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名人 查看内容

柴菊喜,宝应曹甸十番锣鼓传承人

2020-3-22 12:45| 热度:2491 ℃ |作者:朱步红|我要投稿

柴菊喜擅长笛子、二胡演奏,也擅长词曲创作。正是他坚持三十年,一头青丝熬白了,熬得脑门溜光,潜心研磨十番锣鼓演奏技法,使命悬一线的十番锣鼓得以保护传承。这十番锣鼓起源于明朝宫廷昆曲,融演奏、演唱、敲打于一体,对乐器表现力要 ...

  “不会怜惜自己的人万岁!”读懂高尔基的名言,源于一种笛声的吸引。

  据说长笛适合“月明清风,天空地净”,“风清气爽,穿林度水”,适合“夜静月明,大家寂然而坐”,周汝昌如是说也。

  那晚,淮扬交界的曹甸镇泾河两岸,街边商店即将歇息,一管悠然笛声浸洇小镇,廓清白日的喧闹嘈杂。天已空,地已净,风儿静,月儿明,人的烦襟涤尽,正在曹甸寄宿读书的我,动了探笛的兴头,走上街头,寻笛而来。

  推门进入乡文化站两间低矮平房,在昏黄的灯光里,瞥见暗淡的土墙壁上挂着一幅条幅,泛黄的毛道林纸,不太薄,也不太厚,适于中号毛笔,手写的字不似颜筋柳骨,有书写者行笔摆布的偏好,圆润敦厚,出锋不是太剑拔弩张的……“不会怜惜自己的人万岁!”

  我就纳罕了……谁不会怜惜自己呢?《颜氏家训》劝勉子孙“人生难得,无虚过也”。是说要怜惜生命啊,不要空虚度日。后来得知,有些人不单为自己而活。

  从1983年那晚以来,匆匆碌碌的,与这吹笛人,竟总是擦肩而过,也忘了寻觅那晚急欲知道的笛曲。

  再次听闻这笛韵,已经过了三十五年,也许笛适合远听,还应该包括时间的悠远绵长吧。再次见到他,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脑门至后脑勺溜光发亮,一根银丝不存,但并不妨碍精神矍铄。他退休后随女儿移住扬州邗江区,还义务担任社区的编外文艺宣传员。当年的曹甸乡文化馆馆长,原来那晚在他们和乐之后,他琢磨的竟……竟然是十番锣鼓曲牌《到春来》。

  曹甸镇“十番锣鼓”演奏队

  “十番锣鼓”?“十番鼓者,吹双笛,用紧膜,谓之闷笛;佐以箫管,管声如人度曲;三弦紧缓与云锣相应,佐以提琴;鼋鼓紧缓与檀板相应,佐以铴锣;众乐齐乃用单皮鼓,响如裂竹,所谓‘头如青山峰,手似白雨点’,佐以木鱼檀板,以成节奏。此十番鼓也。……是乐只用笛、管、箫、弦、提琴、云锣、铴锣、木鱼、檀板、大鼓十种,故名十番鼓,番者更番之谓。”乾隆时期扬州李斗曾记载于《扬州画舫录》(272页),其中笛与鼓为主奏乐器,演奏的曲牌可以有唐宋元明的诗词,也可以南北曲的曲牌。十番鼓明朝以及清前期的扬州流传非常广泛普及,“盛于上元、中秋二节,以锣鼓铙钹,考击(敲击)成文”。可是“士人为之,每有参差不齐之病”,据李斗记载乾隆年间“以十番鼓作帽儿戏(开锣戏)……又不专以十番名家,而十番由是衰矣”。

  曹甸十番锣鼓如何得传?据《曹甸镇志》记载,清朝末期,曹甸民间词曲家杨雨亭学习十番锣鼓的曲牌音乐和演奏技巧后,回镇组成“同天乐”演奏班子,镇上最繁华时有四支十番锣鼓演奏队。多年以来,每逢曹甸元宵灯会,农历三月十八的都天庙会,定善禅寺的清明庙会,中秋节以及盛大节日庆典时,四支十番锣鼓队伍总要隆重登场,同台竞技,场面热烈,情绪激昂,蔚为壮观。

  可是自清末以来,城头变幻大王旗,捻拳之起,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烽火,国共内战,十番锣鼓也不知寂然无声,还是命悬一线了。

  直到1956年,“十番锣鼓”鼓乐合奏参加扬州专区民间文艺汇演获得优秀表演奖(《曹甸镇志》)。

  难怪我的脑海里还萦绕一曲悠飏的长笛,吹出无限的音波与心波,使你不知身在何境,说不出是惊心是慰藉,那滋润心神的水音,在泾河两岸,达远,升高,绵长,不绝如缕……吹笛人头一摇一晃的,那汗水和双手上下翻动白雨点似的。难怪的,那年(1983年)在外间街上,他和几个人在合奏一首曲子。在盛夏薄暮里闲坐一堆,雅享丝竹之乐,让整个小镇比村庄多了一点奢侈。

  柴菊喜擅长笛子、二胡演奏,也擅长词曲创作。正是他坚持三十年,一头青丝熬白了,熬得脑门溜光,潜心研磨十番锣鼓演奏技法,使命悬一线的十番锣鼓得以保护传承。

  这十番锣鼓起源于明朝宫廷昆曲,融演奏、演唱、敲打于一体,对乐器表现力要求极高,而演员要熟稔笛、箫、笙、管、弦等十番武艺。吹笛人“头如青山峰,手似白雨点”,功夫绝非一朝一夕,功夫不到就会出现“参差不齐之病”。他们的曲目也不减文学性,《红楼撇子》曲调雅丽婉转,真切感人;传统曲目《到春来》又谓之“木兰花”,一度时期十分崇尚如哀如泣之声;《咏花》则通过咏花咏春,歌颂自然与美。不仅如此,他又大胆创新,融里下河特色于其中,糅合锣鼓打击乐,使其刚柔雅俗兼美,日臻完善。

  2008年,他排练的十番锣鼓传统曲目《到春来》一经面世,就被列入第一批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他本人也荣膺扬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总有一些人,不会怜惜自己,只为眷恋故土,不惜己身来坚守华夏种族的标识和灵魂的栖息地?如你所说,守护文化遗产就是守护先人与土地的脐带,维系后人生存于土地的命脉。

  不会怜惜自己的人啊,你这样坚持,到底在守护什么呢?“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屈原的吟哦,回响在江离、辟芷与秋兰生长的南国汀洲水泽,今天渐入全球化时代,华人迁徙愈来多了,其志一乎?清明将至,有人愿意披戴江离,系结辟芷,编织秋兰,聆听一场十番锣鼓吗?

  那一晚的笛韵竟使人翛然意远,而又丛杂着悲欢莫名的深厚情愫,怅然而悠长,绵邈不尽。

  作者:朱步红,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扬州中学教育集团树人学校教师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