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再见!白田路上的红叶李

2019-8-10 16:05| 热度:1433 ℃ |来源:千叶树|我要投稿

我想不起来,第一次听说白田路,是在哪一年里。也不记得第一次看到,白田路两旁的红叶李,是在哪一年的春天,或者是初夏。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跟很多人一样,想当然地以为,沿着白田路两边延伸开去的好看的树,就是著名的樱花树。它们在 ...

  我想不起来,第一次听说白田路,是在哪一年里。

  也不记得第一次看到,白田路两旁的红叶李,是在哪一年的春天,或者是初夏。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跟很多人一样,想当然地以为,沿着白田路两边延伸开去的好看的树,就是著名的樱花树。

  它们在春天里绽放,裹挟扑面而来的诗情画意,是浪漫的,唯美的。

  到了夏天和秋季,满树的叶子一夜之间换了金黄的装扮,然后是深红紫红的。

  孩子小的时候,我还带他沿着道路捡拾散落的叶子,做成标本和书签。

  我们觉得,它们也可以叫做枫叶的。

  中间有一阵子,武汉和扬州的樱花,忽然名声大作。我们倒不以为然。我们总跟外地的朋友说,看樱花不用跑那么远,我们大宝应就有啊!美死啦!

  好些去过日本的朋友,回来后也感叹:哎呀,还真是差不多呢!

  大约是20多年前吧,那时候我刚刚从乡镇来到宝应县城,那时候的城郊以东,几乎还是大片的田地。

  有一天很多年没见的两位女同学,忽然从乡下跑上来看我,初见时的兴奋劲一过去,三个人特别尴尬地坐着,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提议要不带你们出去转转,看看宝应城吧!

  三个人两辆自行车,漫无目的地从城南骑到城北,从城西骑到城东。

  一路上她们笑呵呵地问我关于宝应城的这个那个,我基本都是张口结舌支支吾吾不知所以,她们便开心的笑,安慰我说,没事的,就是随便问问。

  就是这一条由南往北的大路,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坐在车后面的女同学告诉我说,白田路呀!

  她上周来过,她有个亲戚住在路的北头。

  我很难为情,指着路边上开花的树,打岔说,你们看,这些樱花好看吧?

  之后的好多年里,我跟她俩再也没见过面。

  有时候想起来还纳闷,好好的,那一次她们怎么会来找我的?

  那时候人的想法多单纯啊!我知道她俩一个在学校里就已经处对象了,另一个呢,好像也已经订婚了,这叫名花有主了,还来找我,到底什么意思撒!

  直到后来的校庆聚会,我才知道,原来当时已经订婚的那位正在犹豫呢,那天忽然发神经,央求那位女同学陪她一起大老远地跑去看我。

  可惜我的表现很让她们失望,搞不懂我为什么要带她们,满大街的溜达,感觉是急着要打发她们离开似的。

  因为这样一件青春里的往事,有时候从白田路上经过,想起来了,免不了好笑。

  再去看看那一树一树,满枝洁白的轻盈的花,也仿佛是飞扬着的笑了。

  这么多年里,我们从白田路上走过来走过去,没有变的好像只是白田路的名字和两边的花树。

  年年灿烂,岁岁来去。眼望着一幢一幢楼起来了,一间一间店铺开张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一年一年地开始拥堵。

  而无论人群和市声,怎么喧嚣怎么沸腾,满树的樱花,总是安静从容地开着,落着,不离不弃,不为所动。

  那一年的夏初,正是樱花最好的时候。

  跌落人生谷底的我,无奈了忙着搬家。

  年迈的父母,和不算年轻的姐姐弟弟们赶过来抢忙。

  我们临时借来几辆小三轮,装上满满当当七零八落的物件,顶着午时热烈的大太阳,吭哧吭哧骑上白田路,由北往南去。

  半路上被一块横在路中央的石头硌了一下,颠起来,落下来,车上的几个包裹翻滚到路上,散了一地。

  我刹住车,绕过去捡,忽然心里就发酸了。

  跟在后面的弟弟赶上来,停车下来搭把手,拾掇好了码结实了,弟弟提议要不先歇会,抽根烟再走。

  我们哥俩把车骑到路边的花树底下,靠着车龙头站了。

  弟弟看我沮丧,就故意没话找话说,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哎呀,哥,这个是樱花吧?妈的真好看!

  我笑笑抬头看上去。

  见我没搭腔,他又说,哥,不要难过,有我们呢!以后肯定会更好的,我还指着要跟你沾光呐。

  踩灭了烟头,我们继续往前骑了,一阵一阵的风吹过来,我看到三三两两的白色的花瓣,绕着花树悠然地飘舞,旋转,仿佛不肯落下。

  几年前,有一次跟朋友们聊天,忽然有人说起白田路上的樱花,当即有人纠正了:

  哪儿呀,不是樱花!学名叫红叶李好不啦!

  我心里咯噔一下,转而却又释然了:

  叫什么都没关系的,反正它们在那儿呢。

  最近以来,白田路上大动干戈。是的,它又一次遭遇修建了。

  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在于,两边的花树都移走了,一株不剩。

  现在它赤裸裸地横躺着,暴露在我们的视线里。

  我知道很多人有着和我一样的情绪。

  其实这些年里,县城的很多路都在反复地修整,有时候看上去就像在做游戏,变换着摆放设置,那些护栏啊路障啊行车线啊。

  我们也搞不懂,既然路两边的空间,都早已经固定死了,为什么就不能一次性规划建设调整到位?

  路不是人,它不知道疼。

  可这一次,那么多的花树,真的叫我们心疼了啊!

  好在,不管它们是叫樱花树,还是真的叫红叶李,重要的是它们曾经守在那儿这么多年,看着我们风里来雨里去,为生活奔走,享受着收获。

  它们见证了我们的欢笑,也记下了我们的泪水。

  它们是我们不说话的知心朋友。

  现在,几乎是一夜之间,它们都不见了。

  也不知道等这个夏天过去,等这条路终于完工,它们是不是还会回来?

  而无论如何,白田路上的红叶李啊,依然还盛开在我们的回忆里。

  2019年8月3日

  星期六

  感谢

  @秋水(老哥朱明俊)/ @章健 友情授权摄影作品

  本文系千叶树(ID:byqianyeshu)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