而采用的一种恐吓手段?我想是给新员工的一个警告,这地方挣钱不容易!

我们的工作是给鸡、鸭、鹅脱白,土话叫薅毛。按件计酬,鸡一分钱一只,鸭二分钱一只,鹅五分钱一只,剥禽䏝五厘钱一个。鸭子外销订单量大,一时以薅鸭毛为主。

我们各领了一只大木桶(类似大澡桶)和一把镊子。镊子有十二公分长,宽约两公分,一头是镊子,一头是小方刀,两头功能各异。大院里一排芦蓆棚子即为禽类屠宰车间,砖头铺就的地面,四周水沟排水。芦蓆棚内有一排木制案板、两口大缸,院中露天空地是薅毛作业的作场。

我们在木桶里放了半桶水,准备工作就绪后静等“原材料”作业。一个约四十岁的男人,人称史大爷,他是这里的领班,也是刽子手。史大爷在铁笼里抓出鸭子,一只手娴熟地抓住鸭子的翅膀、爪子和脖子,另一只手操着锋利的屠刀,只见刀在鸭脖上一捋,热血喷涌而出。扔在地上的鸭子“扑通、扑通”片刻不动了。史大爷动作麻利,一会儿功夫,满院横尸一片。

这时往大缸里放入热水,史大爷拎起鸭子一只一只扔进缸里,拿着大棍子在缸内一阵搅动,戴上皮手套把烫过的鸭子再从缸里一只一只捞出来扔在地上。史大爷拎着鸭子说:“原材料来了,每人先分配五只,后面陆续供应。”

史大爷又去杀鸭、烫鸭,准备下一批“原材料”。 大家将脱去大毛的鸭子放进木桶,坐在小凳上弯着腰,低着头用镊子仔细地在水里薅小毛。薅小毛先易后难,按顺序从翅膀、屁股、后背、胸脯一处一处地把小毛薅干净。

鸭脖至鸭头小毛最多,是最难啃的骨头,耗时多,见效慢。薅鸭毛是个细心活,薅毛如绣花,功夫不到,小毛薅不干净,送检不合格还是要返工,它磨练人的意志,急性子也要成为慢性子。一个小时下来,我头晕眼花脖子酸,最难受的是腰,酸得无法直立。好不容易伸直腰站起来活动几下,还要继续低头弯腰重复着薅毛的动作。

这时往大缸里放入热水,史大爷拎起鸭子一只一只扔进缸里,拿着大棍子在缸内一阵搅动,戴上皮手套把烫过的鸭子再从缸里一只一只捞出来扔在地上。史大爷拎着鸭子说:“原材料来了,每人先分配五只,后面陆续供应。”

史大爷又去杀鸭、烫鸭,准备下一批“原材料”。 大家将脱去大毛的鸭子放进木桶,坐在小凳上弯着腰,低着头用镊子仔细地在水里薅小毛。薅小毛先易后难,按顺序从翅膀、屁股、后背、胸脯一处一处地把小毛薅干净。

鸭脖至鸭头小毛最多,是最难啃的骨头,耗时多,见效慢。薅鸭毛是个细心活,功夫不到,小毛薅不干净,送检不合格还是要返工,薅鸭毛磨练人的意志,急性子也要成为慢性子。一个小时下来,我头晕眼花脖子酸,最难受的是腰,酸得无法直立。好不容易伸直腰站起来活动几下,还要继续低头弯腰重复着薅毛的动作。

这地方按件计酬怠慢不得。第一天我和母亲共完成了41只鸭子的薅毛任务,工资八角二分。收工后我连跑带蹓地朝院外奔去,恶心反胃一阵呕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院外的新鲜空气,恨不得将肺子翻出来冲洗一遍,让臭熏熏的肺子焕然一新。浑身骨头散了架,回到家一头倒在床上,感叹:工人老大哥不好当呀!

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诀窍。薅毛也一样,鸭毛也有难薅易薅之分。刚褪过大毛的鸭子,新毛刚出,全身布满小毛最难薅。耗时费力难挣钱。熟手不要这种鸭子,往往推给新来的人,还振振有词做人情。美其名曰:把新来的人练手,其实是欲盖弥彰下的欺生。

小夏比我早来几天,把一只小毛多,极难薅的黑头鸭子丢到我这里,顺手拎走一只容易薅的白头鸭子,我站起来要求退回。

他高出我半头,藐视我个子小,对我的要求置之不理。我比他迟来了几天,好像应该被他欺侮。我是工人老大哥了,哪里还愿意吃他这一套。工人应该团结,团结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鸭子。他把薅毛工场看成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我愤恨小夏太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

苦难生涯铸就了我的个性,再不是原先那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了。我火了!怒发冲冠,拿起鸭子砸他,一阵猛砸,像机关枪一阵火力充足地猛烈扫射,劈头盖脸,不管砸中没砸中,他一下子被我砸懵了。

等他缓过神来追我,我跑到案板前抓起那把杀鸭子的尖刀晃来晃去,你过来,我拿你当鸭子对待。血刃的尖刀在阳光映衬下反射出道道寒光,令他畏惧止步不敢上前,怕我真把他当鸭子杀了。其他员工,史大爷怕闹出大事情,纷纷过来批评他,说他惹祸挑事制造事端。

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我的愤怒之举,面对血刃的尖刀,小夏自知理亏,胆怯了! 乖乖地归还了我原来的白头鸭子,嘴里叽里咕噜,人败嘴不败地离开了。我本想吓唬吓唬他,本是无奈之举。如果他敢过来,我还骑虎难下呢。那我只有带着刀跑,反会把自己弄得很尴尬。若两人互不相让那必定要闯出大祸来。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不费一枪一弹打赢了这场以弱制强的战争!以往遇上这类事,自己卑微的身份只有忍气吞声,任人摆布,回家痛哭一场发泄委屈情绪。这次可不一样,我已经是工人队伍阶级队伍中的一员,是老大哥了,才有斗大的胆量,才有理直气壮的英雄创举。

听说小夏一向专横跋扈,欺霸一方,这次丢孬了。曾被他欺侮过的人由衷高兴,挤眉弄眼向我投来钦佩的目光。

三天后,小夏招手把我拉到工棚背后,我心里嘀咕着这家伙又要使什么坏招报复我。他那活活抖抖的手从布裙口袋里掏出一个炕山芋递给我:“我们交个朋友吧!”山芋,我早就吃厌了,见到就反感。他的眼神告诉我,渴望我接受这一份虔诚的悔意。我拿着他给的山芋吃了一大口,脱口而出:“香喷喷,热乎乎,甜蜜蜜,好吃!”他笑了,笑得真诚;我也笑了,笑得爽朗。

工友们见识了我的厉害。从此,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工场,没有人再欺侮我和母亲了。

季节工的时间只有几个月,我为此自豪。在这里,当过一次工人老大哥,有过扬眉吐气的时光,获得了人生的首战告捷!

来源:勤耕有益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下一篇:创先不辞平凡上一篇:父亲的回忆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