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魅力宝应 宝应美食 查看内容

宝应的茨菇

2016-11-6 16:27| 热度:1044 ℃| 我有话说人参与) |作者:千叶树|来源:千叶树|我要投稿

经常有外地朋友来宝应,我们好酒好菜招待了,朋友说太客气了,真的不需要呢,要不弄些你们的特色菜?我们就请他们吃茨菇,茨菇烧肉,茨菇熬咸菜,茨菇豆腐汤,茨菇蛋花汤,茨菇炒肉片,茨菇咸菜炖黑鱼,十天半月不作兴重样的。

  1
  经常有外地朋友来宝应,我们好酒好菜招待了,朋友说太客气了,真的不需要呢,要不弄些你们的特色菜?
  我们就请他们吃茨菇,茨菇烧肉,茨菇熬咸菜,茨菇豆腐汤,茨菇蛋花汤,茨菇炒肉片,茨菇咸菜炖黑鱼,十天半月不作兴重样的。
  老早还有种吃法,磨成茨菇粉,跟冲焦屑或者藕粉一样,当白米粥喝。
  我的姐姐从小就胆小,但是很爱动脑筋。忙年时炸泾河大糕片,她突发奇想,把茨菇切了片,也下锅炸了,拿漏勺捞上来,喊二子三子,快来尝尝新品种!
  外地朋友把筷子一丢,嘴一抹,憋着普通话赞叹:这个茨菇不丑!我看赛过板栗!
  说到板栗,我们就不开心了,明明比板栗更细嫩更有咬嚼好吧!可就是没它的身价高。
  好像是林妹妹认了焦大做干老子,叫人憋屈呢。
  外地朋友又问,这个茨菇怎么写啊?
  怎么写?我们宝应人民也头昏呢,搞不清到底是哪两个字。
  2
  有写茨菇的,有写慈姑的,还有写成茨菰的。
  《现代汉语词典》上就是后两种写法,但是我一直喜欢用茨菇。
  也有人爱叫它弯弯顺,万万顺,它的外形像个漂亮的6或者9字,多喜兴!
  我觉得慈姑不合适,美食嘛叫个姑,感觉有点意怪。
  茨菰我也不喜欢,字面悲苦,用来指茨菇的叶子,倒也勉强说得过去,有那个意境。
  还是茨菇好啊,欢欢喜喜,珠圆玉润,不晓得有多讨喜呢。
  以前我们的《宝应文化月刊》上,就是这么任性地写了,当然是我的责任,很多老同志表示有意见,希望我们作出重要更正。
  我理解这和他们对茨菇怀有深厚的情感有关,孩子的大名怎么可以写错?
  事实上,外地还有叫燕尾草的,取它的叶子像极了燕尾,青翠的叶尖如箭,绿时枯时,皆可入画。
  我更赞成随便你喜欢叫它什么,从前的人不是有大名小号外加字的嘛。
  就算是现在,譬如我,你喊我大名,呼我二呆子,或者是喊成小黑皮,我都是会笑嘻嘻地应一声。
  名字也就是个符号而已,又不是考试编历书,不顶那个真,说不定用的人多了,将来修订辞典时,就会采纳了呢。
  那么多网络语言都开始收编了,你管我们爱怎么叫撒.。
  总之,茨菇两个字,不管它怎么写,反正你只要记住,普天下的茨菇,没有比我们宝应出产的,更好吃的了。
  3
  宝应长茨菇的乡镇不少,最好吃的要数是下舍的,现在并入了曹甸,照我看,还不如就叫茨菇镇呢,多好记!
  邻县高邮的汪曾祺老爷子,是文坛大家,我很多年的偶像。
  那一年听说他过世了,我难过了半天,找了机会跑去他的老宅,表示了悼念。
  汪老很擅长写美食,说实话,我觉得他写的关于茨菇的那篇,实在太简单了,一点儿不过瘾。
  不过这个不能怪他,老爷子当年没吃到过,正宗的我们宝应的茨菇哎。
  他的老师沈从文,当年吃了夫人张兆和炒的一盘茨菇肉片,才吃两片,马上说:
  这个好!格比土豆高!
  你看,大师就是大师嘛!我猜测,沈师母当天买回去的茨菇,肯定是我们宝应人,带到北京去的;又或者就是高邮人,从下舍买了送过去的。
  各位,我没有信口开河啊,这一段详见汪老很著名的文章《故乡的食物》,其中的这一章叫作《咸菜茨菇汤》。(对,汪老就是这么写的。)

  4
  古代著名的药圣李时珍,就解释过慈姑的由来,他曾经这样曰过:
  慈姑一根岁产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故以名之。
  可惜他老先生当年没来过宝应,你听听我们宝应人是怎么解释的。
  说是很久很久以前,天下大水,民不聊生,宝应下舍一带更是遍地饥民。
  这种情况被王母娘娘或者是观世音菩萨算出来了,就安排一位仙女赶过来察看救援。
  仙女通常都是长得美,心底也善良,一看那个场面,汪洋一片,哭声连天,当场就忍不住了,洒下如雨般的眼泪,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那些倾盆而至的泪雨,落在湖边河里岸上田间,顿时变成了成千上万颗,怎么也吃不完的珠玉般的美食,乡民们得救啦!
  人们为了感念这位仙女,把这种可口的美味称作慈姑。
  我从前一直就有一个疑问,怎么神仙们老是帮人不帮到底的?像我们宝应人说的小半吊子。
  比如这个传说中,可以不让发大水,就算发了大水,为什么不挥一挥衣袖,把大水退了?
  神仙姐姐变出了茨菇,为什么不直接变出大鱼大肉来呢?
  哎呦喂,神仙的世界,我们真是弄不懂的。
  5
  转回头来说正题,茨菇的形状就像是冰糖葫芦,带个小尾巴。
  也有人说是像蝌蚪,像鸽子蛋,鹌鹑蛋的。
  茨菇的表皮宛如包着一层薄薄的蛋壳,白里透着淡青,有黄白或青白两色。
  中间有一道细细的,带着小流苏的毛边,仿佛系了一条腰带,去皮肉白,粉抖抖的,质地细腻,入口微甜,而茨菇的尾茎,通常是苦涩的。因了这苦,反倒不腻。
  茨菇可以切成薄片,可以粗粗对切,小些的直接下锅。
  茨菇作了主菜或者配料,做出来的菜肴,总是清甜带劲,入口到心的。
  我们这儿传说中的水八仙,它的排名很靠前呢。
  要是淘到高田里长的小茨菇,小拇指头那么大的,你拿清水一冲,小皮一刮,直接下锅,亲妈妈,撒甜!还有嚼头!
  宁吃茨菇不吃肉,说的就是它耶!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2下一页
    ☆ 宝应生活网(www.ibaoyin.com)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宝应生活网所有。其他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使用文字及图片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网络媒体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欢迎通过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添加微信“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责任编辑/信息员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