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大西北万里行之新疆

2021-8-19 16:01| 热度:5072 ℃ |作者:梁永胜|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西去的列车缓缓开动,我国地理走势是西高东低,火车从乌鞘岭开始一路爬坡,两台蒸汽火车头,一台在前面拉,一台在后面推,沿祁连山脉慢慢爬行。远处祁连山上白雪皑皑,近处是一片荒芜,偶偶看到几户人家,低矮的房屋 ...

  大西北万里行之新疆

  ——服装往事(十一)

  梁永胜

  西去的列车缓缓开动,我国地理走势是西高东低,火车从乌鞘岭开始一路爬坡,两台蒸汽火车头,一台在前面拉,一台在后面推,沿祁连山脉慢慢爬行。远处祁连山上白雪皑皑,近处是一片荒芜,偶偶看到几户人家,低矮的房屋,倒塌的围墙,几株白杨树被灰尘笼罩,看不出生机。火车过玉门后,两边全是一望无边戈壁滩,寸草不生。这时想到“春风不度玉门关”的真正含义,当时古人去西域,主要通行工具是骆驼,那种凄凉孤独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火车进入新疆后已是深夜,旅客已渐稀,可以在椅子上躺下休息,相当于硬卧。过了哈密,疾风横生,飞沙扑面,不时有飞沙打在列车窗户玻璃上,发出“叭叭”声,大有吹翻火车之势,火车就像大海中航行的船,任凭风浪撕裂,艰难的前行。此时睡意全无,与同车的维吾尔族乘客调侃消磨时间,维吾尔小伙五大三粗,为人热情豪放,汉语说得也不错,从旅行袋倒出大花生边吃边聊,这风不算大,大的时候连石头吹飞,砸坏窗户是常事,就差把火车吹翻。他常年跑生意,把新疆的土特产带到内地,再带回紧俏的小商品,赚个差价,在当地也算是能人。我们最关心的是治安问题,按他说“亚克西”,新疆的治安好得很,这下我们才放宽心。

  我们国家幅员辽阔,不实行时差制。早上十点到达了乌鲁木齐,天才放亮,与内地时差两个小时。一出火车站,眼前就雪原一片,这里十月底就开始下雪了,好在我们早有准备,换上冬季衣服。先找个旅馆住下,民族饭店条件不错,已开始供暖,进门后穿一件羊毛衫就行了,经过三天两夜的车马劳顿,先睡一觉再说,醒来时一看快七点,赶快吃晚饭,上街找饭店还没有开门,要到九点钟,肚皮一下子还适应不了,只好忍着些。

  乌鲁木齐简称“乌市”,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是沟通新疆南北和连接中国内地与中西亚及欧洲的交通和通信枢纽。“乌鲁木齐”为古准噶尔语,意为“优美的牧场”。城市不算大,以汉族人为主,但商店等服务部门有不少维吾尔族姑娘,给人留下已到外域之感。几天来跑了红山商场、天山商场、天山百货公司大楼、新疆自治区信托公司、都吃了“闭门羹”,生意还真难跑。两人在旅馆一筹莫展,我突然眼睛一亮,我有一个亲舅舅在新疆博乐州农业银行任行长,听说舅母还是当地的组织部长,找到他可能有些门路,那时电话还稀少,决定直接投奔。第二天去汽车站,一打听,去博乐州要两天一夜,中途在驿站过宿。去买票需要边防通行证,原来博乐州与前苏联接壤,晚上站在楼上可看到对面的灯火,当时中苏关系恶化,边境形势紧张,一下子傻了眼。首府业务不行,其它州县再探探,既然已来了,不能就打道回府, 干脆往返回方向行,边走边逛,碰碰运气。

  吐鲁番没有直达火车,只能在大河沿站下,再转汽车,距吐鲁番城还有五十多公里。吐鲁番是个盆地,艾丁湖水面海拔--155米,客车基本上不要加油门,一路滑行,一望无边的戈壁滩,也没有车来往,驾驶员只要把稳方向盘,踩好刹车就行,连我这个外行都能开。眯着眼晴休息,满脑想着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吗?火陷山能过去吗?摇摇晃晃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吐鲁番汽车站,相当于我们乡镇的汽车代销站,售票员背着票箱集安全员、发车员一身。先找个安身地,车站不远有个青年旅馆先歇脚。四人大通间,是待业青年办做。睡到半夜又被一阵嘈杂声惊醒,来了一批维吾尔人,喝得醉熏熏的,其中有两人安在我们房间,只见他们也不洗嗽,马靴也不脱,倒床就睡,酒气和鼾睡声充满房间,此时那有睡意,眼睁睁的盼天亮。

  天一亮,赶快起床,这是广播已开始了,先播歌曲后播新闻,歌曲非常悦耳,有西域风味,可新闻一句也听不懂,全是维语,我们成了的耳朵摆设。看着两位睡意正浓的维吾尔大汉,轻手轻脚地离开旅社,去城里找旅社。

  吐鲁番地处往来西域通道,汉时地属车师,宋时为回鹘所据,清朝乾隆二十年(1755年),平定了准格尔,吐鲁番番属清王朝,清光绪三年(1877年)收复。清光绪十年(1884年)新疆建省,吐鲁番直隶厅成立。民国二年(1913年)改为吐鲁番县。1975年7月撤县建市。吐鲁番市分新城和老城。我们行走在新城街道上,道路新建,街道呈井状,路边种植白杨树。由于降水少,商店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往路上拨水,以防灰尘飞扬,而新华书店、银行等国营单位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穿军装上班,估计是建设兵团的。

  吐鲁番宾馆在市政府旁,宾馆新建的,设施也是新的,席梦思白被单,还配置沙发,两人一间的标准间,是一路过来的最好住处。由于来得早,服务员正收拾房间,嘴里不断嘀咕,有床不睡,尽睡地上。原来召开妇代会,代表们睡不惯席梦思,没有地上睡得舒服踏实。这是个人习惯,不能强免。等收拾好,赶紧把觉补上。

  来新疆几天了,一笔生意也没有做成,还是有点压力的,赶紧工作。新城不大,一个百货大厦,两个批发站都不要货,还是去老城看看。老城与新城相距约两公里,也没有公交车,但有毛驴车,一趟只要一毛钱。两人合坐一辆毛驴车,车上铺着毛毯,赶车维吾尔老汉悠悠晃晃把我带到老城,看到老汉的一身装扮我就想到了聪明的阿凡提,虽然语言不通,但很热情。

  老城街道窄,基本是住这儿,房屋是土坯房,由于常年干旱,房子大多数是泥平顶,最好的房屋要数清真寺。在街上看到一群人围着看法院布告,布告分两张,一张汉文,一张维文,维汉人分两边,而围观的维族人正静心的听识维文的人读布告,声音如同颂经,维族观众听的频频点头,而我们一句也听不懂。在一个不起眼的门面房前挂着吐鲁番地区信托贸易公司的牌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了进去。经理是汉族人,看了样品蛮满意的,特别夫绸衬衫三种颜色共订1000件,每件4.50元,兰沙卡全棉劳动布工作服订了200件,每套12元,总金额近七干元,真有些意想不到,估计地方偏辟,交通不便,没有供销员肯到这儿来,我们也算碰巧了,总算有效果了。

  但不要高兴太早,合同订好后,业务科长把老潘拉到另一个房间,直说需回扣10%,不是个人上腰包,为大家谋些福利。另外他看中了样品女式呢大衣,想给妻子来一件。呢大衣可以答应,样品不能给,春节前保证寄​到,回扣第一次遇到,要请示再答复。驴车来驴车回,到邮电局立即打电话请示,想不到厂长一口答应,直接现金交易,回来从成本中冲,还是厂长负责制好。后来该信托贸易公司成为我们的老客户。我们从中也学到经验,以后谈生意不能太老实,要先报虚价,厂给的价格单不到万不得已不出示,为促从生意成交,可以暗示对方可适当给经办人好处(即回扣)。这种回扣风后来愈演愈烈,损公肥私,成为采购员的法宝,多少好人被拉下水。

  走在吐鲁番老城街上,老听到脚下哗哗流水声,一打听这叫“坎儿井”。吐鲁番地区常年干旱,年平均降水16毫米。而坎儿井是荒漠地区通过地下渠道可以自流将地下水引导至地面的一特殊灌溉系统,吐鲁番北部的博格达山和西部的喀拉乌成山,春夏时间大量积雪和雨水流下山谷,潜入戈壁滩下,人们利用山坡度,巧妙地创造了坎儿井。它水量稳定水质好,自流引用,不需要动力,地下引水蒸发损失小、风沙危害少,施工工具简单,技术要求不高,管理费用低,坎儿井在吐鲁番地区历史悠久,总数达1100多条,全长达5000公里,担负着农牧业生产和人畜饮水的重任。坎儿井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

  吐鲁番的马奶子葡萄大又甜,1978年由施光南谱曲,罗天婵原唱《吐鲁番的葡萄了》歌曲红遍全国,婉转悠扬的旋律和真挚的歌词向人们讲述了维吾尔族姑娘阿拉尔罕和驻守边防哨卡的克里木爱情故事,传递出了爱国之情与纯洁爱情交织成的浓浓深情,我在努力寻找着。葡萄园大多散在各家各户,葡萄沟1994年才形成规模。要离开吐鲁番了,火陷山位于本市东北10公里处,当时还是处女地,没有专车直通,无法欣赏,只能留下遗憾,继续赶下站.

  哈密是新疆的东大门,以盛产哈密瓜著称,古称西漠,汉称伊吾,自古是丝绸之路的咽喉,有“西域襟喉,中华拱卫”和“新疆门户”之称。北面与蒙古国有50公里的边境线。在这里满街都是正宗的哈密瓜,且价廉物美,一只瓜分两天才吃完,甜的摽嘴。哈密市城市人口不多,街道井然有条。第一商场和信托公司明确不需货,哈密百货公司大十字百货商店看了样品蛮满意,由于时间关系,答应明天商谈。第二天如约而至,一共订了六个品种,价值12000元,想不订了个大单,也没有谈回扣,主要我们的服装价廉物美。乘胜追击又与哈密劳保商店订了600套工作服,又增加7000元,光哈密一处就达近2万元,那时厂里还未实行供销员买卖制,否则发财啦。

  晚上两人在汉民饭店小聚一下,任务已超额完成,下面是带逛带玩,没有什么压力,我提出给厂里报信高兴高兴,而老潘不同意,防止再加码,生姜还是老的辣。​哈密​的夜晚街上空荡荡的,有些​凉嗖嗖​的,哈密地区昼夜温差大,“早穿皮祆午穿纱,晚间围着火炉吃西瓜”。哈密有三宝:哈密瓜、哈密王、哈密木卡姆。哈密王亦称“哈密回王”,是指清代统治哈密绿洲233年之久的哈密维吾尔族王爷。清康熙年间册封哈密回部首领---额贝都拉为“一等札萨克达尔汗(世袭王公)”,额贝都拉为第一代“哈密王”,相传九世(终于1930年),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了贡献。哈密木卡姆是流传在新疆东部哈密地区的一种历史悠久、篇幅宏大、结构完整的大型维吾尔音乐套曲。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来疆快十天了,东西行程近千里,只跑了新疆一个零头。新疆面积占国土的六分之一。这不得不想起民族英雄左宗棠(有争议,也是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刽子手),十九世纪中叶,毗邻新疆的浩罕小国乘我国内扰外患之机,派军官阿古柏入侵新疆,占领了天山南北。沙俄借机占了。以直隶总督李鸿章为首的海防派建议放弃不毛之地新疆。而以陕甘总督左宗棠为首的疆防派坚决收复新疆,如放弃新疆,甘陕等地无障,内外蒙及山西也不得安宁。1876年不顾高龄,抬棺进疆,击溃阿古柏,逼沙俄吐出伊犁地区,捍卫了祖国领土完整,名垂千史。1884年正式建新疆省,回到祖国怀抱,真亏左公,否则我们到新疆还要办签证呢。

  新疆是个好地方,难舍难分,我还会再来,定要游遍天山南北。

  梁永胜 辛丑年夏初伏作于扬州半闲书屋

  来源:宝应生活网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下一篇:我的老师上一篇:函授趣事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