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

2022-1-18 09:44| 热度:13374 ℃ |作者:周以耕|来源:勤耕有益|我要投稿

雷锋说过:“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并不是为了吃饭。”但是,人没有饭吃必定会饿死。辍学了,我便搬出碳炉、大锅,拿出篮子、戥子等挣钱工具求生存。投机倒把 一天,锅里正热气腾腾地飘溢出山芋的芳香。突然来了一帮 ...

  那年冬天特别冷 

  文/周以耕

  雷锋说过:“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并不是为了吃饭。”但是,人没有饭吃必定会饿死。辍学了,我便搬出碳炉、大锅,拿出篮子、戥子等挣钱工具求生存。

  投机倒把

  一天,锅里正热气腾腾地飘溢出山芋的芳香。突然来了一帮臂带红袖章的造反派,气势汹汹,二话不说,端锅的端锅,抬炉子的抬炉子,拿山芋的拿山芋。  

  我被吓懵了,便气愤地责问 :“你们干什么?这是我吃饭的家伙!”并上前抢夺被他们拿去的东西。一个杀气腾腾、恶神五怪的家伙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拎了个悬空,勒得喉管喘不上气来,然后重重地把我摔在地上。对我大吼:“你是在搞投机倒把,晓得吗?现在割资本主义尾巴,全部没收!”此人嗓管特粗,声如破锣,震耳发聩。  

  把我卖山芋与投机倒把、资本主义挂上钩。原本家庭出生不好的我,这人吼声似一把利剑击中了我的软肋。母亲不在身边,一种孤独的恐惧感迅速袭凉了我的心,“老鹰拎小鸡”的瞬间让我恐慌胆寒,那种孤单无助的凄凉,让我畏惧可怕!我被吓成一滩泥巴瘫痪在地。  

  左邻右舍和路人围过来看热闹。我像一个罪犯被展览似的“囚禁”在地,无助地、茫然地、惊恐地任由这帮人无限放大、上纲上线地批判指控。我本能地垂头低声,哀求他们放我一马。 

  邻居们纷纷帮我求情,说我家孤儿寡母三人没有工作,依靠摆个摊子做小生意维持生活。又说我怎么样怎么样地懂事,帮母亲干活分解生活压力。好心人的求情触动了那个领头人的恻隐之心,示意手下人把东西还给我。

  神情严肃地向我交待:“看你小孩子可怜!看在大家的面子,这次不没收你东西,赶快把东西搬回家,不允许再卖了。如下次看见你再卖,毫不客气全部没收,其他人帮你说情也没有用!”  

  我连忙打恭作揖表示感谢。这帮戴红袖章的人走了,围观的人散了。我忍着疼痛站起身子收拾满地狼藉的东西。心里嘀咕:我这个十三岁小人,没有手艺,没有力气,没有社会关系。学上不成,生意做不成,我今后靠什么吃饭?我的未来怎么办?……

  经红袖章一番折腾,弄得泥灰满身脏兮兮的。受了惊吓出了一身冷汗的我,全身黏乎乎、痒撮撮,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赶紧去浴室洗澡。  

  夹缝求生

  浴室人气旺盛,大人带着小孩,年轻人领着老人济济一堂,客位爆满。贫贱富佬、官爷黎民、三教九流、各等人士喜欢在这里汇集,除垢净身,休闲放松。不大的空间热闹非凡,家长里短,小道新闻,谈天说地,成了一个沸腾的小社会,浓缩着世间百态。  

  从浴池里冲洗出来的浴客,擦干身子睡在躺椅上,沏上一杯茶水,吃上一点零食,天南地北一顿海聊,蛮是逍遥自在。卖花生、葵花、瓜子、萝卜的小商贩忙得不亦乐乎,一刻不得消闲,生意红火,令我心生忌妒。我坐在抽椅上等待空位,细心观察小商贩一个小时成交多少笔生意,每笔多少钱,乘以每天九个小时,算出全天的营业额,小商贩每天能赚多少钱。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此地有赚头!此地别有“洞天”!  

  在浴室里做生意不受天气变化的影响,没有风吹雨打,没有烈日寒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正月初一,天天有生意做,收入也稳定;戴红袖章的人更不会管到浴室来。这地方集避风港、防空洞、世外桃园等诸多优势于一身。冥冥中感知,这是老天爷在我走投无路的迷惘之际,给我指出了一条夹缝求生的活路。  

  虽是风水宝地!可这里是人家盘踞多年的地盘啊!轻举入侵不行!怎么办?一段时间,每天去浴室玩,一去就是一个晚上。浴室有一等间、二等间、普通间三个堂口,工作人员连挑水、卖筹、服务员不足十个人,我很快与他们混熟了。看见他们忙,我就上前帮他们一把;谁家有事,我就替补一下;谁要买个东西,我就帮忙跑个腿,我成了大家认可的义务工。  

  我瞅准时机,跟一个叫徐大爷的人(有点权威)闲聊了我家的境况,道出了学上不成,生意做不成的苦衷。徐大爷见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知道我话中有话难以启齿。便对我说:“这好办!干脆把东西拿到浴室里来卖,不做生意不挣钱,一家三口喝西北风啊!”徐大爷的直爽让我喜出望外。  

  人家在这里根深蒂固,我到这里做买卖是入侵人家的地盘,必然发生矛盾。我说出自已的顾虑。徐大爷拍着胸口:“你做你的生意,他做他的生意。他要是欺侮你,你吿诉我,我找他算账!”徐大爷的话消除了我的顾虑,壮大了胆量,坚定了夹缝求生的意念。  

  经营品种上我已作了考虑。人家卖瓜子葵花、萝卜休闲品种,我卖熟山芋、烂蚕豆能填肚子的品种,减少人家的反感和业务上的冲突。 

  我忙开了,每天起早去市场采购,上午在家完成制作。中午十二点钟一篮子山芋、一盆子烂蚕豆和一把戥子送进去,晚上九点钟一篮一盆一戥拎出来。洗澡既是除垢净身的过程也是一次体力消耗过程。洗澡后的肚子容易饿,我卖的东西适销对路迅速打开了局面,很快占据了零售业务的“半壁江山”。

  石灰撑面店,我的生意冲淡了卖葵花瓜子的业务。尽管我客客气气处处让着那人,但发生摩擦冲突不可避免,幸亏徐大爷他们对我支持撑腰。那人见势不妙,后来另选地点离开了浴室。我为了生存,侵占了人家的地盘,夺了人家的饭碗,内心愧疚,深感对不起人家,痛骂自己“卑鄙”“可耻”!

  催泪悲剧

  人们经济困难,吃饭都不能保证,没有钱买衣服,浴客脱下的衣服经常被别人穿走。洗完澡没有衣服穿的浴客必定是大吵大闹要求浴室赔偿,工作人员赔了笑脸还要掏腰包,领导一顿批评少不了。窝了一肚子火的工作人员高度警惕提防着川流不息的各类浴客。  

  腊月送灶这天,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洗完澡磨磨蹭蹭,趁人不注意穿了别人的衣服,这人一举一动早纳入工作人员的视线,偷衣行为被抓个正着。大家对偷衣贼早已深恶痛绝。“快来人啦!抓偷衣贼啊!”听到喊声的其他堂口工作人员、浴客一哄而上,对着偷衣贼一顿拳打脚踢。  

  尚不解恨的人们扒光偷衣贼身上的衣服,用一条毛巾遮住下身,用麻绳将偷衣贼绑在浴室外三叉路口的电灯杆上示众。

  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日子,望呆的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棉帽,手捂着耳朵跺着脚。已被打伤的偷衣贼,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垂着头低声呻吟。有人说他装死,一拨一拨的过路人发泄愤恨对着赤裸全身的偷衣贼吐唾沫、挥拳脚,甚者泼凉水。活人哪经得起这番折腾,在人们的疏忽之间,偷衣贼后来成了一根大“冰棍”。  

  生产队来人收尸的时候介绍:这人光棍一个,全家一共六个人在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五个人,快四十岁的他仍孤苦伶仃,经人撮和与一个寡妇相姘,约定过年成亲。因为穷没钱买衣服,大喜来临,生出到浴室偷衣服的念头。这下好,婚结不成还白送了性命,惨啊!  

  为了结婚有衣服穿,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葬送了!偷一件旧衣服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公、检、法、司在文革时期被砸烂,出了人命案无人管。 

  在我的记忆中,那年的冬天特别冷!

  来源:勤耕有益,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下一篇:内桥2号上一篇:万里行之襄樊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