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儿时的端午节

2020-6-26 15:23| 热度:6148 ℃ |作者:翟立跃|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孩提时代,一进入农历四月,我们这帮小馋猫就在暗暗地掰着手指,还有多少多少天,就有粽子吃了。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妈妈放工回来,立即把锅刷得干干净净,将打回来的箬叶洗净,放入锅中煮熟,然后淘好糯米沥干,接着就十分麻利地 ...
  儿时的端午节
  孩提时代,一进入农历四月,我们这帮小馋猫就在暗暗地掰着手指,还有多少多少天,就有粽子吃了。
  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妈妈放工回来,立即把锅刷得干干净净,将打回来的箬叶洗净,放入锅中煮熟,然后淘好糯米沥干,接着就十分麻利地裹起粽子来。
  我妈妈算得上是裹粽子的行家里手,什么抓鸡的、小脚的、铃铛米的,她都会裹,但她不怕麻烦,总爱裹铃铛米的给我们吃,因为抓鸡的、小脚的比不上铃铛米的紧整有咬嚼。待我十岁的时候,妈妈裹粽子时,不让我闲着,让我剪箬叶,或者在她打好的粽壳里装米。妈妈还教我裹粽子,我手太小,两指卡不了箬叶,自然裹的没有妈妈裹的好,但是尝到自己裹的粽子,还真有另外一番情趣。
  那时的端午节,妈妈还会为我买点彩线,也就是人们说的百索。端午节早上吃粽子的时候,妈妈小心翼翼地将彩线系在我的手腕和脚腕上。她还特意为我向养鸭的邻居讨要一只鸭蛋,煮熟后装在用彩线编织成的小网络里,挂在我的胸前。我舍不得将鸭蛋吃掉,总是不停地把玩它。
  端午节中午,妈妈不管农活多劳累,还要忙着为家人做上“十二红”,其实就是苋菜、韭菜之类的蔬菜而已。一家人围着桌子喝点儿雄黄酒,开开心心。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单位每年端午节都要发粽子、鸭蛋什么的,尽管粽子的档次高品种多、鸭蛋在流油,但还是感觉不出儿时端午节的味道。
  我思念儿时的端午节,思念小时候粽子的香味,更思念为我裹粽子系彩线的妈妈。
  夏集镇子婴河小学 翟立跃
  来源:宝应生活网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