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文艺 查看内容

五月蚕豆香

2016-7-12 14:12| 热度:442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陆金美|来源:宝应文化月刊|我要投稿

初夏,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上市,碧绿的芹菜,脆嫩的黄瓜。我沿着街道欣赏,突然我眼前一亮,是刚从田间摘来的蚕豆夹,一个个青翠得逼眼,透着绿意,慵懒地躺在竹篮里。我停住了脚步。伸手 ...
  初夏,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上市,碧绿的芹菜,脆嫩的黄瓜。我沿着街道欣赏,突然我眼前一亮,是刚从田间摘来的蚕豆夹,一个个青翠得逼眼,透着绿意,慵懒地躺在竹篮里。我停住了脚步。伸手拿起一只蚕豆夹,剥开外壳,几粒嫩绿蚕豆混着菜圃的田野味,弥散开来。
  它的清香,一直留在我悠长的记忆中。
  儿时的秋天,我常常跟着母亲到田埂上或小渠边“点”蚕豆。母亲先用镰刀将田埂上或小渠边的杂草清除干净,然后用铁锹挖小坑,母亲在前边挖,我就跟在后边,从提着的篮子里抓一把蚕豆,每个坑里丢二三粒,然后,用脚在坑边一踩,小坑又被泥土填平了。时间不长就能“点”一条田埂。丢够了,我就放下篮子,走到小河边,掰几张芦苇叶子卷个芦笛,站在小木桥上吹……这时候,母亲是不会责怪我的,她只是看着我,笑我贪玩。过不了多久,蚕豆苗就钻出了泥土,田埂上或小水渠边一片青绿。蚕豆苗很贱长,无须施肥,也不怕寒冬,且成活率相当高。到了春暖花开的日子,蚕豆苗一下子串得老高的,翠绿的叶片里,一朵朵洁白的蚕豆花调皮地探出头来,十分好看。那时,父母都忙于队里的农活,我们这些孩子大多无人过问,一放学,我们就去队里蚕豆地里疯。有时躲猫猫,有时玩游戏,有时趴在蚕豆花上闻香气,可开心了。只要不踩着蚕豆,一般是不会受到大人责备的。
  蚕豆荚饱满了,在田间劳动的母亲收工时,顺手从田埂上拔几棵带回家。剥开蚕豆外壳,将一粒粒蚕豆放在盘子里。贪吃的我用细线将蚕豆串在一起放在锅里和米饭一起煮熟,等到吃完午饭上学时,我将煮熟的蚕豆挂在脖子上,那一长串的蚕豆宛如老和尚挂在脖子上的佛珠,想吃的时候随手拽几粒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那种感觉特滋润,特甜蜜,途中遇上同学分几个,人越走越多,一路欢声笑语。等到了学校,那一长串的蚕豆早已吃光了。
  记得小时候,蚕豆是家里招待客人的一道主菜。有客自远方来,母亲从菜园里拔几棵蚕豆杆拿回家,先剥开蚕豆外壳,再去掉表皮,用清水一洗,拿俩仨个鸡蛋或鸭蛋,切好葱、蒜。添柴烧旺火,鸡蛋或鸭蛋炒蚕豆,香气阵阵,看着就眼馋了。难怪家乡人说“蛋炒蚕豆,神仙也来凑”。蚕豆除了炒鸡蛋或鸭蛋,还和很多食物都是绝配。母亲用蚕豆做出很多的美食。蚕豆烧咸菜,蚕豆烧肉,蚕豆蛋汤等等。
  读鲁迅的《故乡》,欢呼雀跃,因为我们感同身受。在脱离大人的短暂自由里,呼朋引伴,自己动手,在小河边挖坑架锅把用细线串的一串串蚕豆放在锅里水煮。学大人的样子,撒些从家里带来的盐,然后煮十几分钟,望着锅里的蚕豆,早已馋涎欲滴的我们用树棍捞起一串串蚕豆拎在手上,吃得津津有味。
  蚕豆长老了,从蚕豆荚里剥开,放在地上晒干后,我们便吵着让妈妈炒蚕豆。妈妈把炒熟的蚕豆,装在一个白色玻璃瓶里,藏起来。乡村的夏夜,人们总喜欢三五成群地从家里摇着大蒲扇,来到村口的大柳树下乘凉、聊天。晚上妈妈就抓一点蚕豆给我,口袋里装着蚕豆,围在大人身边听故事,这样,蚕豆的香,能在我的嘴边逗留一个夏天。
  很多年过去了,每当五月,每当看到盛开的蚕豆花,我总是怀念那香喷喷、绿滴滴的青蚕豆来。那些伴着幸福的蚕豆往事历历在目,在我的心底弥漫着一缕“思乡”的情绪,好想走进那“邻居田埂相逢语,十里春风蚕豆香”的梦里故乡。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下一篇:南海何人敢仲裁?上一篇:仲夏之夜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