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老季,一路走好!

2019-11-2 08:10| 热度:946 ℃ |作者:茶壶|来源:运河儿女|我要投稿

我和他并不熟,只见过一次面,或许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是上个礼拜三(10月23日),天游会(天天游泳协会)早餐会安排在金桥广场绿杨春茶社。那天我按计划吃了一只菜包,一只三丁,一只烧卖和二只蟹黄包,饱饱的,有点腻。好在自己泡 ...

  老季,一路走好!

  文/茶壶

  我和他并不熟,只见过一次面,或许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还是上个礼拜三(10月23日),天游会(天天游泳协会)早餐会安排在金桥广场绿杨春茶社。那天我按计划吃了一只菜包,一只三丁,一只烧卖和二只蟹黄包,饱饱的,有点腻。好在自己泡了杯胡氏汉中仙毫,茶叶真不错,是朋友从老家特地带给我的。我一直以为汉中只出土文物,哪里知道它出产的茶叶也是不错的。

  品过茶,有人还未吃完,我起身招呼大家:车子停在隔壁门市前,大清早的,人家要开门,我先告辞。离开绿杨春,开车回去。车到了宝胜电缆厂门口,接一电话,是何平老师打来的。他要去依格公司为章寿明老师的《村夫夜谭》一书的校勘进行指导,叫我联系一下。我联系后告诉何平老师,依格公司的小杨九点半有空,我九点二十分去接他。

  九点二十分,车子准时到大昌路五星洗浴城门口,何老师和师娘已等我。上车后,何师娘要去中医院做理疗,刚好顺路。先去中医院,师娘下车。接着去依格公司。依格公司的小杨已在等我们。寒暄后,何老师直奔主题,在小杨的电脑上查看《村夫夜谭》书稿,然后交待几个校勘的重点给小杨,事情很快搞定。

  下楼离开依格公司,何老师说要去博物馆看望一下老季。好在依格公司和博物馆紧隔壁,何老师走着过去。我将车开到博物馆院内,下车碰见熟人聊了会。刚好博物馆一保安下楼,我问,老季在几楼?保安回答在四楼。上了四楼后,所有的门关着,好在门口都有告示牌,我从长廊的西侧走到东侧,整个四楼只有一个姓季的。

  我敲门,一个瘦弱的老头开门,四目相对,相互并不熟悉,他刚要开口问我找谁,我看见何老师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我对老头说,我是来接何老师的。他很客气地招呼我进办公室。何老师把我俩相互介绍了一下。老季从桌上的茶叶罐里取了点茶叶,帮我泡了一杯茶递给我。

  我环顾一周,办公室并不大,东侧墙面立着一排书厨,靠南边窗口放着一张办公桌,围着办公桌摆着两三张木椅,靠北门口摆着一只长沙发。室内并不整洁,书厨、办公桌和沙发上都凌乱地放着一些书籍。我把沙发上的书整理了一下,挪出一个座位,我坐下后对他们说,你们谈你们的,我看看书。刚好沙发上有本《宝应刘堡减水闸考古整治方案》,我便随手翻了翻。

  他们继续谈他们的,我看我的书。中途老季起身还给我续了一次水。然后,我们告辞。何老师请老季留步,老季定要送何老师下楼。楼下握手言别,老季立在车旁,一直看着我们上车,看着我们离开博物馆。

  昨天西元在朋友圈发贴,说一位老友不幸离开,他未提名,我并未在意。今天我看到群里“我行我歌”与“孤云去独闲”聊到不幸离开的老季,我不禁大吃一惊。一周不到的时间,一个鲜活的人就不在了,难免会有点怅然若失。

  虽然我们只见过一面,可想到他给我泡的茶,想到中途他还起身给我续了一次水,想到他送我们下楼上车挥手告别的情形,我心里便有了痛。

  啰啰嗦嗦写下这些,算是对他的纪念。

  2019年10月29日

  本文系运河儿女(ID:yunhernv)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