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名人 查看内容

为纵棹园点赞!清代状元王式丹咏家乡诗作欣赏

2016-12-26 14:49| 热度:1045 ℃| 0人参与 |作者:王强|来源:宝应政协|我要投稿

清代状元王式丹是宝应妇孺皆知的历史文化名人。人们都知道他是宝应唯一的一位花甲状元、科举魁首,殊不知王式丹更是一位著名诗人,而且是当时被誉为“江南第一詩人”的诗坛泰斗。王式丹写诗很早,成就很高。年轻时就蜚声诗坛,被称为“江 ...
  清代状元王式丹是宝应妇孺皆知的历史文化名人。人们都知道他是宝应唯一的一位花甲状元、科举魁首,殊不知王式丹更是一位著名诗人,而且是当时被誉为“江南第一詩人”的诗坛泰斗。
  王式丹写诗很早,成就很高。年轻时就蜚声诗坛,被称为“江左三小凤凰之一”、“江左十五子之首”。四十岁便声震六馆,知名海内。当时诗坛盟主、大诗人王渔洋赞其诗:“衍裕典重,单伟精致,辈行中无能与比”。大诗人查慎行“极推服之。以为俯首下心所兄事者”。
  王式丹一生写了多少首诗,已经无从计算,也无法考证了。但今天我们从县图书馆尚存的诗人查慎行雍正年间为其编篡的《楼村诗集》二十五卷中可以看到,诗集始于王式丹48岁,止于王式丹74岁去世。二十六年时间共收录诗人诗词1836首。在此之前的诗词仅零星补录153首。而这时期却正是他的诗歌鼎盛时代。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从诗集中了解到诗人一生的学习、生活的轨迹以及如影随行的喜怒哀乐。
  诗人一生经历过失败挫折的低谷,也承受了大喜大悲的人生巅峰,唯一不变的是他的书生本色与高尚情怀。正如他在文中《泛纵棹园》诗里所写的那样;“人生万变如翻蓬,转眼阴晴岂意料?…江山如画老周郎,同时意气诸年少”。他的诗作始终是追寻美好,抒发豪情,充满无限正能量的美丽篇章。今天读来依然感到心悦诚服。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楼村诗集》中,诗人讴歌、赞美家乡的诗作达数百首,吟唱、点赞纵棹园的诗不下几十首。下面,我们就爰引几首,与读者分享。
  其一,《泛纵棹园》:“怪底孱颜结幽峭,万绿缘溪展清票。此中便作小游仙,一鹤呼俦下蓬峤。秋河不动天高高,暝合四围山窈窕。烟茎雾叶悄无声,独对凉蟾堕斜照。人生万变如翻蓬,转眼阴晴岂意料?黑云蹇产从东来,挟雨狂飚恣轻剽。俄顷风定天宇清,洗出冰轮倍光耀。虏枝鸦轧一舟开,衰柳凄迷百丛绕。旧是狂夫今更狂,潋滟深杯豪饮爵。酒酣抚景忆当年,篷底珠喉出娇娆。歌堂舞阁久凄凉,莫更吹箫翻苦调。草没霜皋几十春,荒台晞发留孤眺。江山如画老周郎,同时意气诸年少。回头合散风中烟,犹把残樽歌敫口。雄才跌荡竟如何?梦境峻曾付谈笑。沧溟荽豁幻华葩,枉棘饥关苦乔亢。如今郁郁睨秋空,唾壶缺尽刀鸣鞘。泓下龙螭耳竟聋,凤凰铩羽昏鸦叫。诸公岂作阮生穷,我来恰对孙登啸。何当烂醉跨鲸鱼,月落天空波澳澳。
  其二,《纵棹园八绝句》:“瞥眼春阳红破时,画桡歌吹水云期。何因冲雨江关路,未有桃花一首诗。
  叠茵尚有红香在,撒豆惊看青子悬。忙杀一春莺燕过,桃根桃叶忆华年。
  辊地杨花白似绵,贴波荷叶大于钱。破除春雨千林外,牵惹融风一水前。
  天气初暄物候迟,晖晖暖霭艳花枝。即看红药阑干曲,似有游蜂浪蝶知。
  真成野客被花恼,尽听催归绕树忙。蜿蜒长堤围万绿,勾留强半为斜阳。
  漫过流水柴门径,小憩竹深荷净堂。怪底碧云飞不去,宵来新拍按霓裳。
  东西莲叶游倏戏,高下杨枝细羽穿。便拟陂塘五六月,隔林霞衬採香船。
  今年四度看圆月,三度圆时却出门。辜负东溪溪上水,浪凭春草占黄昏。
  这两篇长诗是王式丹年轻时所作。从这两首诗中,我们能感受到诗人对家乡纵棹园的真挚情感以及纵棹园迷人的风景呼之欲出,跃然纸上。
  “叠茵尚有红香在”,“桃根桃叶忆华年”;“蜿蜒长堤围万绿”、“宵来新拍按霓裳”;“辜负东溪溪上水,浪凭春草占黄昏”。园中池塘水面宽阔,怪石幽峭,万绿缘溪,荷花、芍药、杨柳等花草树木繁茂旺盛,纵棹园美景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再加之天气晴好,诗人的心境也是如此的美好、愉快、豁达。
  “天气初暄物候迟,晖晖暖霭艳花枝”“漫过流水柴门径,小憩竹深荷净堂”,这些诗句是那样的生动、清新、自然,有灵性、有逸气,读来俊朗上口,让人产生齿颊留香的美学享受。
  王式丹如此喜欢家乡的纵棹园不是没有原因的。纵棹园是园主人乔莱失意归隐后修建的私家园林,也是当时四方文人学子驻足流连、交流唱和的场所,而王式丹更是这里的常客。王式丹和乔莱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乔莱的母亲是王式丹的嫡姑祖母。尽管乔莱比王式丹年长三岁,王式丹却恭敬地称他为“表叔”。这是因为乔莱中式早,而且学问和操守值得王式丹的敬佩。无论是在家乡还是在京城,这位表叔都是王式丹引为自豪的,而王式丹的才华和人品也同样得到了乔莱的赏识和赞许。
  乔莱纵棹园筑成后,特制一舫,颜曰:“云装烟驾”。并悬有一联:“颇有江湖趣,兼无风浪心”,嘱四方文士吟诗唱和。王式丹积极响应,奉和四首。诗云:
  “高秋清潦落平池,画舫夷犹值此时。橹戛一枝寒雨湿,窗开十扇晚飔吹。芡盘丛处轻轻度,菰叶声中故故迟。好向浪恬波稳地,纶竿三尺手同持。
  明月微微海上生,氤氲空水却初更。秋从杨柳桥边老,人在芙蓉镜里行。拂树未妨凉露重,踏波莫共宿鸥争。兴来剩送如泉酒,荡桨遥怜小舫轻。
  楚糟吴饷随船具,羯固蛮弦向野开。按拍一声当月上,闻歌两岸有人来。仙源匼匝霞为障,绣岭迷离雪作堆。合是此中行乐地,厌厌良夜未成逥。
  世事分明掌上纹,饮徒歌侣自群群。乍翻酒令堤边赌,新得诗题草际分。官罢喜看曾未老,名成岂独为能文。友朋山水扁舟趣,满载归来涧底云。
  诗中“橹戛一枝寒雨湿,窗开十扇晚飔吹”;“秋从杨柳桥边老,人在芙蓉镜里行”其画面境界如此之美,词句锤炼如此之妙,让人叹为观止。
  王式丹写乔莱与纵棹园的诗还有很多。如《雨中忆纵棹园呈乔侍读表叔》:
  “只有无憀抵暮春,阑风长雨泥风辰,不教林壑频经眼,枉是莺花解趁人,草发旧冈青幕幕,水穿新汊碧粼粼,仙源一棹何时拨,待放晴光漾曲尘。养疴闲掩子云亭,砚墨流凹书注经,紫燕定依帘阁见,黄鹂还傍舫斋听,剧怜茆舍通城角,未怕篮舆过水汀,尚有桃花将柳色,带人沉醉待人醒。
  《邨居志感呈乔侍读表叔五首》:“一笑年来噩梦空,相寻陇上荷锄翁。绿围四野弥漫雨,黄覆千塍掩冉风。小犊斜阳眠舍北,荒鸡落月临墙东。拊膺未是耽高蹈,只有为农术易工。
  戢影从判百虑删,侧身怀古涕潺湲。峥嵘牛李玄黄血,跼蹐膺滂虎豹关。抱埌蛣蜣甘似蜜,当门兰蕙贱如菅。请看较雨量晴地,不怕风波到此间。
  可怜蜗角无多地,蛮触纷纷有是非。合与休时翻变态,最宜安处弄危机。鸣枭已向人前逞,沙蜮还从暗里挥。且喜呼牛声不恶,蚁喧蛙怒耳边稀。
  皓月中天照碧津,广场如拭不飞尘。遍堪放眼三千界,何止容卿数百人。好鸟栖如迎客至,幽蛩语似和歌新。朗吟多病身轻句,一盏清醪约比邻。
  谈宴别来经几日,三秋不见更多余。爱君清管繁丝地,着我狂歌剧饮徒。安得画桡来野水,并携佳客醉邨沽。便应付与丹青手,行乐田家入绘图。
  还有《呈乔侍读表叔叠韵三首》:“城市氛煴隔水南,臣劳眼底不须谙。小桥柳外横寻丈,野艇人来受两三。拈韵险时还教稳,敲枰胜处最宜酣。夕阳移棹还延佇,暮鼓声声报佛龛。
  碧流亭北又亭南,稳护山居岁月谙。莫向秦关噫唱五,且招庐岳笑成三。瓮开名酒蓬春醉,玄和娇歌入夜酣。寄兴首教虚过日,闲身尽付老花龛。
  曲调纷纷辨北南,周郎顾后自能谙。拍传散序应兼六,叠记阳关却到三。木简荷衣原作戏,侯虫时鸟并成酣。赵州一觉凭谁说,好把花枝问古龛。”
  以上这些既是诗人对乔莱人品的肯定和赞扬,也是诗人对家乡纵棹园美丽风景的点赞和歌颂。
  若干年后,王式丹又写下《索乔学斋画杂卉兼忆纵棹园二绝句》:“入神书法作家诗,更有闲情写折枝。春色天然供点笔,不妨风格少人知。何当绿暗与红憨,城角花林我旧谙。抚取一枝回倦眼,灯光香灺梦江南。”
  在《纵棹园感旧再叠前韵》诗中写到:“京洛回头旧泪痕,沥将流水咽紫门。但看月榭风楟古,尚想芒鞋竹杖珵。泛泛轻凫依荇渚,寥寥小犬吠花村。春堤一带停桡处,心柳残阳总断魂。”
  “城角花林我旧谙…灯光香灺梦江南”,家乡纵棹园的“城角花林”“月榭风楟”“春堤”“残阳”,始终是诗人魂牵梦萦、挥之不去的精神家园。同时,也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谨以此文纪念宝应历史文化名人、先祖王式丹先生诞辰370周年。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