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文艺 查看内容

五十五年前我的一篇日记

2016-11-22 13:57| 热度:249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胜宝应真|来源:胜宝应真|我要投稿

五十五年前,也就是1961年11月20日,我写过一篇日记,是关于我小学的算术老师张碧梧的。那时我在宝应县实验小学读书。张老师瘦瘦的,个子比较高。他的肢体有一些不自主的动作,比如左手拍右肩膀,立刻就又用右手拍左肩膀,因为他总是拿着 ...

  五十五年前,也就是1961年11月20日,我写过一篇日记,是关于我小学的算术老师张碧梧的。那时我在宝应县实验小学读书。
  张老师瘦瘦的,个子比较高。他的肢体有一些不自主的动作,比如左手拍右肩膀,立刻就又用右手拍左肩膀,因为他总是拿着粉笔,手上有很多粉笔灰,一拍肩膀,衣服上又沾上了粉笔灰,他接着就会调头吹吹这些灰。现在看来可能属于帕金森之类的症状。张老师是抽烟的,总是看到他手里拿着烟,有时说话时还会咳上两声,也许是因为抽烟引起的慢性喉炎造成的。
  我们那时很小很调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偷偷地在背后学张老师这样动作,也会“咳咳”两声,感到好玩。但是大家对张老师还是非常尊敬的,因为他课教得好,工作又特别认真。
  本来我都不记得了,这次看到这篇日记,才又想起来,原来我们六年级一共四个班,语文和班主任是四位老师担任的,一班是朱耀远老师,二班是郝兆奎老师,三班是鲍惠群老师,四班是江潮君老师,可这四个班的算术都是由张老师一个人担任的,每天要上起码四节课,要批改200人的作业,这个工作量太大了。
  我写这篇日记时,正是我们六年级的上学期,距离毕业考中学的时间很短了,可张老师因为生了肝炎,在家休息,由一位年轻的田老师代课,田老师缺乏经验,所以同学们都有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张老师不等病好利索,就又来给我们上课了。
  我们大家都很高兴,也很感动,我就写了这篇日记。在我的日记中,这一篇是比较长的,记录了当时的情况。许多话现在看起来有点时代的痕迹、政治性的套话,但在当时,也是我的心里话。

  五十五年过去了,好像从小学毕业后,就没有见过张老师了,顶多是在街上走路时遇到过几次。后来“文革”、下乡插队,听说当时小学的这些老师境遇都不太好。
  非常怀念张碧梧老师,怀念我小学的这些老师们。
  1961年 11月20日 星期一 天气雨
  上午算术课换了老师,仍旧是以前的老师——张碧梧老师。他讲得有条理,有层次,有重点,有条不紊,能抓住大家的心,也能对一些错误,作些批评。他的话一针见血,正中要害,他真是一位有经验的好老师。课后,同学们也赞不绝口,齐声道好。比起田梅生老师来真好多了。田老师讲课没经验,总是按书上来,死教条,死背书,不能灵活运用,不能抓住人心,所以同学的评价也不太好。
  张老师最近病才好,得的是肝炎。以前学校没算术老师,张老师一人担四个班,太辛苦了。生病初期,他还要坚持上课,因为他知道学校缺乏教师。可是,医院的领导上一再“强迫”他休息。他感动地说:“要是在解放前,生了病,不但不给假,一病就失业了。解放后,虽然病了,可是领导上照顾,不要上班,工资照发,看病不要钱。而且一般市面上难买的东西也特殊供应。解放前后,真是一天一地呀!”张老师的话一点也不错,党就是照顾人民,是人民的救星。张老师病中也常到学校看本子,病稍愈,就要工作。经过再三请求半工作半休息地工作起来了。现在,他的病好了,仍然做我们的老师。从这里可以看出张老师忘我的工作精神的伟大。我们为他的健康而祝福!张老师这样工作,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我决心做一名三好学生,来感谢他的辛勤劳动。
  (在我们的毕业照片上,最后一排最左边的一位,可能就是张碧梧老师。)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