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历史 查看内容

扑朔迷离的1935年"刺汪"案

2020-5-25 11:02| 热度:15129 ℃ |作者:张来林|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张保金,宝应县涂沟龚荡(今金湖县银涂镇滨湖村)人,1902年生,1921年从安宜高小考入省立一中(今宁海中学前身),1923考入国际著名的教会大学金陵大学(解放后并入南大)。在大学殿堂里,张保金(后化名张四明、张维、张玉华,《华克之 ...

  扑朔迷离的1935年"刺汪"案

  金湖县委党校 张来林

  银涂左翼青年

  张保金,宝应县涂沟龚荡(今金湖县银涂镇滨湖村)人,1902年生,1921年从安宜高小考入省立一中(今宁海中学前身),1923考入国际著名的教会大学金陵大学(解放后并入南大)。

  在大学殿堂里,张保金(后化名张四明、张维、张玉华,《华克之传奇》等书误作张保京)浸淫在知识的海洋中,深深服膺于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成为当时为数不多、尚处于地下状态的南京市国民·党党员,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

  1927年北伐军节节胜利,蒋·介石却突然发动了"4·12"反革·命政·变,向昔日盟友中国共产·党举起了屠刀,公开背·叛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张保金、华睆都是国民·党左派爱国青年,见此义愤填膺,从此坚定走向了反蒋道路,并结识了著名杀手王亚樵。因为组织反蒋游·行集·会,华睆被金陵大学开除,张保金气得病休回家,两人都是金陵大学肄业生。

  1927年端午节前,北伐军打到江北,旧县长见势不妙潜逃了,旅沪、旅宁大学生都派出精干力量回宝应参与新政权建设,华睆、张保金皆赶回宝应,成为国民·党宝应县党部的骨干。不久,宝应县党部旅沪、旅宁、外任等派系及旧势力争夺领导权,勾心斗角,互不相容,右派最终掌控了局势,张保金等遂与之分道扬镳。

  陈处泰之子陈不让回忆其父1929年的行踪时提及:"据说,起初到南京,担任《东南通讯社》记者,主要是反蒋抗日宣传,当时社长张思明。"张思明乃张四明之误,即张保金也。

  1930年,经严希纯介绍,张保金等在上海结识了老同盟会员莫雄(1934年莫雄将德国顾问帮蒋制定的《铁桶合围计划》通过项与年送交中央红军领导,周·恩来等阅后立即决定突出重围,此即著名的中央红军长征)。1931年,张保金在上海加入左翼社会科学家联盟(简称"社联"),积极参加左翼文艺运动,在一次社联活动中被捕,他坚称只是帮女工们扫盲,经莫雄、吴煜恒(解放后任职于最高人民法院)等相助才摆脱牢狱之灾。

  1932年初"淞沪抗战"爆发,张保金等冒着生命危险开展募捐、宣传、救护、劳军等支前工作,积极为十九路军的提供后援服务。

  1934年,在南京钟英中学校长李怀诚引荐下,张保金(张玉华)与华睆(化名华克之、胡云卿)等结识了国民·党政要徐忍茹,终于在南京设立了"晨光通讯社",让十九路军退役军人孙凤鸣假扮成记者,秘谋刺杀蒋·介石,其间他们错失了数次机会。

  民国惊天大案

  1935年11月1日9时,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开幕式在南京中央党部举行,20分钟后即草草收场。

  9点半左右,全体与会代表到楼前与记者见面、留影。蒋·介石见当日秩序不好,借故不参加。

  行政院长汪精卫上楼敦请蒋未果,遂下楼居中而坐(见图片),宣布摄影开始。一时镁光灯频闪,咔咔之声此起彼伏。五分钟左右记者们摄影完毕,汪精卫站起来向后转身,准备向大家打招呼后离场。正在此时,一

  记者突然拔出手枪,向汪精卫连击三枪,分别命中汪的左面颊、左上臂、后脊椎骨,血流如注,此即震惊中外的"刺汪"大案。

  一时场面混乱不堪。平时威风凛凛的国民·党高官们一时乱了手脚,四散奔逃。患足疾的张静江吓得滚倒在地,大呼救命,别人还以为他也中弹了;财政部长孔祥熙顾不上新马褂被扯破,慌忙钻进旁边的汽车底下躲起来,紧急避险。

  五四运动健将、中央大学校长、中委罗家伦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钻进厕所并将胸前所佩红绸出席条及国民·党证扔进茅坑。会场保安人员见其鬼鬼祟祟躲在厕所,又无任何证章,疑为凶手,将他抓起来。后弄清身份,才将罗校长放掉,此事成了那次大会的一段小插曲,也成了罗家伦永生难忘的"糗事"。

  只有少数人忙而不乱,立于汪旁的文官张继人高马大,却身手敏捷,迅速奔至刺客身后将其拦腰紧抱,孙凤鸣挣扎着把最后两枪射出;张学良眼疾手快,一拳打掉孙凤鸣的手枪;汪精卫侍卫长杨介平(一说卫士桂连轩)掏枪还击,刺客胸部中两枪,也血流如注。

  因事前刺客服用了大剂量鸦片,在现场被击中两枪,失血过多,次日晨死亡。从刺客身上搜出的63号特别记者证显示,他就是"晨光通讯社"记者孙凤鸣。

  陈璧君、陈公博等当场怀疑此事是蒋·介石指使特·务所为,蒋一头雾水。为洗刷人们对他的怀疑,蒋·介石调动军警宪特等各暴力机构疯狂抓捕,很快侦破了此案。

  1962年,原国民·党大特·务沈醉出版《我所知道的戴笠》,描绘了破案过程:"戴笠连夜进行搜捕,找出一条代孙凤鸣领取大会记者入场证的线索,将当时在中央军校工作的一个司书逮捕。他亲自审讯后,立即带着这个人专车赶往上海,将在上海静安寺路沧州饭店住的晨光通讯社编辑主任张裕(玉)华逮捕。中统局也找到了线索,在丹阳县将采访主任贺波(坡)光逮捕。只有社长华克之潜逃……又在上海四川路新亚酒店将孙凤鸣的妻子捕获。"

  谁是此案犹大

  华克之是该案的当事人之一,解放后见过沈醉并讨论过此案,著有回忆录《卅年实录》手稿,后演绎出《华克之传奇》《陈处泰烈士传》《金陵枪声,刺汪英雄孙凤鸣纪事》等书。依照华克之的说法,此案的突破口是谷子丰(亦作谷紫峰、郭子丰),谷被·捕后出卖了晨光通讯社全班人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所以谷子丰是刺汪案的犹大。因华克之是该案当事人之一,其证言似乎很有说服力,其观点被多位作家引用。事实果真如此吗?

  首先,先看主要涉案人员的被·捕日期:11月5日,贺坡光在丹阳被·捕;11月6日,李怀诚父子在上海哈同路(今铜仁路)被·捕;11月16日,谷子丰、张玉华、孙妻崔正瑶等在上海被·捕;月底,余立奎等在香港被·捕。

  谷子丰不是最早被·捕者,而是与张玉华等同日被·捕。从时间上看,张玉华、崔正瑶、余立金等有可能是谷子丰出卖的,但贺坡光、李怀诚不可能是他出卖的。早在11月8日,上海两家不起眼的小报纸《新闻夜报》《小晨报》 就刊登了李怀诚、贺坡光被·捕的消息,两家报纸还因有通风报信之嫌受到停刊多日的制裁。

  在谷子丰之前被·捕的贺坡光、李怀诚有没有人出卖了大家?著名律师俞钟骆(解放后任最高人民法院委员、顾问,参与了新中国宪法的制订)是张玉华的律师,参与了此案的审理全过程,他在《刺汪内幕·汪精卫被刺案的审理过程》中指出:"由此可见,以上这些人的行踪的发现和被·捕,都是同贺、李被·捕以后遭受刑逼的口供有关的。把贺、李这批人同孙凤鸣对比,就突出地显示了孙凤鸣的骨头是挺硬的。"据此可知,谷子丰之前已有人叛变、出卖了大家,是贺坡光,还是李怀诚?

  目前,关于贺坡光出卖晨光社众人的证据不多见,矛头多指向李怀诚。赵云声《民国不太平》称,崔正瑶是送钱给李怀诚时在他家门口被特·务发现而被·捕的。沈醉女儿沈美娟在《孽海枭雄——戴笠新传》书中云:"行政院发现新线索:晨光通讯社成立不久,曾有南京钟英中学校长李怀诚和一个叫项仲霖的人为他们申请过津贴。戴笠抓到这一线索,连夜派人把李怀诚、项仲霖二人抓来,进行审讯。酷刑拷打之下,李项二人只得供出晨光通讯社成员名单,并抓捕了十四人。"

  1936年4月底,《中央日报》登载《刺汪案判决书内容》"李怀诚部分"提及,李在民国"二十四年十月十日"至"二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供出孙凤鸣、华克之、张玉华等,并说"则该被告参与行·刺计划,供述极为详尽,兹虽辩称仅有阻止劝改之词,并无勉励促成之语,亦系事后饰词狡辩,殊无采信余地" 。

  老同盟会员余立奎(解放后任安徽省政协副秘书长)也被卷入此案,他在其回忆录中云:"在刺汪案的前两个月,有个无锡人,前南京钟英中学校长、浙江人项仲霖,都是王亚樵旧友,且与华克之、张四明相识,到了南京,曾投晨光通讯社暂住。李、项不知办社内幕,面询华说:你们办通讯社,行政院是否给津贴?华答:我们不要。李又说:办通讯社没有津贴怎能长期维持呢?行政院我有熟人,我去替你们联系要求一下。华淡淡地说,最好请你们不要去。但李、项为了帮忙,仍去行政院代为要求,未准。因此在无形中露了马脚。在大批特·务无法找到线索时,行政院说李、项曾为晨光通讯社代请津贴。特·务即将二人逮捕(在刺汪案发生时,华曾通知二人立即离开南京,但二人认为自已的确与此案无关,迟迟未行)。李、项在酷刑下,供出了晨光通讯社全部职工的名单及籍贯。"

  证据足以证明,在谷子丰等被·捕前,李怀诚、项仲霖已全部招·供,警方对此案已了如指掌。即使谷子丰出卖了张玉华、崔正瑶等,也已无关紧要。

  真相原来如此

  李怀诚是南京钟山中学校长,与华克之、张玉华等同为国民·党左派人士,彼此志同道合,密切交往。晨光通讯社的活动,李怀诚全程参与,作用很大:

  当时,在南京成立通讯社,需要"殷实铺保""连环铺保"和科长以上在职官员作保,张玉华等无法满足具备上述条件。李怀诚鼎力帮助,才使晨光通讯社申办成功。华克之的《卅年实录》对此事有详细描写:李怀诚自告奋勇,说"这有何难,为什么不早说?我有一个朋友徐忍茹,中山先生的部下,和我是同事,在他未行走中央军校蒋公馆前,与我时有往来。他是蒋·介石的老师,'中央社'的社长肖同兹为了攀缘,亦以老师称之。关于我们这个社的立案问题,只消徐老先生与肖同兹一谈,马上万事大吉。"华克之怕此事会牵累李怀诚等,请李慎重考虑,李怀诚引用《诗经》"我躬不阅,遑恤我后"以明不计后果的坚决态度。

  1935年10月28日,李怀诚也参与了张玉华、华克之、孙凤鸣等召开的刺杀蒋·介石密谋会,李对此案了如指掌,徐忍茹供出了李怀诚。李虽逃到上海,但特·务们抓住了李的儿子,李方寸大乱,被迫招供……

  "中央社"对此案的报道中又说,项仲霖在宪兵司令部供出李怀诚家就是"暗杀机关"通讯处。

  华睆误判原因

  1936年3月30日,苏高五分院开庭审理刺刺宋、汪案,年底判决、上诉,次年3月二审,此后因抗战爆发而中断,抗战结束后才终审。要犯张玉华初审被判处死刑,余立奎也被判死刑,无辜者胡大海、周世平等被判十多年,户主刘书容被判七年徒刑。项仲霖、李怀诚也是要犯,却格外被轻判,只有五年徒刑,直接体现了当局对项、李二人的"宽大"处理。

  张玉华、华克之都是当时的宝应县人,而谷子丰原是宝应县警备大队长,对原宝应县情况应对较为了解,不是"在中央军校工作的司书"。谷子丰后来失业,流浪到南京,被张玉华招用进入晨光通讯社。假如谷子丰出卖了张玉华等,张玉华在老家涂沟的家人一定难逃魔掌,但张的家人皆安然无恙;假如谷子丰第一个招供,他应得到宽大处理,但在判刑前,他已被军·统秘密杀掉了。李怀诚、项仲霖对筹办晨光通讯社的设立与正常运转起过重要作用,身为要犯的项、李最终被轻判,也表明二人"配合"了刺汪案的侦破、审理。

  其实,华克之冤枉了挚友张玉华。华克之是1935年刺汪案中唯一逃脱的主犯,自认为此案设计周翔,实际上破绽极多。在华眼中,李怀诚是谦谦君子、绝对信得过的。华长期东躲西藏,没看到上海两家报纸的相关报道,更没全面审慎阅读国民·党报纸登载的法庭审理和判决书,信息掌握不完整,他依据已知的零碎消息进行分析,错误地得出谷子丰是刺汪案的犹大,进而认为张玉华坏了一桩大事。

  解放后,华克之任内务部副部长,1955年因潘·汉·年案被审·查,更难以对此案进行核实。与华克之、俞钟骆交流过的强剑衷最有机会发现此案的矛盾,但他忽略了此细节问题,故而至今仍普遍流传对该案的错误解读。

  部分参考文献:

  1、强剑衷.刺汪内幕[M].吉林文史出版社.1986

  2、韩厉观 陈立平.华克之传奇[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1

  3、刘澄清.南京刺汪案的最后判决[J].文史精华.1994.05

  4、沈醉.军·统内幕[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

  5、沈美娟.孽海枭雄—戴笠新传[M].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5

  6、郭代习.蒋·介石死里逃生记[M].济南:黄河出版社.1999

  7、葛美荣.汪精卫遇刺案是如何侦破的[J].文史春秋社.2009.02

  8、唐纵.《蒋·介石特工内幕》[M].团结出版社.2011

  9、山齐.蒋·介石遇险实录[M].中国文史出版社.2012

  10、陈恭澍.蓝·衣社内幕[M].书林书局.2015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