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延续浓浓父辈情

2020-3-18 15:34| 热度:12599 ℃ |作者:王晓山|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父亲身前,常向我们念叨他的高中同班同学柴维中(以下称“柴老”),与之在宝应县中学(以下简称“宝中”)同窗三年生涯,他们朝夕相处,情同手足。2017年,父亲去世的那年,还不断交代我们,柴老是我们家的恩人,嘱咐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 ...

  延续浓浓父辈情

  父亲身前,常向我们念叨他的高中同班同学柴维中(以下称“柴老”),与之在宝应县中学(以下简称“宝中”)同窗三年生涯,他们朝夕相处,情同手足。2017年,父亲去世的那年,还不断交代我们,柴老是我们家的恩人,嘱咐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父亲病故后,此桩事一直印在我心里。

  2019年12月20日下午,我在从南京回苏州的动车上,通过我的宝中同班同学马文岭(曾任曹甸高中副校长,现在宝中担任高中物理老师)通过多方联系到了柴老的亲外甥胡爱民(曾任曹甸初中副校长),得知他现在常熟儿子家里,并把联系方式告诉了我。在车中,我按捺不住与柴老通了电话。柴老得知我是王京良的儿子,十分激动,急忙询问我父亲近况。柴老得知我父亲已于2017年11月3日已去世,十分惊讶十分悲痛,哽咽地责怪我们怎么不把信(把信,宝应土话,就是人去世时通知对方)给他,送老同学最后一程。约二十分钟柴老情绪稳定后,又主动打电话过来,回忆与我父亲间的往昔岁月。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不断联系,商量两家相聚事宜,经过多次商定,最终敲定在2020年元月11日。

  那天下午,微风细雨,烟雨蒙蒙,我与爱人驾着车,赶往常熟市元和新村三区。约四十分钟便到了柴老所在小区附近的十字路口。柴老早已撑着雨伞在路口等候,看着雨中站着那瘦弱的身影,也许是心灵感应,也许是父辈们特有的神态,我一眼认定他就是我们要找恩人——柴老。

  见面时,柴老很是激动,他和老伴热情引我们进屋,他住在底楼,屋内宁静整洁简朴,茶几上放着一副老花镜以及一堆杂志报纸。刚坐下来,柴老迫不及待地回忆起他们高中时的人与事。他们是62届宝中毕业生,1959年9月入学,年级共四个班,他们所在二班。高中三年正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是一段极其艰难的岁月,虽然党和政府对他们学生很关照,每月定量供应大米(粮票),但上学期间还是处于半饥饿状态,不少同学中途被迫辍学。在那三年间,虽然我的祖父王廷弼时先后任广洋湖人民公社鹤儿湾敬老院书记、粮公所主任,但他是老革命老党员,心里装着永远只有别人,乐善好施,是十里八乡有口皆碑的大善人大好人,不但所有的薪水全部用来资助贫困的人家,还把家里的口粮送给更急需的人家,弄得家里也是揭不开锅,祖母从未有过半点怨言,全力支持祖父干工作。父亲刚入学时,宝中百废待兴,正在进行大搞基础建设,大多由学生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劳动,宝中毗邻古城墙,学生们在老师带领下,拆了古城墙上的老青砖,用于学校围墙建设。父亲来自农村,表现得十分突出,累活脏活带头干抢着干,因此而被推选为班级劳动委员。柴老与父亲兴趣爱好性格相投,他们逐渐成为十分要好的挚友,生活上相互帮助,生活用品不分你我,学习上相互促进。柴老那时从家里带来的山芋干会留一半给父亲。

  父亲高中时,长相非常帅气,学习很用功,也很聪明,成绩非常优秀,性格开朗,乐于助人,爱好广泛,特别爱好唱歌,走到哪里,歌声就会传到哪里。那时的宝中每个班级有一片菜地,学生利用课外时间负责日常打理,摘下来的蔬菜卖给学校食堂,换回菜票。来自农村学生放假回家,都舍不得花钱乘坐轮船,几十里路大多靠两条腿走回家,不像现在人注重养生,徒步大多为了健身。父亲曾对我说过,有次放寒假,背的行李徒步三十公里路回家,走到鲁垛乡徐家大队时,实在太饿支撑不了,最终饿晕在路边。据父亲讲,是一位姓徐的大爷,是个兽医,端给父亲一碗菜粥,还捎给两只鸡蛋。后来,徐大爷很喜欢父亲,认了他做干儿子。父亲工作后,两家有大事一直往来,父亲结婚时,人家还送了一床新被子,据说徐的后人在小官庄乡卫生院工作。巧合的是,父亲当年所在班级的阶梯教室,若干年后改造成我三年高中的集体宿舍。

  父亲经常提及较多的同班同学:一是华占全,二是柴维中,三是田家俊,四是吴爱莲,五是庄××(具体名字记不清楚,父亲身前叫他庄校长),六是董××(具体名字不清楚,父亲身前叫他老董)。华占全,父亲叫他老华,沿河乡人,高中毕业后,1968年在射阳湖公社在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工作,后任射阳湖公社书记,宝应县常务副县长、政协主席,父亲每次进城,都与老华叙叙旧,我高中时,父亲曾带我拜访过老华,住在原大城商城马路对面的二间简易平房;柴维中、庄××、董××与我父亲近乎相同的人生轨迹,在乡村先是代课老师,后为民办老师,最后转为公办老师,他们四位同学一直在乡村从事文教工作,做了一辈子老师。柴维中,曹甸镇人,1991年夏,我去曹甸中学高三补习班复读时,父亲来过一次,与柴老见过一次面;田家俊,射阳湖镇人,曾任射阳湖镇党委书记,后任县土地局局长,现在北京儿子家安度晚年;吴爱莲,县城人,班级团支书,退休前一直在县人民医院工作,当年我考上小中专在县人民医院体检时,父亲曾带我去过她的门诊室;庄××,射阳湖镇人,他的儿子庄志辉,与我宝中同届,他在三班,我在五班;董××,也是射阳湖镇人,他的亲戚在我老家隔壁徐南生产队,每次走亲戚,一般住在我家,2000年还参加过我的婚礼。柴老告诉我,他们高中毕业那年,父亲是班级惟一参加了空军招飞,体能测试、体检和成绩都通过了,只可惜家庭成分因素,政治考核未能通过,成为父亲终生遗憾。

  柴老今年77周岁,2003年从曹甸成人校退休后,一直在老家安度晚年。儿子柴建农,1989年南通医学院本科毕业,分配到常熟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目前也算是行内小有名气的专家,经常应邀去外地参加会诊,媳妇在常熟市急控中心工作,孙女南京林业大学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常熟市园林局所属的一家事业单位,孙女婿张庭恺,在常熟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工作,还有一个十个月左右活泼可爱的重孙女,一家四世同堂,其乐融融。柴老在老家还有一个女儿,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女婿在山东做装潢小老板。柴老前几年不幸患食道癌,在常熟市人民医院动了手术,现处于康复阶段,值得庆幸的是,到现在没有复发。柴老现在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

  当晚,我们宴请柴老一家。席间气氛热烈,大家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真心话。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相聚的时间是短暂的,延续父辈间建立起的友谊是长久的,我们相约两家以后多联系多互相走动,也衷心祝愿柴老夫妻生活幸福健康长寿。

  当晚我们返回苏州,父亲在九泉之下,知道我们两家相聚,一定会倍感欣慰,也算是了却父亲的一桩遗愿。今天惟一遗憾是,大家太激动,忘记合影留念了。

  王晓山

  2020年3月5日

  来源:宝应生活网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