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鲁垛五七中学,一艘行驶在遥远记忆里的船

2019-3-27 17:21| 热度:5195 ℃ |作者:风吹麦浪|来源:晚安宝应|我要投稿

现在提起鲁垛五七中学,即使是宝应人,也会茫然,还以为是鲁垛中学前身?如果时光倒退40年,那可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鸣)声在外”,全县唯一与大名鼎鼎的宝应中学本部初中一争雌雄的学校(当时主要指标是考入中等专业学校人数、 ...

  一艘行驶在遥远记忆里的船

  现在提起鲁垛五七中学,即使是宝应人,也会茫然,还以为是鲁垛中学前身?如果时光倒退40年,那可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鸣)声在外”,全县唯一与大名鼎鼎的宝应中学本部初中一争雌雄的学校(当时主要指标是考入中等专业学校人数、录取率)。就是这样一所现己撤去的乡村中学,曾经神一样的存在。

  记忆里的鲁垛五七中学,当地人习惯简称五七中学,座落在离镇偏远的西北部鲁庄村的中心位置,靠近鲁庄浴室。中学面积不大,前尖后宽,呈一个三角形状,只有几幢青砖黛瓦的普通教舍,三面小河环绕。在前尖处,有一个钉了几块树板的小木桥与外界相通,整个中学婉如一艘系在岸边的船,桥是缆绳。

  我是初三才到五七中学,前两年是在本村读的复式班。 刚上学的时候,很不习惯,要跑五、六里路,未等到家,肚子就饥肠辘辘了。回到家,书包一扔,先上锅盛碗冷饭,扒上几大口,然后赶紧在书包里翻出带回来的作业,边吃边做。

  以前上学,我们每过一段时间,要调整一次座位。我上一年学,曾与四、五位同学同过桌,印象最深的是第二位同桌。 冬天很冷,教室四面漏风,他的两只手肿得很大,冻破了好几处,真像个“烂瓜”,轻轻一碰,就会流水。他自己毫不在意,依旧和我每天嬉皮玩闹。

  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雪。他来了,光着脚,手里提着一双旧解放鞋,脸冻得红红的。我吃惊地看着他,帮他接过书包问道:“你冷吗”?他笑道:“不冷”。说完就到教室外边小码头洗脚去了。

  那一刻,我从内心里佩服他这种吃苦精神。正是这种吃苦精神,初中毕业后,他从一个棉花打包员,一直干到销售过千万的企业厂长。九十年代,“大哥大”兴起,他们企业就有好几部,他则是全县名副其实的“棉花销售大王”。

  由于工作关系,与他打了几次交道,感觉没有了同学间的那种真诚,浸染了社会世故与圆滑。暴富老板的“油腻”形象,被他“代言”的灵龙活显,膨胀的不得了。

  多年过后,一个电话约我见面,才知他落泊很久了。不知是内心里有着同桌时的那个影子,还是眼前的境况,我依旧把他当老同学,鼓励他从头再来。这几年虽说他苍老了许多,感觉以前的那种吃苦劲头又回来了。

  第四位和我同座的同学,干部家庭,家境优越,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他平时学习认真,很在意每次考试分数和排名。我受他影响,有时也认真几天。由于懒散惯了,终究坚持不下去,经常和他谈论看过的小说故事。

  可能是我的胡侃海吹影响了他学习,有一天,他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前苏联小说给我,问我喜不喜欢?我不曾多想,就拿了过来。只要有小说看,谢都来不及呢。

  上课了,我就将小说书藏在桌子下面,歪着身子,偷偷地看着。

  我邻座同学,是物理课代表,平时喜欢表现自己。他看我上课不听讲,故意用手捅我,吓唬我说,老师来了。几次反复,被他搅的很生气,不理他了。过会儿,他又涎着脸凑过来说,这个烂小说有什么好看的,我哥有打仗的小说,明天我带本给你。

  一听有打仗的小说,我顿时来了精神,故作和他热乎,嘱他明天一定带来。他果不食言,第二天给我带了本《野火春风斗古城》,后又陆续带了《枫橡树》和《第二次握手》,都是大部头很厚的小说。 那段时间,我基本沉迷在小说中了。

  《第二次握手》看的差不多了,眼望着就要毕业考试。我临时抱佛脚,把几门书从前面翻到后面,走马观花,自己安慰自己。

  考试要跑到镇上的鲁垛中学,离家有二十里,很陌生的一个环境。没有熟悉的地方可住,晚上就和同学赶到他亲戚家,两人挤在院子里吃饭的桌子上睡了一夜。

  印象中,数学最后两题二选一,都答以错题记分。当时还想,还有这么怪的考试,这不是成心坑人吗?人在紧张时太容易“烧脑”了,看两题不难,我竟忘了前面的警告。头脑一阵发热,一口气全做了,结果是小错一题。语文考试有一篇看图作文,记得是大人在挥汗如雨割麦子,学生送茶水这么个意思。我头脑又一阵发热,竟然想的是割稻子。事后开悟,稻子在金秋后开镰,秋凉了,哪有那么多汗?现在想来都觉脸红。

  毕业了,大家似一群曾在林子里每天叽叽喳喳的小鸟,一下子全飞了。 数年后,幻化人生,优秀的同学,含英咀华,韬奋有为;其他同学,花开数朵,各自灿烂。

  回望学生时代,如同过河。从此岸到彼岸,老师是艄公,学校是船。那时求学,懵懂年少,率性自由;现在读书,少了单纯,多了功利,这艘船承载的是沉重的期待。

  匆匆岁月,昨日风华。再回首,四十年己去。鲁垛五七中学,这艘行驶在遥远记忆里的船,浆歇声,灯熄影,涟漪散尽,落下一幕怀想。

  原创/风吹麦浪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视觉/空青

  客服/小婉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8hh)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转载。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