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我们永远是兄弟

2018-4-17 14:31| 热度:12325 ℃ |作者:周以耕|来源:网友投稿|我要投稿

冬日的夜晚,万籁寂静。我正准备脱衣入睡,一条“杨聚新经理在苏州”的信息,像冬日的一声春雷炸得我思绪飞扬,睡意全无。杨聚新,一个令我刻骨铭心的名字,一个将我领向家电大流通的引路人,一个使我攀上事业巅峰的助推者,一个掀起我人 ...
  我们永远是兄弟
  周以耕
  冬日的夜晚,万籁寂静。我正准备脱衣入睡,一条“杨聚新经理在苏州”的信息,像冬日的一声春雷炸得我思绪飞扬,睡意全无。
  杨聚新,一个令我刻骨铭心的名字,一个将我领向家电大流通的引路人,一个使我攀上事业巅峰的助推者,一个掀起我人生波澜的“肇事者”,一个身陷困境,还竭尽全力帮我解套的商业伙件。1993年,市场风云突变,海南房地产情势急转直下,正在海南淘金的他不堪巨大压力,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抛妻弃子,隐匿江湖,至此杳无音信,一晃24年。24年虽是宇宙长河中的一瞬间,但对于人生来说却是一段漫长而遥远的过程。他的失联,我曾为他担忧过,挥泪过,曾为他做过恶梦,曾踏破铁鞋寻找过,自传体纪实文学《已耕岁月》浓墨重彩将兄弟之情倾诉得淋漓尽致。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宝应新世界家电公司誉满大江南北。苏州百货总公司家电批发部杨聚新经理慕名而来,对我公司进行秘密考察。
  三天后,突然约我洽谈合作事宜,我与他素不相识。他告诉我,宝应新世界家电公司早有所闻,经过考察,名不虚传,他有一万台水仙洗衣机,第一次给我公司2000台,不要付款,销后结算,杨经理还说:这是初次合作,将来会有很多合作机会。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哪敢相信!他告诉我,他们专做外贸转内销业务,用外汇从厂方购进自行车、电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市场紧俏产品,都是名牌,批量少辄上千动辄上万,正寻找一家有畅通销售渠道且有实力的合作单位,快速打开苏北市场。他说自己运气不错,我们灵活经营的营销模式正是他寻找的合作伙伴。
  一个星期后,10辆满载洗衣机的车队一路浩浩荡荡开往宝应,驶进租用的运河轮船码头仓库。洗衣机一层叠一层,直至屋顶,像叠罗汉将2000台洗衣机全部挤了进去。洗衣机是泡货,仓库里满满实实,蔚为壮观。
  水仙洗衣机本是紧俏商品,闻讯赶来采购的周边县市客户一批接一批,川流不息,公司员工忙得应接不暇,加班加点为客户服务。不长时间,仓库空空如也,紧接着苏州车队送来了一批又一批紧俏名牌家电、凤凰自行車。那个年代,凡是市场上出现的热销紧俏家电,杨经理批发部一样不缺,我公司沾他的光也会及时向市场供应,小县城紧跟时代潮流,一点也不落后。“新世界家电,家电新世界”被社会广泛认可。
  我们进行了多次合作,双赢效果显而易见。杨经理得到资金快速回笼;我公司无本盈利,还带动其它商品的销售,赚得盆满钵满,社会影响日益扩大。
  猝不及防灾难降临
  杨经理请我帮忙办理200万元承兑汇票,到期归他兑付,给我公司六万元好处费。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向局领导作了详细汇报,一、二把手局领导认为是好事,齐声赞同办理。
  杨经理不满家电买卖的“小打小敲”,凑了1700万元,信心满满地到海南去淘金——炒楼花,挣大钱去了。
  海南大开发,房地产市场火爆,杨经理三个月赚了800多万元。本该见好就收的理智,被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婪所吞噬。天有不测风云,1993年6月30日,朱镕基时任副总理兼任人民银行行长,整顿金融秩序,银根收紧,火爆的海南房地产形势急转直下,投资者呼天叫地,一片哀嚎,全国各地纷纷出现违规操作的银行行长跳楼自杀事件。杨经理的房地产被套住了,房价对折拦腰砍没人要,已赚到手800多万元赔了进去仍无济于事。杨经理凑了100万元给我们还银行,尚欠100万元无从着落。
  事态严重,我向已由二把手升任一把手的局领导汇报,他说:“不清楚这件事!”把我曾经请示并得到他们批准的过程说成没有印象,八茬胡子吃炒米推得一干二净。我知道,没听他话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原来,他要我在规划建职工宿舍的土地上帮他建四幢单门独院的住宅,这样干既违纪又违法,我的人生和事业刚曙光初露将毁于一旦,这件事既不能执行又不能拒绝,左右为难,只有拖延时间——软抗!他对我不满的情绪时常在言语中流露,苦于无机会发泄。这时,我找他无疑是飞蛾扑火。

  危难之际指点迷津
  宝应某经理部被骗80多万元,以赎职罪判处单位经理三年牢狱之灾。我预感大难临头,深夜无眠,闭目抽烟。我咬着牙对自己说:你一定要挺住,要坚持住!你已经没有退路!自己的脑袋只有靠自己的肩膀扛!这个世界上球员少,球迷多;踢球的少,评球的多;世上没有救世主,救世主就是自己,自己解救自己!
  我派公司得力人员去海南盯住杨经理,及时报告海南经营动向。杨经理体谅我的苦衷,电话中宽慰我说:“宝应是革命老区,经济欠发达,观念落后,拿不到钱后果不堪设想,我闯的祸决不能让兄弟受到连累,跟着遭罪!”于是,他将200万元的别墅廉价卖了40万元,汇给我们10万元,剩余30万元准备逃生之用。他说余款已无力归还,要我花点钱找一个好律师,约定第二天晚上八点钟,他会向律师透露一个秘密,可以拿到钱,叮嘱我不要慌,按他的话办,肯定给我解套。
  笫二天晚八时,律师在我家准时接到杨经理从海南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们:苏州百货总公司下属分支机构都是独立法人,不久前,总公司组建集团公司,将下属分支机构法人资格撤消,归并到总公司一个法人,唯有他的家电批发部因有债务纠纷没有撤消独立法人资格。
  通话内容被我全程录音,这个信息是我走出困境,起死回生的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在办理承兑汇票时,合同中由百货总公司鞋帽批发部提供担保。杨经理拿不出钱,担保单位承担偿还责任。(我是唯一要求提供担保、指定管辖权在宝应法院的债主)这时担保单位已无法人资格,苏州百货总公司自然成为担保单位,总公司几个亿的资产还怕拿不到90万元吗?
  杨经理的指点迷津对拿回这笔钱我已胸有成竹。
  惊心动魄化解危机
  90万元的数额,当时在宝应法院属于经济大案。1994年7月4日下午,高温酷暑,车里载着三位法官,律师和我五个人风驰电掣直达苏州,在苏州百货大厦旁的宾馆住下。
  吃过晚饭,我们分成两组,一组去百货大厦家电柜。我自称购空调,需要银行帐号汇款,营业员高兴地把帐号告诉我们。另一组去二楼保险箱专柜也要了银行帐号。当天的任务顺利完成,大家高高兴兴地逛观前街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开着车直奔开户银行。法官向柜台提供了法律手续和银行账号,请求查询账户金额,柜台人员查询后告知账上有109万元,心中窃喜。法官递上要求冻结资金的法律手续,柜台人员慌了,连忙打电话请示行长。行长不同意冻结,我们直奔行长室。
  五个不速之客地到来,行长有点吃惊,特别是三位法官穿着制服,手里拿着铐子。一个50多岁的行长不肯配合,办案法官严肃地告诉行长:“我们依法办案,有你们提供的账单和时间,如果资金少掉一分钱你要承担法律责任。”时值高温期间,这位老行长满头汗珠,大滴大滴地往下掉,筛糠的身体抖擞不停。
  老行长考虑了五分钟,在法律的威严面前,终于同意将账户资金冻结。给了冻结回单,我们大功告成,回宾馆休息。
  我们还在午休,百货总公司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到他们公司协商解决。在公司会议室,来了苏州百货潘总经理、法律顾问、沧浪区法院经济庭庭长等,加上我们一行五人,共十人。办案法官介绍了这起债务的基本情况和我们的诉求,将相关证件和事实依据一一展示。
  潘总经理提出宝应公司与他们家电批发部发生业务时间长,来往账目复杂,还有第三方交叉业务账目,一时不能确定债务明细数额。指责我们冻结账户是错误行为,要求我们立即给予解冻,否则承担法律后果。
  潘总经理的一番陈词乍听蛮有道理,目的要求解冻账户,拖延时间。室内一阵沉寂,法官、律师在沉默中思考对策。
  我从包里拿出几页盖有红印章对账单,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说:“请潘总注意,你讲的往来账目,我们已提前与所有关联单位分别进行账目核对清算,账目清楚,数字准确,都有签字和盖章。”说完将对账明细清单递给潘总过目,潘总没想到我把工作做得仔细认真,给了他致命一击,他请的律师和法院庭长一时哑声。
  这下潘总没话说了,沧浪区法院经济庭庭长对潘总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其它别说了。”我们的工作做得细密周到,天衣无缝。在证据完善、手续齐全、数额清楚的情况下,潘总没有任何理由和退路,而且有109万元被扣压冻结,马坐在我们屁股底下。无奈之下只有给钱,别无其它选择。双方一阵忙碌。我们去银行办理解冻手续,他们去银行办理还款汇票;他们委屈于法律的威严,我们得益于法律的尊严;他们忍气呑声,我们兴高釆烈。
  7月6日早晨,车里载着三位办案法官,律师和我五个人从苏州凯旋而归。一路上欢声笑语,歌声延绵起伏,兴奋地情绪回荡在车厢,飘溢出车外,荡漾在田野。办结这起数额较大经济纠纷案,共3天时间,全款完璧归赵。得益于合同中的担保、管辖权、提前的账目核对、杨经理提供的内部信息、办案法官们力量精干。
  回来后,我把追款的过程,全款追回的喜讯向时任领导汇报。时任领导嘴里“嗯,嗯”两声,没有作任何评价。看不出面部表情有什么变化,好象有点僵硬。好消息的传播扩散,大家惊喜高兴,奔走向告,一场灾难就此化解。人走时,马走膘。兔子走时,枪也打不到。

  隐匿江湖妻离子散
  没过多日,时任领导调走了,我解放了!很快把那块惹祸的土地卖给国税局建职工宿舍。卖掉这块土地我饱含热泪有谁知道?卖掉这块土地的真实原因有谁知道?
  有人吿诉我,作担保的苏州百货总公司鞋帽批发部经理第二天被免去领导职务。杨经理与我们通了电话,第二天早晨便隐匿江湖,下落不明。杨经理落难,手足分离,心如刀绞,寝食难安。当初前两、三年春节,我会派专人去给他家送点钱,表达我的感恩之情和兄弟之情。后来找不着他家了,据说他老婆改嫁了,10岁的儿子被大伯收养。再后来听说儿子学业中断靠打工混饭吃。
  杨经理是生意场上的高手,对新世界家电公司给过很多支持帮助。时局变化,造成海南生意失利,不是他的错,是他的运气不好。赚到了,是上级部门的正确领导,是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发一张几角钱的奖状,以资鼓励。失利了,没有任何人为他分担责任,千斤重担一人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体制的弊端!是体制的缺陷!
  他在万般无奈的危难之际,首先想到我的处境,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个救命信息,为我解了套。这是真正的朋友情谊;是真诚的合作伙伴;是舍己为人的铁杆兄弟。20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思念他!
  十年后,在苏州招商的日子里,我四处托友,八方寻找他和他的家人都未有结果。只听说,他欠苏州本地1000多万元的十多家债主单位,没有一家拿到钱,唯独宝应人要求担保、指定管辖权全额追回欠款。苏州人夸苏北人真厉害,有本事!这更激起我对杨经理的怀念、感激、崇敬!
  二十四载后喜重逢
  杨经理的突然出现,我惊喜交加。虽已夜深还是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想知道他二十多年是怎么度过的?现在还好吗?便按苏州朋友提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几声等待音后便传来嘶哑且熟悉的声音,“深更半夜的,谁呀?”,“我!你是杨经理吗?”,互问三句,他便说:“你是宝应周老哥!”时隔24年,睡意未醒的他却能一口认准,真是心有灵犀,神啦!
  他在电话中告诉我,海南生意失利后,被逼债东躲西藏,辗转河北、安徽、河南、海南多地。饭碗丢了,老婆改嫁,儿子去常熟农村倒插门。他年岁已大,弟兄姊妹劝她回来,凑15万元钱帮他缴了养老保险,每月能享受1200元的退休金,政府照顾安排了40多平米的廉租房,家人劝他安份守纪过好晚年……他的叙说,阵阵心酸的泪水一次一次撞击我的眼际,当年的商业大锷如今一片凄凉!
  通话中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思维敏捷,语速很快,值得庆幸。
  春节临近,我发微信给杨经理,要他把银行卡号发给我,汇点钱给他过春节。他很快回复:“谢谢周兄,弟有手有脚,多年的颠沛流离都熬过来了,哪有过不去年的,靠人馈赠我不干,谢谢周老哥的好意!”他虽身处逆境,困难重重,竟拒绝了我的善意,好多年过去了仍不失大丈夫气概,酱缸倒了架子还在,更增添了我对他的崇敬!
  “我汇点钱给你过节,何必拒绝呢?你现在处在困难时期,不要这样吗?只当借给你又如何?要不然,你到宝应过春节,我们弟兄趁此机会聊聊,了解这段非常岁月,好吗?”他终于被我恳切的语言,热情地邀请所打动。

  腊月二十九中午,我开车去车站接他。浮云一别后,流水数年间。久别重逢,再甜美的语言已经黯然失色,我们俩人紧紧相拥,两颗心怦然跳动在一起,节奏加速,和谐一致,此时无声胜有声。定神凝视,岁月风霜没能改变他的容颜,除身体有点福胖,看不出有沧海桑田的变化。
  今年正逢女儿、女婿携孙女回宝应过春节。餐桌坐上六个人,皆大欢喜。妻子举杯发话:“六六大顺,顺顺当当,亲朋一桌美酒祝贺!”杨经理来宝之前,已打招呼不喝酒。可在浓浓的年味,满屋亲情的氛围中哪能不推杯换盏?我们在觥筹交错中交流相隔二十多年的不凡岁月,了解这段走过的坎坎坷坷和深浅不一的脚印。不免忆起当年驰骋市场勇立商界潮头的无限风光,海南房地产惊心动魄的风云变幻,年轻气盛时舍小家忙“大家”的狂热劲头……
  除夕,我们和回宝应过年的朋友在红泥大酒店共同欢度美好时光,十多人聚在一起,天南地北,奇闻轶事,一通海吹,热闹非凡,觥筹交错后大家满面红光,喜形于色。杨经理欢乐其中,兴奋不已,算是为他遭受磨难后的压惊、接风洗尘。
  建设中的泰山殿雄伟壮观的气势,淮安周恩来纪念馆人来人往的拜谒人潮,装修新潮服务项目齐全的洗浴汤泉都给杨经理留下了深刻记忆,丰富了春节期间的活动内容。
  针对杨经理目前处境,对他今后的人生路程,我们一起探讨一起规划,我提出的中肯可行方案他认同接受,我邀请专业人士给他现身说法,业务指导,并给他经济上相应支持。他说宝应之行收益匪浅,将以戊戌年新春为起点重启人生,开拓未来。
  正月初四,杨经理启程返苏,回家第一时间发来微信:“哥嫂!哥的赐教得益匪浅、哥的嘱咐銘记在心。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努力给自己人生划上一个圆满句号!说实话,多年前我的过失造成对哥的伤害,我心有内疚,惧怕面见!哥不计前嫌,盛情款待,热心支援,我受之有愧啊!……”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已”、“人生结交在终结,莫为升沉而路分”,古人尚且如此。而我对故友难中施于温暖和安慰又何足挂齿?我在电话中动情地告诉杨经理:世事炎凉,变化莫测,唯独不变的是——我们永远是兄弟!
  2018年4月16日写于宝应陋室
  特别说明:真实故事,原创作品,与众共享,品味人间情谊!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下一篇:同名的趣事上一篇:遥望故乡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