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我的老师

2021-9-8 14:29| 热度:2174 ℃ |作者:乔修林|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又到了教师节,心情莫名的低落。窗外秋阳菊花残,好转的疫情没带来一丝轻松。愧对的要谢的很多,因悲情早在清明想动笔的独一人。转瞬到了初秋,一笔债似的,要还,空无分文,脑海里也惶恐一片空白,找不到相借的人。 ...
  我的老师
  又到了教师节,心情莫名的低落。窗外秋阳菊花残,好转的疫情没带来一丝轻松。愧对的要谢的很多,因悲情早在清明想动笔的独一人。转瞬到了初秋,一笔债似的,要还,空无分文,脑海里也惶恐一片空白,找不到相借的人。低低的云累积着,甚是郁闷,尴尬极了。远逝的归结,终就心愿难了,缅怀我的老师——韩大杰。
  初识韩老师,他沉心于教学,是范水中学的教导主任。那时的“范中”名气够响,对于我一个农村娃来说,可望不可及的。我的爸,难得求人的,怎么就抹开面子找了他。很庆幸,顾及“情面”的韩老师给了机会,通过严苛的插班考试,我进了85届初三(四)班。报名时,爸和我拜见了他。他住的宿舍是连排的,红砖蓝瓦,只见他着件考究的呢子服,四方脸,鼻直目朗,额头很敞亮,一笑起来眼光灼人,“小伙要加把劲,这次数考不理想,功课要均衡,不能偏科!”在高大的身影和爽朗的声音下,我紧张得要逃。严师如父。现在想起来,第一次见糟透了,没清晰地打量他,也记不起来他们的对话。
  “心有不甘,力有未逮”。数学因错过了“范中”补习,一直不好,也就害怕见他面。在那个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为此,我背地里哭了好几回。很快,韩老师从主任做到了副校长。寒假回到家,爸查了成绩才说,韩老师起初是爸的夏中老师,因俄语通信差点被斗,还是爸有点影响力保了他。借着这点“交情”,遇见他,感觉了亲和许多,能聊上几句。中考前,高邮师范招生,出于“跳农门”参加了选拔,结果第六名多了两人,加了一道数考,自然把我落下了。某天,韩老师把我叫家去,足足聊了一个钟头,有语重心长的,有我诉原委的,也有拉家常的,还让女儿“青”去食堂打饭留了我。走出那间“红砖蓝瓦”,我倍有面子,充满力量,好似一切美好留在原地向我招手。打那后,“红砖蓝瓦”成了我永恒的“范中”印象。
  忆往昔,要说的偏偏淡然,要表的终显苍白,想理个至朴美陈,可是锦书难托。何况,在老师门下,我属于不长进不敢攀的。想起来要算一件事,那是在高一,韩老师教我物理,“名正言顺”我成了弟子,这是件幸事。其实,他出差很多,讲课寥寥,难得的,在课堂上,那独有的口语“假嘛假嘛的”,总能引起满堂的捧腹大笑。他这手化繁为简,颇有造诣也易懂。可那年,我遇了件纠缠多年的心痛事,近一个月的饭票被偷了,那时是不敢与家里说的。恰逢申领助学金,我是班干部就顺带报了。女班主任是新近换的,刚出大学门,没什么经验,竞当着全班面听我的解释,言下之意“哪有这么巧的事!”我素以“方正”自居,一下崩溃了,悲怆地冲出了教室,连续几天没去。在同学劝说下,勉强参加了期未考,名次从前十掉到了底,我也搬出了校外。这是我唯一一次逃学的经历。
  最想见又不敢见的,还是见到了!无巧不巧的,在校外泥泞的小路上,韩老师遇见了我,很是诧异,“这个点都在上课,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是生病了吗?”简短的一句话,犹如在荒漠里找到了路,我激动得泪目无语。他不顾差旅的疲劳,把我带回“红砖蓝瓦”,中午在那吃了“小灶”。后来听人说,一向好脾气的“韩校长”开校务会发火了,而他的动怒屈指可数。戏剧性的,小窃惊动了派出所,是一个低年级的所为,只是我羞于班主任提,因这也连累了她。慢慢地我平复了,一切回到了原点,唯一不一样的,我不再怕见韩老师,总透着温暖又明亮。
  相别韩老师,他静卧在床上,没了酷和洒脱。依稀记得是1990年,教师节后,我的妹妹去“范中”复读。走进那久违的“红砖蓝瓦”,看到他,已是特级老师的他,却重度腰椎间盘突出,上身无法动弹。我有点哽咽,想到他,他的才华,所教的数学、英语、物理都是自修的;想到他,他的多艺,操弄的手风琴、吉他、京胡是叹为观止的;想到他,他酷爱运动,在篮球场上能轻松地炫下球技。就是人们常说的,有些人无论在哪他都是主角……接下来的几天,我陪他说说话,聊些过往,也真切地感受了为人、做事之“道”。终于要离开“范中”了,他的小女儿“竹”到食堂打了饭,我和小妹在“红砖蓝瓦”一起吃了。饭后,一辆高邮牌照的小型卡车过来,简单地拉了些行李和书,我低着头帮他穿上袜子,有点想哭。走的时候静悄悄的,一路无语。
  界首古镇是韩老师的家。穿过清幽的街巷,不宽,很有风味。脚下的青石板路,有点凹凸不平,但整洁而坚固。他的家沿河而筑,潺潺的流水激荡于流光中,师母早站在院门等着,她也是一位名师,将小院收拾得精致又温馨,我们少了些伤感,老师的话渐渐也多了起来。哪知,这一别,他再也没回过“范中”讲台。后来,那“红砖蓝瓦”,我到是去了几回,我的妹和“竹”打伙伴,也知道了,老师的腰时好时坏,饱受着病痛的折磨。
  再见韩老师,他正调动去扬州,是巧遇的。当时县上开两会,我就陪着他跑跑腿,陪着他找了“范中”老领导,后在政协任职。调市汽校的事顺利,他很高兴。过了好久,我在单位(子婴河工商所)接到电话,韩老师在附近一亲戚家,我赶过去,他向人夸耀,“这是我的一个学生”。闲聊起来,有人说,狗皮对护腰有好处。我便托人收购了一张。在界首古镇,我又见了那幽静的小巷、油润的石板、透明的溪水。从不收礼的他高兴地收下了,转身却拿了一堆礼定要我拎着。后来,爸对我说,“老师就这样,一辈子不愿欠人,他给你的总比你付出的多”。
  多半是距离的原因,渐渐的,与韩老师断了联系。要论最后一次,都很平淡的。某天,我和同事在扬州,就转道去了趟汽校。或许在那他也是有名气的,一打听便找到了。聊的时间不长,他说现在的担子不重,工作轻松,身体也好多了,还给了新家住址。很快到饭点了,他便相留,在食堂共进了午餐。打那后,我没去拜望,给的住址也弄丢了。再后来便是惊人的噩耗,老师早几年就病逝了。今年清明,“范中”居老校长去了他墓上,后在校友群说,“韩校长”爱人身体康健,两个女儿事业有成。“逝者安息,生者安好”,愿岁月静好安然吧!
  满园桃李竞芬芳,唯独不见当年人。一晃,相别母校33年了。高耸的水塔超大的银杏,是我抹不去的记忆;偌大的操场萌动的晚会,是带酸又甜的栖恋;袅袅的炊烟满香的蒸架,是会永流传的印象。虽说,那一排排“红砖蓝瓦”不见了踪迹,睹物思情,伴着朗朗书声的落日余辉还在,似是飞卷的霓裳,也像绯红的轻云,可不乱于世,不困于情。心系之,梦萦之,如果存有另外一个世界,但愿那里也有欢乐与感动。(宝应县市场监管局 乔修林)
  来源:宝应生活网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